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7章
    荀鹿鸣其实不是没有反思过,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对褚卫态度这么恶劣,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树敌总归是不好的,更何况,他老早就听说褚卫家庭背景不一般,否则怎么可能学生时代就接了几部大戏,刚一脚迈出校园就已经红透半个娱乐圈?

    荀鹿鸣是个很现实的人,理智告诉他,哪怕心里再不痛快,表面上也应该对褚卫客气一点。

    然而,理智归理智,人不可能24小时都受理智的控制,荀鹿鸣算是发现了,自己一见着褚卫就不理智,这大概是个魔咒。

    也大概,是因为,他太爱陈奚奇了。

    荀鹿鸣是这么对自己解释的。

    他把刚收起来的、还在滴水的雨伞往褚卫手里一塞……

    “你有毛病吧!这都是水!”

    荀鹿鸣看了一眼被甩了一身水的褚卫,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抱歉”,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是你要的。”

    “我要你就不能温柔点儿?”

    “不好意思,对你我温柔不起来。”

    这会儿胡渔刚下来,听着这俩人的对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反复咂摸了几遍,他的心变成了黄色。

    “正好你来了,”褚卫把伞递给胡渔,“去退押金。”

    他咬牙切齿地说:“记得,以后,对于某些人,不值得我们浪费自己的好心。”

    说完,他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荀鹿鸣。

    荀鹿鸣跟他对视一下,冲着胡渔微微一笑,温柔地说:“麻烦你了,谢谢。”

    他留下这句话就往电梯方向走,褚卫气得不行:“我借你的伞,你跟他道什么谢?”

    胡渔在旁边嘿嘿笑着说:“哥,你俩还挺有意思哈。”

    “……你什么眼神儿?我跟他,你怎么看出有意思的?”

    “啊?”胡渔觉得自己闻到了火药味儿,而火药本体就是他褚卫哥,“我去还伞!拜拜!”

    “拜你个头!”褚卫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懒得再管胡渔,准备回房间睡一觉,这一个晚上折腾的,简直比拍戏还累。

    就是从那天开始,娱乐圈直接之谜“褚卫跟荀鹿鸣认识吗”终于有了答案,也是从那天开始,这俩人一见着对方就开始互相挤兑,挤兑到后来,他们都忘了看不上对方的原因是什么了。

    胡渔问褚卫:“哥,你咋就那么看不上荀鹿鸣呢?”

    褚卫:“看不上他还需要理由吗?”

    助理问荀鹿鸣:“鸣哥,你为啥老挤兑褚卫啊?”

    荀鹿鸣:“我挤兑他还需要理由?”

    总之,这两个年轻人就这样,迷失了。

    那天晚上,褚卫和荀鹿鸣战火滔天,但他们心尖尖上的陈奚奇却岁月静好。

    陈奚奇跟着谢瞾到了家,偷偷在心里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房子这么大,他蹑手蹑脚地跟着谢瞾进去,然后就看见了,坐在阳台画板后面的谢瞾的妹妹谢潇。

    陈奚奇发誓,从他进入电影学院到“浸淫娱乐圈”,美女真的见过不少,让他心神荡漾的小姐姐也不在少数,可是,这么多漂亮姑娘里面,从来没有一个让他觉得如此惊艳。

    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肩上围着一个披肩,长发在脑后松松垮垮地挽起,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水彩盘,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又温柔。

    谢潇跟谢瞾长得很像,陈奚奇回头看了一眼,估摸着谢瞾戴个假发可以以假乱真他妹妹。

    “不是说今晚不画了?”谢瞾走过去,同时帮着谢潇放好画具,推着她的轮椅,把人推到了客厅来。

    “真的假的啊?”谢潇笑起来有一对儿深深的酒窝,她的眼睛很大,很亮,害了羞似的捂住嘴,回头看着她哥哥,“哥?”

    谢瞾看着妹妹,疼爱地拍了拍她的头,对陈奚奇说:“这就是我妹妹,谢潇,你的忠实粉丝。”

    陈奚奇这会儿心里五味陈杂,见到漂亮小姐姐他开心得不行,漂亮小姐姐又是他的粉丝,这事儿能让他快乐到升天,但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天爷的嫉妒,这么漂亮的美人竟然坐着轮椅。

    “你好,我是陈奚奇。”陈奚奇特别紧张,他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进行自我介绍,可是到了这会儿就只挤出一句,“祝你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谢潇忍不住笑。

    “啊啊啊,生日快乐!”陈奚奇脸通红,把拎了一道的礼物递了过去,“这是送给你的。”

    “竟然还准备了礼物?”谢潇笑得弯了眼睛,微微侧身拍了拍她哥的手臂说,“快去快去,拿支笔过来!”

    谢瞾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照做。

    他把笔递给妹妹,又看着妹妹把那支笔给了陈奚奇:“来都来了,签个名吧!”

    在陈奚奇拿着那支笔在送给谢潇的礼物袋上签了名字和祝福之后,他终于有了“我真的有在被人喜欢着”的实感。

    被粉丝喜欢,这感觉,比被褚卫跟荀鹿鸣喜欢,爽多了。

    荀鹿鸣没有在那边久留,原本也只是打算看看陈奚奇,邀人共进晚餐顺便要是能拐上床就更好了,结果,出了一堆意外,直到第二天他要离开的时候也没再见到陈奚奇。

    褚卫一大早就开工了,上午没有陈奚奇的戏份,睡眠不足的褚卫又是羡慕又是惦记。

    一场戏拍完,褚卫把胡渔招来:“你给我打听打听,那谁这会儿干嘛呢。”

    “他走啦!”胡渔说,“上午十点半的飞机,我今天早上遇见他助理了呢?”

    “走了?”褚卫满脑子问号,“他去哪儿?他哪儿来的助理?谁给他配的啊?”

    “你说什么呢啊?他助理陪他来的啊!”

    褚卫觉得不对,斜眼看胡渔:“你说的谁啊?”

    “荀鹿鸣啊!”胡渔一脸理所当然,“你问的不是他吗?”

    褚卫炸了:“我问他干什么啊?我管他去哪儿呢?我问的是陈奚奇!”

    胡渔眼皮又跳了跳:“哥,小点声儿,你在片场这么照顾陈奚奇大家已经开始私底下传谣言了。”

    “嗯?传什么?”褚卫竟然有点儿兴奋,“传我包养了他?”

    “……那倒不是,他们传陈奚奇抱你大腿。”胡渔说,“你对他偏心太明显了啦。”

    “我倒是希望他抱我。”褚卫摇摇头叹叹气,“我抱他也行,可他不让啊。”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都要有画面感了。”

    “我劝你去学画画,把这些画面都给我落实到纸上。”褚卫一拍胡渔的肩膀,“对了,别扯那没用的,陈奚奇干嘛呢?”

    “他昨晚没回来。”胡渔压低声音说,“昨天晚上我跟他的经纪人、荀鹿鸣的助理、副导演打麻将,他经纪人说昨天陈奚奇给他打电话说有人请自己吃饭,然后挺晚了,他给经纪人发了个信息,说朋友晚上留宿,今天再回来。”

    “……他在这儿有什么朋友?”褚卫觉得事情不妙,“他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你想太多了。”胡渔说,“请他吃饭的是谁,你知道吗?”

    “我连他出去跟别人鬼混都不知道,上哪儿知道是谁去?”褚卫突然站起来,“不行,夜不归宿,这事儿不简单。”

    他转头看胡渔:“说,是谁。是不是荀鹿鸣那个狗男人?”

    “显然不是,”胡渔说,“是酒店总经理,谢瞾啦!”

    荀鹿鸣昨天一晚上没怎么睡好,因为他助理的小说更新了。

    是什么小说呢?

    是在荀鹿鸣威逼利诱下下的他跟陈奚奇的同人文,而且还是尺度很大的那种。

    荀鹿鸣这个助理最让他满意的就是戏剧文学专业出身,别的不行,但写小说有一手,该狗血的地方够狗血,该温情的地方够温情,该那个那个的时候又丝毫不吝啬笔墨去做超详尽的描写。

    荀鹿鸣不止一次问他:“你写这个这么有经验,平时在外面,没少跟男人鬼混吧?”

    他助理说:“鸣哥,你这是在肯定我的艺术创作吗?”

    荀鹿鸣对他给予了相当的肯定,并且要求他,至少每隔三次更新就要来一发羞羞的内容。

    有时候他看完助理写的只能给他一个人看的小说之后也会觉得内心无比空虚,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可悲。

    他,荀鹿鸣,娱乐圈顶级流量小生,竟然对一个没有姓名的小演员求而不得,只能按着助理的头给自己写小说来满足他。

    人生真苦,苦得他怀疑人生。

    三千字的更新,荀鹿鸣翻来覆去看了一宿,这会儿登了机,他准备好好睡一觉。

    他这边才刚系好安全带,那边手机就响了。

    像他们这些人,随身好几个手机。

    有工作用的,有跟家人联系用的,还有跟朋友联系用的。

    现在,正在唱歌的这部手机是他专门跟家人联系的,只是,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荀鹿鸣的心突然悬起来,生怕是家里人出了什么事儿,他迅速接起,然后听见电话那边,一个陌生却又有点儿熟悉的声音说:“我跟你讲,出事了,陈奚奇昨天晚上跟别的男人走了,一晚上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