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章
    陈奚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没想到谢瞾竟然把这个皮卡丘买给了他,而且,他满脑子疑惑:谢总是怎么知道我想要的?

    谢总是怎么知道的,陈奚奇不清楚,可是他清楚的是,他的确刚刚一进去就被这个皮卡丘给吸引了。

    “喜欢吗?”谢瞾问话的时候嘴角挂着笑。

    陈奚奇这会儿已经小脸儿涨得通红,他又激动又害羞,但使劲儿揉了揉鼻子,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理智。

    从小到大陈奚奇的父母都教育他不可以随便收别人的礼物,哪怕是无奈之下收了,以后也一定想办法把人情还回去。

    这种观念说不上是对是错,但是陈奚奇一直都招办着,也正是因为这样,之前褚卫和荀鹿鸣那两个“祖宗”送他的东西,除了吃的以外,其他的他被迫收下后连动都没有动过,因为他知道那俩人送的礼物都是他轻易还不起的。

    这个皮卡丘也不便宜,但是陈奚奇想着,要不下次,请谢总吃个饭好了,他实在是太想要这个几乎可以把他套起来的玩偶了。

    “谢总……”陈奚奇小心翼翼地偷看他,“您怎么想到要送我这个啊?”

    谢瞾笑得开心:“你刚才一进去眼神就没离开过它,我猜想,你应该很喜欢。”

    “可是……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随便收您的礼物呢?”陈奚奇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婊婊的,明明很想要,还非要表演一出欲拒还迎。

    “你才不是无功不受禄,”谢瞾说,“你拍戏这么辛苦,大晚上还被我拉来陪我妹妹过生日,别说一个玩偶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得满足啊。”

    陈奚奇又害羞了,抿着嘴忍着笑意说:“举手之劳嘛,而且,我能有粉丝,这是对我最好的奖励了。”

    谢瞾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那么努力,以后一定会火的。”

    谢瞾家住的地方离酒店有些距离,开车用了五十多分钟才到,等他停车的时候,发现陈奚奇正好奇地看着外面。

    “怎么了?”谢瞾问,“以前来过?”

    “不是,我是觉得,您家这边环境真好啊!”陈奚奇是四线小城市出来的,在一线城市上学,毕业后虽然没闯出个什么名堂来,但是拍戏也去了不少地方,这次拍《回首又见你》来到这座著名的海滨城市,一直都没有时间逛逛,他之前听人说,城市最南边就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滨江小区,那个小区的景色比这座城市旅游景点的景色还美。

    他之前还想着说等拍完戏找机会溜出来看看,没想到,不用他自己往外溜了,谢瞾带着他来了。

    谢瞾说:“要不我先带你走走?”

    “别了,”陈奚奇非常懂事儿,“你妹妹是不是等着我们呢?不能让寿星等太久,我们快走吧。”

    陈奚奇拎着他给谢瞾妹妹准备的礼物先下了车,谢瞾笑意盈盈地跟着他到了门口。

    开门的时候,陈奚奇紧张得不行,就好像不是他来见粉丝,而是他来见偶像。

    “潇潇,我们回来了。”谢瞾进门之后,找了双拖鞋给陈奚奇,然后带着人往里面走。

    陈奚奇换好了鞋,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他突然觉得,谢瞾长得这么帅,那他妹妹也一定是个大美女,陈奚奇这些日子被两个男人追,每天都要解释好几遍自己喜欢大胸长腿的漂亮姐姐,现在,真的要见到漂亮姐姐了,他开始害羞得头顶冒烟了。

    爱情的宠儿陈奚奇在那边给美女过生日,而对他苦苦追求的褚卫跟荀鹿鸣非常不凑巧地又狭路相逢了。

    一个多小时前两个人才刚刚上过热搜,半个多小时前两人的工作室才刚刚分别发布声明澄清二人只是朋友关系,荀鹿鸣此番前往属于私人行程,暂时没有合作邀约。

    这事儿才刚翻篇儿,或者说只是在官方这里翻篇儿了,粉丝们还在疯狂猜测二人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更有人开始搞转发抽奖,奖品层出不穷,并且设定抽奖日期为褚卫跟荀鹿鸣合作的那天。

    巧的是,因为这事儿,褚卫的老板跟荀鹿鸣的经纪人都从中看到了新的噱头,以前他们俩相当于“王不见王”,总是拿来做比较,所有人都在说,如果他们俩接同一部片子,那么肯定争番位争到头破血流,毕竟这俩鲜肉中的顶级流量都是不可能给对方做配的。

    正是因为这样,之前那些剧组就算想,也不敢真的提出来让他们一起演一部片子,可经过今晚这么一闹,不少人发现,这两人凑在一起,别管什么剧本,一准儿爆。

    胡渔找褚卫谈了谈,十分隐晦地提出了或许以后真的可以合作的想法,然后胡渔被褚卫拎着衣领丢出了房间。

    邵一榕也给荀鹿鸣打了电话,对他说:“刚巧金导手里有一个剧本,双男主,这两天我去给你谈一谈。”

    荀鹿鸣一点儿都不想让邵一榕去给自己谈,但他榕姐决定的事儿,很少有他阻止得了的,荀鹿鸣是个非常现实的人,白费力气的事从来不做,于是,便也不劝了,他想着,反正褚卫那边肯定不会接,所以这事儿,没谱。

    他跟邵一榕打完电话原本打算睡觉,可是躺下后翻来覆去也没个睡意。

    荀鹿鸣拉开窗帘一看,外面竟然飘起了雨,他心血来潮,换了衣服下了楼。

    楼下的前台,留50元押金就能借一把伞。

    但是,荀鹿鸣浑身上下也凑不出50块钱现金来。

    他问前台:“不好意思,能不能我转账给您,您帮我留个押金?”

    “先生,实在抱歉,”前台姑娘看着荀鹿鸣,红着脸说,“我们有规定,不行的。”

    荀鹿鸣很想骂一句“这他妈是什么狗屁规定”,但这种粗鲁的话显然不适合他的人设,于是只好叹气摇头,准备回房间。

    “荀先生需要现金?”

    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荀鹿鸣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

    褚卫走过来,从口袋里面拿了一张粉红色的钞票:“两把伞,我一把,另一把就送给荀先生用咯。”

    褚卫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幼稚,可是他就是喜欢干这种事儿,在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凌辱他的对手。

    不管他的对手是不是觉得自己被凌辱了,反正他觉得是这样。

    前台姑娘看着他俩,眼睛提溜转,她拿了两把伞递给褚卫,又把盖了章的收据交给了他。

    “来吧,小哥哥,”褚卫翘着嘴角笑着看荀鹿鸣,“我好心好意借你雨伞,你该不会不用吧?”

    褚卫凑上前,小声说:“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这要是转身就走,显得你很小气哎。”

    荀鹿鸣退后半步,跟他保持了距离,他只用几秒钟就调整好了心态,拿出惯有的职业微笑,接过了褚卫手里的伞。

    “谢谢。”荀鹿鸣的笑恰到好处,他们俩的互动看在前台姑娘眼里,格外有爱。

    等到这俩人并肩往外面走去,前台姑娘已经抓过另一个前台激动地说:“完了,我有点儿想萌一下这对儿CP了怎么办?”

    外面的雨下得不算太大,温度也并没有降下去多少。

    但好在,一下雨,周围空气更新鲜了。

    荀鹿鸣撑开伞,一个字都没有再跟褚卫多说,转身往左边走去,左边是一条柏油小路,一开始两侧是停车场,等走到深处,两侧就变成了又高又密的竹子。

    荀鹿鸣慢慢悠悠地在这小路上散着步,他琢磨着陈奚奇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琢磨着下个星期要去录的那档综艺节目,琢磨着万一有一天他真要跟褚卫合作得怎么办。

    小路上除了他以外一个人都没有,雨点打在伞面上,显得孤独又寂静。

    荀鹿鸣是很喜欢这样的氛围的,平时总是被一群又一群人围着,他倒不是觉得不好,毕竟,这是他的工作,只是,工作久了,他也会累。

    荀鹿鸣很少会跟人吐露心事,再苦再累的时候也不会吭声,只是觉得实在扛不住了,就躲起来一个人调整一下,他不会给自己太多空白的时间,最多也不会超过半天。休息过后,整装待发,重新上阵,开始新一轮的忙碌。

    他把所有情绪都压在了心底里,之所以会喜欢上陈奚奇,无非是被对方身上那种表里如一的感觉吸引了。

    陈奚奇不会伪装自己,不像他这样整天戴着面具。

    虚伪的人,对真诚的人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渴望。

    “……这算什么?”

    荀鹿鸣撑着伞闷头往前走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前方迎面走来的人,直到对方发出声音来。

    他抬起头,不耐烦地看向对方:“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

    “我跟着你?”褚卫一脸不悦,指了指身后,“哥们儿,我从那边来的!”

    “……我管你从哪儿来的?”荀鹿鸣懒得理他,“别挡道,看见你就烦。”

    “说得好像我不烦你似的!”

    情敌想见,分外眼红,俩人彼此冷嘲热讽了一番,错身各自继续前行。

    有时候,你还真说不好人跟人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神奇定理或者缘分,总之,当荀鹿鸣回到酒店收起雨伞的时候,刚巧看见小跑着走进了旋转门的褚卫。

    褚卫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怎么惊讶,他伸手说:“雨伞还我,我要去退押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