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五十章 看不上的蝇头小利
    “等等!”凌云和童璐晨转身要走的时候,万向辉突然喊了一声。

    凌云只好回过头,问道:“万总还有什么事,实在抱歉,我要送朋友回家,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

    “再急也不差几分钟吧!”万向辉挥挥手,语气冰冷。

    “小兄弟,今天我们诚心来和你交个朋友,既然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不敢高攀。但我倚老卖老,有几句话送给小兄弟。”万向辉玩弄着手中的酒杯,也不看凌云,淡淡地说。

    凌云心中有些不喜,怎么,难道还要强买强卖?他语气冰冷,说:“那就请万总指教吧!”

    万向辉抬起头,看着凌云,似笑非笑地说:“小兄弟年少骤富,难免有些骄狂。这社会人情呢自然就欠缺了点。”

    “自古独食不好吃啊!搞不好就噎着了。”

    “再说咱们这县城吧,你要说有多太平其实也谈不上,小兄弟以后说话做事千万要注意,别和人发生冲突。你是个文弱书生,又生了一副好皮囊。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受伤破相难免可惜。”

    “再说了,万一你和人打架进了局子,再在档案里记上一笔,恐怕别说考大学了,就是以后找工作都难啊!”...............

    万向辉突然撕破脸皮,赤裸裸地威胁开了。

    凌云听完不怒反笑,他笑着和童璐晨说:“你看,万总还真是苦口婆心呐!”童璐晨气得满脸通红,鼻孔里喘着粗气。

    胡辉急道:“老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胡辉急火攻心,一时话都说不出来。

    凌云干脆坐了下来,先是朝胡辉摆摆手,制止了胡辉再往下说。他笑着对万向辉说:“想必万总之前和胡经理也是以朋友相称的吧,你这样对待朋友我还真庆幸没和你交朋友。”

    “我呢虽说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不过却侥幸有些薄名,报纸上我有专栏,国家级的期刊杂志我发过理论文章。

    如果我因为不肯帮证券公司的客户进行代客理财操作因此受了伤,你觉得那些记者会不会站出来替我说话?”

    “到时候的后果凭你的能量你能摆得平么?”

    “胡经理和你交朋友,有心帮你赚钱,你为了赚钱转眼间就把他卖了,你这样的人品德行恕我直言,能有今天的局面实在属于侥幸啊,不过未来如何怕就难说了!”

    万向辉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凌云说:“你..........”

    凌云也拍案而起,指着万向辉,直接打断他的话,说:“万向辉,你给我听好了,你所依仗的不过是有钱有势,可是论有钱,你算个什么东西?论势力你不过也就能驱使一些小混混罢了。”

    “我这1000万不过是用了几个月的业余时间赚来的,都砸掉我也不感到可惜,你还敢在我面前和我拼砸钱玩下三滥的把戏?”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仗着年少轻狂有几句话送给你,你这几个企业改制的时候那些猫腻难道就真的能遮得天衣无缝?万一哪天有记者感兴趣了,恐怕你顷刻就是身陷囹圄。”

    “你年纪不小了,这人一老难免就有个七灾八病的,你万一哪天有个三长两短,可惜这花花绿绿的世界就再和你无关了。”

    “还有,我光棍一条,你一家子老老小小的不少人吧,走路吃饭都得当心点,别碰着噎着了!”

    凌云一口气说完一大段,坐下来端起茶杯咕噜噜地一下子把杯里的茶水喝干净。

    一桌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知道凌云没有那么好相与,不过没想到凌云竟然如此骄狂,一点都不把万向辉放在眼里。

    万向辉张口结舌,事态发展至此,他觉得撂几句狠话是没用的了。

    胡辉今天被万向辉搞得措手不及,也有了火气,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凌云感觉都能听到童璐晨急促的心跳的声音。童璐晨已经把手机紧紧攥在手里,她准备一旦形势不妙就赶紧打电话报警...............

    凌云倒是仿佛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茶,不紧不慢地啜饮着,还有闲心抬头打量着万向辉..............

    “小兄弟,消消气,能不能听我说几句?”一直冷眼旁观的赵国伟突然开口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

    凌云对赵国伟并不反感,其人白手起家,终将企业做上市,创建了品牌,还是值得敬重的。

    “赵总有话请说!”凌云礼貌地回答道。

    “今天这事儿是我安排得不周到,我先给你赔个罪!”赵国伟边说边倒了一杯白酒,站起来向凌云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把杯底向凌云亮了亮。

    “赵总言重了,不必如此。”凌云假意客套了一下,但仍端坐不动。

    赵国伟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凌云大致明白了。原来胡辉把凌云的事情透露给了同样炒股的赵国伟,赵国伟很有兴趣,于是就拉上了万国辉。陆军和那个赵海鹏都是万国辉带来的。

    “我这个本家毕竟是做小买卖的,说话有点小家子气,你别计较。不过既然说是我们四家想和你合作,他一个人说了自然不算。凌兄弟,你应该听我们把话说完了以后再做决定的。”赵国伟对赵海鹏的不满直接表露出来,对赵海鹏讽刺挖苦了一把,闹了赵海鹏一个大红脸。

    凌云只是笑笑,依然没有说话。

    见抛出一个赵海鹏,凌云不为所动,赵国伟只好接着往下说了:“老万和我相交多年,他这个人就是江湖习气太重,对朋友是绝对没得说的,你们今天起了点小误会,我来做个和事佬.........”

    凌云伸手制止了赵国伟,他说:“赵总,你有话就直说吧,误不误会的不要紧,你们经商做企业,我读书写文章,大家也不是一条线上的,日后难得遇见。若是井水不犯河水,自然就会风平浪静,没必要要谁去觉得委屈了自己。”

    赵国伟见凌云软硬不吃,有点无可奈何,他和胡辉眼神交流了一下,说:“凌兄弟,别人我不管,我单独拿出200万来,和你合作一把,你看怎么样?”

    凌云笑了笑,说:“赵总,真的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合作的兴趣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时间不早了,我要赶紧送我朋友回家。以后有缘再见吧!”

    凌云说着就要起身走,胡辉坐不住了,凌云不可合作事小,但他肯定会把股票账户迁移走,凌云这一走,公司这一关他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了。

    胡辉站起来,神色满是恳求,说:“凌兄弟,你再考虑考虑,赵总对和你合作确实是很有诚意,我和赵总说你的事迹的时候他还说,和你合作不说赚不赚钱,交这么个朋友都值了..............”

    胡辉姿态如此了,凌云也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下不来台。只好又坐下,说:“我很感谢赵总的美意,只是.......”凌云沉吟了一下,没往下说。

    “合作赚钱,大家以后以朋友相见,多好的事儿啊,凌兄弟你不要赌气。”赵国伟耐心劝解到。

    凌云笑了,笑得很欢畅。他扫了一眼万向辉,对赵国伟说:“被人威胁任谁都不会高兴,不过刚才万总有句话说得很对,我是少年骤富,年少轻狂。”

    “少年骤富,就有人会起贪恋,想着在我身上捞一点,如果被人当成软柿子的话,我以后还不知道要被多少双眼睛盯住呢,永远都别想有消停安生的时候。”

    “我年少轻狂,自然就准备先找谁借人头立威,让那些不开眼的东西看看,朝我伸爪子是个什么下场。可惜这人头不好借,毕竟谁都指着这八斤半吃饭呢。”

    “现在有人送上门来伸脸让我打,我正巴不得呢,又有什么气可赌!”

    凌云的一番话说完,万向辉的脸色已经成了酱猪肝了。自己竟然成了这小子向那些城狐社鼠立威的人头了。万向辉有心发作,赵国伟又朝他连使眼色,气得低头喝闷酒。

    “实话和你们说吧,我之所以不想合作,是我看不上和你合作的那点蝇头小利!”凌云语惊四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