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六十四章 网络泡沫破灭的机遇
    三人聊完具体的闷杀朱焕良的计划,精神都明显处于亢奋状态。计划聊完,周记者和杨采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凌云自然不好把客人赶走,三人又天南地北地聊开了。

    杨采编大倒苦水,说上次凌云专访提出了网络泡沫破灭在即,虽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给网站带了人气和流量。不过由于观点实在是太具有震撼力,网站被很多同行不满.............

    不光同行骂自家网站是哗众取宠、自毁根基。就连投资商也大为不满,认为一家新兴的网站谈网络泡沫已经不是正常的观点发表,而是立场站偏了................

    网站CEO为此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就连杨采编也跟着吃了不少挂落。后续的跟进是万万不敢再做了,连预约的凌云的年底的专访也要无限期推延。

    凌云不在意的说:“放心吧,等互联网泡沫真的破灭的时候就是你们翻身的机会了!”

    “那不是看热闹看到自家房子失火嘛!互联网泡沫真的破灭了我们怎么翻身啊?”杨采编苦笑道。

    凌云一愣,还真是,互联网泡沫真的破灭了,网站哪还有心思去大肆报道之前的成功预言啊,都将要为生存苦苦挣扎呢!

    凌云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好意思,是我考虑不周,这次连累到你了。”

    周记者若有所思地问凌云说:“你就这么肯定互联网泡沫会在短期内破灭?”

    凌云坚定地点头说:“这一波的互联网泡沫肯定会破灭,而且近在眼前了。”

    周记者习惯性地问:“能不能谈谈具体理由?”

    凌云无奈,思索了一会儿,总结道:“第一,美联储现在已经进入加息通道以抑制经济过热。”

    “加息使得市场的流动性收紧,投资过热会冷却下来,这对互联网企业简直就是致命的,互联网企业现在玩的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都是烧的投资人的钱。然后在资本市场做高估值转手下家。”

    “第二就是互联网企业现在根本没找准自己的定位,缺乏把点击率有效转化的途径。现在的互联网企业说穿了都把自己定位成了新媒体。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卖广告。”

    “可互联网企业卖广告还是卖不过传统媒体,互联网现阶段给人的感觉还是虚拟的世界,权威性相对传统媒体不同同日而语,因而一些大品牌对在互联网投入广告还是比较慎重.................”

    “而且,随着经济热的退烧,企业的广告投放意愿会大大减少,互联网企业的营收将进一步下降。”

    “总而言之,互联网企业现阶段的发展主要是玩的烧钱拉流量,又缺乏流量变现手段,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一旦大环境发生变化,必然首当其冲地遭受冲击。”

    其实凌云上次已经给他们两人说过自己关于互联网企业泡沫破灭的判断理由,这次只是坚持自己判断。因此两人虽没有反对,但也没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周记者和杨采编本准备问问凌云对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影响范围以及会造成的破坏的看法的。却发现凌云在愣愣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记者,你能不能帮我弄到一份港城那边的邀请函,春节期间的,不管是商务考察邀请还是学术交流邀请都可以?”凌云突然看向周记者问道。

    周记者大惑不解,说:“你要那个干嘛?你准备春节去港城玩?你报个旅游团就可以啊!”

    凌云笑道:“我之前都糊涂了,我既然预见到网络泡沫的破灭,这个赚钱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周记者和杨采编惊奇道:“网络泡沫都破灭了你怎么赚钱?你要收购网络企业?”

    凌云笑着和他们解释了一下股指期货的玩法,接着才说:“泡沫破灭最先反映到股指期货上,所以我第一步先做空Nasdaq指数,等市场趋向于平稳的时候再寻找吸纳一些二级市场被错杀掉的一些优质的网络科技公司,以后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公开举牌以战略投资介入公司经营。”

    周记者和杨采编对金融衍生品的玩法不是很了解。不断地向凌云提问,凌云一一解答。两个人都好奇一个小县城的少年,怎么会对国际资本市场是如此的了解的。

    凌云从两人的眼神中看出两人的疑虑,笑着解释说:“我现在也只是光有从书本上学来理论,没有实际操作经验。所以我得去港城实际考察一下。”

    周记者和杨采编这才释然,凌云要说自己是聪明天授,他们才不会相信呢!这世上就没有生而知之的人。

    凌云自然不能解释他前世已经无数次操作金融衍生品的交易了。

    周记者总是能从凌云的话中get到别人不易抓到的点。她略一思考,问凌云说:“你刚才说你准备春节期间去港城,难道你判断互联网泡沫明年2月份左右就会破灭?”

    凌云很老实地摇摇头,说:“不会那么早的,但也晚不了多少。我之所选择春节期间过去,是我只有寒假才有空。再者说,我总要预留点时间做准备。”

    凌云还有一个没有说的理由就是,操作做空Nasdaq指数期货,自己的本金还没着落呢。凌云现在的资本都在国内市场上。而我国是限制资本非经常项目下的国际流动的。凌云要想把钱转移去港城的话除非走地下钱庄。

    可是走地下钱庄毕竟是违法行为,凌云自然是不愿意的。他得去港城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稳妥的路子,筹措到做空美指期货的本金。

    凌云的帮忙要求对于周记者而言并不难办,周记者打了个电话问了问,答应帮凌云弄一张商务考察邀请函。不过凌云还是得自己抽空去把港澳通行证办好。

    凌云又把自己准备写一篇小论文,需要收集一些数据,想请周记者帮忙找一家做市场调查的公司,帮自己做一份社会调查的事情说了说。

    周记者的报社就有和这样的公司的合作,周记者当即就给凌云介绍了一家。凌云干脆把做好的调查问卷还有调查设计方案都交给周记者带回去。费用凌云直接打到公司的账户。

    好不容易把事情都忙完。看看时间,已经快到晚饭的点了。凌云先给校长打了个电话,校长今天不在家,有事出门了,嘱咐凌云替他招待好周记者。

    凌云打了一圈电话,把童璐晨、李佩莹、胡辉还有万向辉等人都叫上,算是给周记者还有杨采编摆酒致谢。

    童璐晨现在有了李佩莹作掩护,出门方便多了。童母再有意见,只要李佩莹亲自登门去请,童母总是无奈地同意女儿和闺蜜出去玩。

    万向辉听说凌云请从京城还有魔都来的记者吃饭,请他去作陪,他本能地觉得头皮发麻。凌云那天的话还在他耳边萦绕。不过他可不敢推脱,万一真把记者得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再说即使不得罪记者,得罪了凌云,那也是不好受的。万向辉只好硬着头皮去赴宴,看那模样,倒像比赴鸿门宴还要艰难..............

    席间万向辉极尽殷勤,务求尽地主之谊招待远方的客人。一时觥筹交错、宾主尽欢。倒是把凌云从喝酒中解脱出来。

    酒宴过后,先把周记者和杨采编送去休息,凌云借口要送童璐晨回家,拉着童璐晨就走,全不顾李佩莹嘀咕着说她晚上无地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