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四十四章 擒庄秘法
    凌云见众人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内心有些得意,他先自吹自擂一下说:“俗话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只要细心观察,认真总结其中的规律,再狡猾的庄家也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我先给你们说说如何筛选庄股。庄家选择目标的时候,往往都是选一些流通盘小,业绩表现平平的,甚至是巨额亏损面临退市风险警示的。”

    “流通盘小易于控制筹码的集中度,业绩表现差后面才容易炒作题材,最简单的就是炒作重组概念。”

    “当然,这类股票市场俯拾皆是,有很多。从中筛选出符合我们要求的就难了!要想找到适合我们跟庄的,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那些突然改了个紧跟热点概念名字,控股权发生了变化的股票。”

    顿了顿,凌云坏笑着说:“比方说,村里有个姑娘,本来名字叫招娣、来娣之类的,突然间改名叫什么紫萱、丽萨,用意就十分可疑了。”众人皆笑。

    校长邹邹眉头,说:“小小年纪,哪来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的,不要油嘴滑舌的,说正题!”

    凌云正了正神色,继续往下说:“结合我给陈老师推荐的那支股票讲吧,那支股票我就是用这个方法选中关注的。”

    “庄家坐庄,不外乎四个步骤:横盘收集筹码、拉升、放出利好消息、出货离场。”

    “横盘收集筹码是庄家一般在吸筹的时候都会维持股价一个横盘整理的状态,老话说横有多长,竖有多高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庄家为了尽量减少持仓的成本,一般都会在高度控盘前进行洗盘操作,刻意压制股价的上涨,一旦市场有大单买入,庄家就会利用自己手里的筹码优势,大单砸出,把股价逼下去。经过反复的洗盘,从散户手里把筹码骗出来。”

    “当然,我说的这是一般的情况,我给陈老师推荐的这支票偏偏是个特殊情况。”凌云故作神秘地说。

    果然,众人的好奇都被调动起来了,七嘴八舌地问:“这支票有何不同?”

    凌云卖足关子,这才慢条斯语地说:“这支票洗盘太凶猛了,可谓是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尺,动不动啥消息都没有就来个跌停,动不动就来个跌停!”

    “按说庄家这样高买低卖是不符合常理的,庄家不是来当散财童子的,他是来挣钱的,高买低卖这样的事情干出来必然有他的理由的。”

    “你的意思是庄家刻意制造一种恐慌气氛,逼着散户在低位抛掉自己手里的筹码?”周记者不愧是证券报的记者,一下子就想通了。

    凌云赞许地点点头,不过还是说:“你说得很对,但只说了一点,还有一点你却没有想到。”

    周记者沉思了一下,说:“还有什么?”

    凌云说:“举凡坐庄,时间跨度一般都是以年为单位,甚至有的庄家能做好几年,这支票的庄家为什么要这么急于收集筹码呢?他四平八稳地按传统模式做,又稳妥可靠又不引人注目,他何必舍易就难呢?”

    周记者也恍然大悟,说:“这庄家就是个过江龙,他没想做长庄,他来抢一把就跑的!”

    凌云给周记者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所以我分析,庄家操庄的资金要么是高成本融来的,要么是从哪儿挪用的,到期限是必须要归还的。”凌云补充道

    “但不管是什么情况,庄家接下来的路只有一条,快速拉升,快速出货,尽早获利离场。”

    这番话凌云说得是斩钉截铁。

    喝了口水凌云继续往下说:“当时这支票在20多的时候停下来横盘了几天,我知道庄家已经基本收集完筹码了,不再上蹦下跳地作妖了,所以我果断地把手里一支还有点上涨空间的票出掉了,全仓跟进去了。”

    “后来你们也看到,这个庄家非常凌厉狠毒,他压根儿就不给任何人搭便车的机会,几乎每天都是一字板涨停,要么就是摆出一副打开涨停要掉头向下的样子,所以这支票散户现在要么就是买不进,买得进的时候根本就不敢买。”

    众人现在看不到这支股票的走势图,都有点急躁。恨不得马上散场回去验证一下凌云的说法。一时间气氛有点诡异。

    凌云正说到兴头上,哪肯放过众人,他吊众人胃口说:“刚才我说的都是已经走出来的行情,明眼人稍微一分析也能得出这个结论。”

    “不过我可以给你们试着分析一下这支票下一步的走势,和为什么要这么走!”

    众人热情立刻就被调动,校长也催促凌云快说。

    凌云反而不说了,他说:“咱们要不来点小彩头,我分析错了,我可以给在座的每人送个一万块钱以下的小礼物,你们自己挑选,我负责送。

    万一说中了的话,你们也一人送我一个小礼物,不拘价值..............”

    校长本想制止凌云胡闹,那边杨采编却率先响应,说:“凌兄弟,如果事实证明你分析得完全对,我送你个电脑,价值也在一万元上下。”

    周记者也说:“行,只要证明你分析得完全正确,我下次去香港的时候带一只表送你,你现在这只表可不符合你的身份。”周记者点点凌云手上戴的表说

    周记者魔都人,对这种配饰品的讲究是根植在骨子里的。

    陈蕙兰笑着说:“别拉上我们,我们两口子就靠点工资过日子,可不敢和你赌,不过你要说准了,我爸以后免费给你补习数学。”

    其实众人都明白,凌云说准了后市的走势,不管他是真能看出庄家的每一步意图还是他和庄家有特殊的消息渠道,以后他随便帮自己选支股票,这礼物的钱十倍回来毫无问题。

    凌云笑着继续往下分析,他说:“我们刚才说了这支股票的拉升了,按正常操作,下一步就是放出利好消息,悄悄出货。”

    “可是,我们刚才也说了,这支票现在散户已经要么追不上,要么不敢买了。即使放出个什么利好消息,散户也不会买账,再说他现在时间有限,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策划弄个资产重组一类的重大利好,顶多财务造假,弄点不痛不痒的消息。”

    “没人来接盘,庄家就是把股价拉上天,也不过是自拉自唱罢了,最后资金压力会压得他吐血跳楼甩卖的。”

    周记者好奇地问:“那你有什么办法出货?”

    凌云说,我想到的庄家肯定早已经想好了,现在就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致了。

    “这支票要出货,只能成为一支明星股,大牛股,还不能依靠自己放出利好消息自吹自擂,否则容易引起散户的怀疑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回第一。目前股市还没有股价破百的股票,所以我判断庄家下一步一定会闷着头直接把股价拉到百元以上,而且是短时间迅速拉上去。”

    “这样全场的目光就都注视过来了,而且庄家一直默不作声,很多散户疑心生暗鬼,认为一支很普通的股票凭什么就成为第一支股价破百的百元股呢,肯定是隐藏着什么巨大的利好没有公布出来。”

    “而且,超级大牛市必有超级大牛股,今年行情这么好,必然会诞生出超级大牛股的,这支股票率先破百,就坐实了第一大牛股的称号,反而会吸引来跟风炒作盘。”

    凌云一口气说完一大段,刚准备喘口气喝口水,周记者又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再然后呢,你判断他破百了以后会怎么走?”

    凌云喝了口水,悠悠地说:“后面就简单了啊,破百了人气有了,跟风盘来了,庄家就开始出货了。”

    “庄家会在百元附近做一个横盘,做出站稳百元的假象,接着拉一个涨停来制造这支股又不管不顾地往上突破的假象,很多散户这时候就想这支股什么时候破200了,纷纷追高进去接盘了。”

    想了想,凌云干脆把自己的操作计划也说出去了,他说:“我的操作计划就是在110附近出货。庄家的出货应该也是从这个价位开始。不过我船小掉头快,肯定比庄家跑得快!”

    “庄家出货会在110附近做出一个回踩100元以确认升势的假象,我那时候早就出完货了。散户追高股价会有个惯性上冲,我估计这支票最终的高点会出现在120-130之间。”

    “庄家在这期间也差不多出掉一大半的货了,剩下的筹码庄家没时间慢慢耗,肯定是凶猛地夺门而出,迅速落袋为安。所以大概率是最后的筹码直接每天大单钉死在跌停上出货,吸引那些抢反弹的。”

    “不知道多少散户要被活埋在这支票里了”,凌云叹了口气,颇有点悲天悯人的意思。

    陈蕙兰听得心有戚戚,说:“这就是资本市场的残忍么?”

    “不,这是非法操纵股价的恶庄的残忍和罪恶,这个锅不能甩给资本市场!”凌云突然提高声音说道,语气颇为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