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三十九章 童家风波
    童母旅游归来,见女儿面色红润,肤色清亮,眉眼里的一汪春水浓郁欲滴.......

    童母久历人事,岂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家的白菜被拱了,不光白菜被拱,估计连篱笆墙以后扎起来都难了!

    想到自己突然中奖可能就是那混账的调虎离山之计,童母的好心情顿时化为乌有。

    童母回家后先借口把家里收拾一下为名,细细在家查找蛛丝马迹,可惜一无所获。童母决定下午再好好观察一番,两人果有私情的话,相处中神情姿态不可能掩饰得天衣无缝。料得他们逃不过自己的火眼金睛。

    下午童母久候那个遭瘟的小混账不至,一问才知,原来是一个月的补习已经结束,那个小混账已经回乡下去了。

    童母料定的真凶已经潜逃,这种事情又不能四处嚷嚷,那岂不是坏了自家女儿的名声?童母无计可施,只能自己生闷气。

    晚上童母躺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自家女儿自己知道,平时很乖很听话,一向不是招蜂引蝶的主儿。前段时间那混账给自己女儿又是买手机,又是买衣服的。对了,还送了自家一个大空调。这混账安的什么心,那是司马昭之心呐!

    童母自问,如果女儿没动心思的话,这些东西就是再贵再好,女儿也是不肯收的。童母对自家的家教还是有信心的。

    按说女儿动了心思是一桩好事,女儿已经23了,该到了嫁人的时候了,女儿模样好,重点大学毕业,工作也稳定。将来找个正经人家,嫁过去,婆家也不能欺负得了她。

    扪心自问,童母觉得自己从未奢求女儿能攀个多高的高枝。只要小两口子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生个一儿半女的,自己也就算是对得起死去的她爸爸了。

    可现如今出了这一档子事儿............

    要说这小伙子呢也算不错,模样和自己女儿挺登对的,站一块儿谁看了都觉得般配。听女儿说过,小伙子成绩不错,将来考个重点大学不费难,人也知道上进。

    家虽说是农村的,但看样子条件不错,不然谁家舍得八字还没一撇就这样往外送东西?

    好像听女儿说过,说这小伙子有大本事,虽然到底是什么大本事女儿没细说,但女儿应该不会拿这事骗自己。

    可是,他才17岁啊,自己女儿比他大6岁!虽说老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可女儿大他6岁呢!两块金砖,他抱的动嘛他!

    即便他和女儿情比金坚,他家长怎么看待?女儿是老师,嫁给自己的学生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即使将来嫁过去也得被婆家看轻了!

    童母怎么想都觉得这就是一桩孽缘,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女儿拉回头,不能误了女儿的终身!

    第二天早上,童璐晨还没起床............

    妈妈旅游回来了,凌云也不在,她没有了早起去菜场买菜的动力,变得有些慵懒起来。

    童母推门而入,童璐晨睁眼看了下,撒娇道:“妈,你就让我再睡会儿!”

    童母展开掌心,露出出一片方方正正的小玩意儿,沉声问:“我从你包里找到的,这是怎么回事?”

    童璐晨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她下意识地慌乱地摇头,否认道:“我不知道.......”脸已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

    前天从凌云那儿搬回来的时候床头柜里还剩几个没用完,童璐晨怕凌云趁自己不在的时候用于干坏事,干脆就都放包里带走了

    趁四下无人的时候都悄悄扔垃圾桶里了。谁知当时心慌慌的,竟然遗留下来一个。

    童母不理会童璐晨的抵赖,继续说:“我早上看过电表了,这段时间,我们家的的电表就走了两度,说吧,怎么回事?”

    童璐晨把头埋在膝弯里,不说话。

    “是那个小王八蛋吗?我找他去!”童母作势要走。

    童璐晨一下子从床下跳下来,跪在地上,抱着童母的腿哭喊道:“你打死我吧,都是我不好,我惹你生气,这事情真不怨他............”

    童母把童璐晨从地上拉起来,劈手甩了一个耳光,说:“你现在还敢护着他,我非告他去不可!”

    童璐晨大急,这事情闹大了学校万一凌云被学校开除了怎么办?她不能让凌云的前途和名誉毁在她手里。

    童璐晨顾不上害羞,说:“真是我,是我主动的。再说他一个小男生,他懂什么呀?”

    顿了顿,仿佛是为了增强说服力,童璐晨干脆一咬牙,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失了姑娘身子了............”

    童母又气又急,自己女儿铁了心护他,这事儿闹开了只能是自取其辱。她看向童璐晨,童璐晨脸色四个指印清晰可见,甚至半边脸颊都有点肿了起来。

    她内心涌出一阵酸楚,抱着女儿,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滚滚落下,母女俩抱头痛哭。

    童母先止住了哭,她喃喃地说:“傻女儿啊,你可想过以后怎么办啊?妈求你了,你和他断了吧!妈帮你寻一个人品家世般配的,只要你们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妈什么都不图。将来下去见了你爸,也能有个交代啊!”

    童璐晨也停止了抽泣,她迎视着童母的目光,坚定地说:“妈,我从小就听话,你和爸爸说的话我从来都不敢违背,现在爸爸走了,我要好好孝顺你。可是这件事你就由我一回吧!”

    童璐晨目光移向远方,幽幽说道:“我等他6年,6年后他大学毕业,若是他肯娶我,我就嫁给他,和他一世都不分离,若是他不肯娶我,我就和他生个孩子,带着孩子自己过。我有工作,我能孝敬好你,也能养活孩子和我自己。”

    “再说他这个人讲情义,不会对我不管不顾的!”童母一听,头皮发炸。

    6年,6年后他风华正茂,如何会看得上自己已经30岁的残花败柳的女儿?

    现在讲情分是女儿青春漂亮,等女儿老了,哪还有什么情分可讲呢?

    自己决不能就这么坐视着女儿把一辈子给搭进去.............

    “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童母哭骂道。她指着童璐晨的鼻子一字一顿地说:“你要再敢和他有勾连,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不理会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儿,摔门而出。

    凌云今天给童璐晨打了几次电话,座机童母一听是他的,直接就挂断。

    打童璐晨的手机,也是挂断,再打就是关机..........

    凌云心里特别担心,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凌云决定明天去童璐晨家看看,拼着被童母痛骂哪怕是打一顿,也不能让童璐晨自己一个人受委屈。

    好在将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童璐晨偷偷给凌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没事,她妈回来了,对自家看得极紧。

    她让凌云这段时间别担心她,也别给她打电话。有事她会打电话给凌云的。

    凌云想想也就答应了,童母不喜自己,只能慢慢想办法,如果强行上门纠缠的话,痛苦的还是夹在中间的童璐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