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四十三章 论坐庄
    凌云把周记者和杨采编送走后给童璐晨打了个电话,晚上和周记者还有杨采编吃饭凌云想让童璐晨帮忙作陪一下。毕竟周记者是个女同志,童璐晨作陪也能有人陪着说说话。

    童璐晨的手机没人接,再打却是挂断了,继而是关机。凌云心急如焚又无计可施,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晚上,凌云按约定的时间去酒店接周记者和杨采编。等他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发现周记者和校长已经在酒店大堂等候区相谈甚欢了。

    凌云这才想起,上次周记者找到自己还是校长牵的线。校长出现在这里就不足为奇了。

    凌云甜甜地给校长问了个好,校长微笑地应了,又指着凌云对旁边坐着的一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人给凌云介绍道:“这是我爱人,陈蕙兰。”

    陈蕙兰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皮肤白皙,身材清瘦高挑,气质非常好,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凌云赶紧过去鞠了个躬,说:“师母好!”完了又调皮地道:“师母真是人如其名,兰心蕙质,气质雅洁出众,我刚才一下子就想起洛神赋里那位女神了,应该就是师母这个模样吧!”

    众人皆笑,校长也无奈地笑了起来。陈蕙兰轻轻地笑了笑,说:“小凌同学你好,谢谢你夸奖我。”说着还把凌云拉过去,上下仔细端详了一番,说:“身体单薄了些,有空来家里,你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你们哥儿两肯定能玩到一块儿去,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凌云礼貌点头,说:“谢谢师母!”

    校长率先站起来,说:“走吧,咱们去饭店,边吃边聊!”天香楼离周记者他们住的酒店并不远,不足一公里,众人商议一下,决定就走过去。

    路上杨采编又拉着凌云聊了聊对互联网经济的看法,凌云推说对技术不懂,不欲多说。不过杨采编一直纠缠,凌云也就敷衍了几句。

    他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生态的构建,互联网经济会越来越展现蓬勃的活力。

    他给杨采编举了个例子,电子商务促使物流快递的发展,反过来,物流快递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才能形成规模优势,减低单位成本,只有等物流成本大幅降低的时候,网购才会成为人们的一种重要的购物方式。

    说话间饭店已到,众人进了包间,分宾主坐下,校长坐了主位,周记者和杨采编一左一右,陈蕙兰和周记者坐一起陪说话,凌云打横叨陪末座。

    由于杨采编和周记者都声称不喝酒,凌云说要不就尝尝我们当地的特色凉茶吧。众人不解当地凉茶到底是啥的时候,凌云已经让人搬来了一坛“女儿红”。

    杨采编是北方人,对尝尝这江南特色凉茶都是不反对,周记者魔都人,也爱好黄酒配海鲜这一口。

    少了客套敬酒环节,众人吃得非常随意舒坦。一边浅酌一边闲聊,凌云干脆让包厢里的服务员出去了,自己帮忙添茶倒水,倒是有一番老友闲聚的意境。

    校长随意问了问凌云暑假学习的情况,凌云抱怨说比平时还累,找人补习了一个月的数学和英语,连个周末都没有。

    杨主编有点好奇,问说:“凌先生数学和英语成绩不太好?”

    不等凌云回答,校长轻描淡写地说:“一般般吧,平时考试很少能拿满分,总是这里粗心扣一分,那里粗心扣一分的,一直在145左右徘徊!”

    完了还痛心疾首地对凌云说:“你平时就不能认真点啊,这种态度养成习惯了将来高考要吃大亏的!”

    凌云一阵无语,杨采编觉得刚才吃东西好像噎了一下............

    陈蕙兰笑着说:“小凌同学,你那段要获取知识先要尊重知识可是讲得太好了。”

    周记者和杨采编一起看向陈蕙兰,凌云也好奇地望着她。

    陈蕙兰把凌云请人补习数学要给补习费人家不收,凌云说的那番“要获取知识先要尊重知识,补习费是对知识的尊重,礼物是对补习老师的人品敬重”的话给两人复述了一遍。仿佛亲眼目睹似的。

    两人听后少不了对凌云一顿商业吹捧,不过凌云却是好奇的问:“师母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蕙兰优雅地笑着还没及回答,校长突然问了句:“我爱人姓什么?”

    凌云一下子醒悟过来,自己在陈老师家的相框里还见过陈蕙兰的照片呢,有一张就是陈蕙兰带着儿子拍的照片

    。按照照片里儿子年龄的判断那时候陈蕙兰不过30岁出头。不过模样和现在几乎没差,只是刚才自己没想起来。凌云脱口而出,说:“原来陈老师是师母的父亲啊,我真是.........”

    凌云本想说有眼不识泰山的,话到嘴边觉得不妥,校长喊陈老师老泰山合情合理,自己说有眼不识泰山不是占人便宜么?

    “可是童老师没和我说过啊?”凌云追问道。

    陈蕙兰倒是好脾气,解释了一下,说:“你们童老师也是我爸的学生,不过我爸教她的时候我已经参加工作了,她不认识我。她是去年去你们学生工作的,对我们家的家庭情况也不了解,自然不知道了!”

    凌云提到童璐晨的时候校长好像有所意指地随口问了句:“你是找童老师给你补习英语的吧?”

    凌云被校长问得有点发毛,加之心里有鬼,只是点点头,没敢往下接话。

    正当凌云准备转移一下话题的时候,陈蕙兰又开口了,她打趣地说:“我爸最近茶饭不思的,都是你这小子惹的祸。”

    “啊!为什么?”凌云不禁有些奇怪,补习完了自己就再也没和陈老师联系了啊。

    陈蕙兰解释了一下凌云这才知道,原来凌云给陈老师当时推荐的那支股票陈老师只是关注了一下,没有买。

    眼见得一个多月这支股票就翻了一番多,陈老师自然是又急又悔!他这些年炒股亏了不少钱,眼见得这么好的个机会却没能抓住,自然是悔恨交加。

    凌云轻松地笑道:“我以为什么大事呢!我明天就去和陈老师说,让他别急,下次我还有更好的票推荐给他,包他赚得盆满钵满的。”

    陈老师有些不信,说:“我平时也炒股票,这炒股票可不容易,总是亏多赚少!你怎么就这么有信心?”

    凌云神秘地说:“山人自有妙计,放心好了,以后我数学就交给陈老师了,他股票交给我,我保证他赚得天天都乐呵呵的!”

    周记者插话道:“凌同学,你下午说你股市的资产4个月翻了十倍,刚才听这位陈女士的意思,你给她父亲推荐的一支股票一个月翻了一倍多,看来凌同学炒股是真有一套,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具体说说和我们分享一下?”

    凌云先看看校长,校长也一副愿洗耳恭听的模样。凌云说:“今天我们就是闲聊,本来我有些话是不可能当着记者的面说的,既然这会儿说起来了,我也就不藏私,不过你们可别坑我,将来有一字漏出去了,我也不会认账............”

    杨采编率先点头附和说:“你放心好了,只是闲聊而已,不必认真。再说这会儿也不是工作时间,我们不负有工作使命。”

    众人都笑了起来,凌云也笑笑,说:“其实我给陈老师推荐的那支股票是支庄股,我早就盯上它了.........”

    周记者打断凌云的话,问道:“凌同学怎么就能确定那是一支庄股,难道你有特殊的消息来源?”

    凌云心想,还真是,只不过自己这消息来源谁也不知道,说出去谁也不能信。不过嘴上还是说:“我一个农家小子,又没有贵戚显朋,哪来的特殊消息渠道啊!”

    “不过举凡坐庄,不管庄家做得多么天衣无缝,都不可能完全掩人耳目,只要留心观察,还是有迹可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