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七十八章 反击
    凌云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到魔都的时候周记者早已经在律所等他了。顾不上寒暄,周记者赶紧把凌云引进去,并把律所的主任介绍给凌云。

    凌云紧张地和律师讨论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凌云要求律师先固定证据,将帖子截图打印,必要的话还要公证。

    然后给互联网各平台发律师函,要求平台立即删除帖子,制止谣言的进一步扩散。

    再然后就是要求互联网平台提供发帖以及部分上蹿下跳煽风点火的跟帖账户的注册信息,如果互联网平台拒绝提供的话则起诉互联网平台要求配合调查。最后才是起诉造谣者和部分传谣者。

    根据凌云的要求,律所估算了一下工作量,报出了一个130万的代理价格。这已经是天价律师费了。要知道现在可是中国男足第一次打入世界杯的时代。目前国足的顶级球员的转会费也才200来万。

    凌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他都要让造谣者付出相应的代价。

    律所主任见凌云似乎是人傻钱多的样子,又提出,这个费用只是第一阶段的费用。如果凌云执意要状告很多造谣传谣者的话,这部分出庭的费用还要另计。

    凌云有些不悦了,这不是摆明了拿自己当肥猪宰嘛。周记者脸色也难看起来。

    律师主任见状又表示:这个案子带有一定的公益诉讼的成分,也是律所提升影响力的一个机会,何况凌云还是周记者介绍来的,这个价格就是最终价格了!

    凌云不禁在心里为这位主任的高尚的职业操守所感动!

    凌云爽快地付清了第一阶段的80万费用后,律所马上高效运转起来。四名经验丰富的大状带着若干助理开始分工合作。

    写律师函的、发传真的、在论坛上发公开声明的,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

    凌云不准备在魔都过夜了,他准备连夜赶回去。律所也派了一名资深律师带着助理和凌云一起走。他们要协助凌云明天去报案。

    随着凌云的代理律师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声,凌云选择用法律武器向互联网谣言开战的新闻开始广泛传播。

    有人觉得凌云小题大作,互联网谣言而已,你不搭理它,过几天事情也就过去了。没人会当真的。何况打官司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根本就没有必要。

    也有人为此叫好,觉得就应该较真,否则三人成虎,谣言成了大家口中的事实,真相反而就被人们所忽略...............

    凌云的律师在向网络平台申请调查参与造谣传谣账号的注册信息被拒后,愤而向法院提告了5家互联网公司。

    这是华夏第一例网络言论侵权案件,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凌云的律师向记者表示,互联网企业在向用户授予上网账号的时候,就赋予了这个账号的虚拟人格,互联网企业应当确保账号的使用者具有基本的行为能力,否则就是失职。

    如果互联网企业不能说明账号使用者的情况,那么有理由怀疑这些账户是被互联网企业自己操控。下一步不排除向这些互联网企业发起诉讼,要求巨额的名誉损失和精神损失赔偿。

    凌云的律师团阵容豪华,实力强大。那些被列入诉讼名单的互联网公司也是十分头大。

    记者闻风而动,追过来要求采访凌云。凌云选择了一家来头最大的,《华夏青年报》。

    凌云对记者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选择公开辟谣是因为相信法律的力量,凌云希望自己的这一举动能为推动法治的进步有所贡献。

    互联网的不法言论的危害不仅仅是对陷入谣言风波中的受害者造成巨大的伤害。长久看,如果互联网上充斥着谣言和对个人合法权利的蔑视和伤害,互联网永远都将会是一个充斥着虚假信息的虚拟世界。

    凌云说,他一直坚定地看好互联网的发展,多次呼吁发展互联网经济。他坚定地认为互联网不是一个虚拟世界,未来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他这次的举措不仅仅是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也是要让人对互联网上的不法言论的危害有个认识。

    他提醒一些不法分子和别有用心的投机分子注意,“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凌云也公开回应了所谓的花钱买荣誉的说法:

    “市三好学生”既非是“希望工程”的主管部门颁发的,评选标准也没有把向“希望工程”捐款多少作为一个门槛,何从谈起自己向“希望工程”捐款是花钱买荣誉?

    凌云开玩笑说公益应当要论迹不论心,论心世间无完人。人们应当要看到公益行为的本身,不要动不动就去揣测公益行为背后的动机。如果对所有的公益行为都要穷究背后的动机,甚至有一些诛心之论的话,实际上是对公益行动本身的一种伤害。

    当然,公益行为也应当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只要怀着一颗大爱的心,哪怕是为公益行动捐出一块钱,也应当值得人们去尊重。

    凌云坦言,他并不觉得他捐款30万就比那些从自己微薄工资里捐出十几块钱百把块钱的人高尚。大家都是一样的有爱。

    当然,凌云也侧面回应了自己的财富来源,他坦言他用自己的稿费和其他收入以及热心股民的馈赠投入股市,所获颇丰,他也表示以后仍将一直关注和参与公益行动。

    连同凌云的参访一起发出的还有一篇《华夏青年报》的社论,标题是《公益行动,论心还是论迹?》。

    《华夏青年报》对凌云给予了很大的肯定,在社论里公开表示,凌云的公益行动,不应当收到指责。

    凌云终于松了一口气,《华夏青年报》的发声,某种意义上说,是官方对凌云的支持。

    在《华夏青年报》为凌云发声之后,《经济日报》也全文转载了凌云的那篇《千禧经济展望》,并配上了一大段编者按。

    《经济日报》对凌云的评价是:一个有着深邃的眼光、超前的意识、善于描绘战略蓝图的经济学家..........

    凌云都有点惴惴不安了,这评价太高了,简直就是捧上天了。要是拿来做死后的盖棺定论的话,都足以流芳百年了....................

    凌云犀利的法律反击和官方媒体的表态支持让凌云开始扭转舆论不利的局面。

    那些躲在阴暗角落里造谣生事的宵小们开始逃遁,舆论开始一边倒地支持凌云。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方是躲在角落里见不得光的黑暗生物,一方是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正常人。

    只要脑子没坏掉,没有利益驱使,正常人都知道该支持谁!

    凌云扭转了局面的同时,校长的调查也有了进展。吴爱军即使不是发帖者,也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有同学反映,吴爱军在帖子出现之前的几天里,多次扬言说凌云快要倒霉了。

    吴爱军宿舍的同学也反映,吴爱军曾在宿舍神神秘秘地和别人说过,童璐晨怀孕流产了才没法来校上课的。

    另外,吴爱军的姑父,本校的一名教师,多次向凌云的班主任以及学校其他老师打听过凌云的捐款以及评选“市三好学生”的情况.............

    这一切都是间接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帖子就是吴爱军发的。不过凌云相信,真相总会水落石出,每个人都将会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