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三十七章 云雨散后
    雨消云散

    童璐晨倚坐床头。脸颊上的潮红尚未消散。

    她面色平静,双手抱在胸前,缓缓地说:“你走吧,以后不许再来我家!”想想又补充一句:“在学校也不许和我说话。”

    凌云大急,他连忙道:“童老师.......”

    不等他开口,童璐晨气急地抓起枕头就砸了过来,“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啊。”

    童璐晨的眼泪再也憋不住了,他声嘶力竭地哭喊道:“凌云,你这个混蛋,你欺负我!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我比你大那么多,你还要欺负我.......”

    凌云揽住童璐晨,童璐晨挣扎着,她像个发怒的母豹子似的撕咬踢打着凌云。凌云任由她发泄。等童璐晨发泄够了稍微平静下来,凌云去给她倒了杯水。

    “童老师...............”

    “闭嘴!”

    “我....................”

    “我让你闭嘴!”

    凌云无计可施,他又一次揽住童璐晨,说:“听我说好不好!”

    童璐晨挣脱了,蛮横地说:“我不要听你说,你走,现在就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我不走,你是我这一世里第一个女人,我要永远都爱护你!”凌云不管不顾地说道。他用词巧妙,没敢说她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

    童璐晨抄起枕头就砸凌云,一边砸一边骂:“混蛋,你到现在还在骗我,你还要骗我什么呀?我还有什么值得你费尽心机地去骗!”

    凌云大囧,他不知道哪里说错了,竟惹的童璐晨如此大怒。他只好制住童璐晨,把她揽在怀里。

    童璐晨这次没有挣扎,任由凌云把她揽在怀里,也许是刚才一番的撕打已经耗尽了她挣扎的力气了吧!

    凌云说:“童老师,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发誓我永远都不骗你。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不骗你。”

    童璐晨从凌云怀里抬起头来,说:“你当我傻是吧,我就那么好骗?”挣扎了一下,童璐晨从凌云怀里坐起来,说:“你不就是想用几句甜言蜜语哄住我嘛,放心,我不会找你负责的,你走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凌云急了,他说:“童老师,我真的没想过骗你,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你要相信我啊!”

    童璐晨沉默了一会儿,仿佛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本来这种事情,发生了我也认了,也没想过要你为我负责。”

    “可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你当我傻是吧!你这不是骗我是什么?怎么,难道你还想要我为你负责?”

    缓了一下童璐晨语气轻蔑地说:“行啊,我为你负责,我嫁给你,你敢娶吗?”

    至此凌云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是过来人了,知道青涩少年和老手的区别。

    凌云附在童璐晨耳边说:“我明白了,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你真的是我这一世里第一个女人,只不过我之前看过那种录像!”

    童璐晨脸色涨红,骂道:“呸,你怎么小小年纪,脑子都是这些龌龊的思想啊!凌云,你好不要脸呢!”

    凌云见童璐晨终于有所松动,又把童璐晨往怀里揽,这次童璐晨没有挣扎,顺势躺在凌云的怀里。

    凌云说:“青春期的男生,荷尔蒙分泌过剩,对异性身体好奇乃至向往,本来就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这是人的天性本能。”

    童璐晨抬起头,问:“那个李佩莹,你和她真没有关系?”

    凌云竖起手指,说:“我发誓,绝对没有,我和她确实只是朋友关系,顶多因为工作的事情,联系得密切一些。”

    童璐晨又问:“那学校里的那些女生呢,不是有好几个喜欢你的吗?还有那个叶琪,天天和你形影不离的。你不是说对异性身体好奇嘛,怎么,就没找她们探寻一下?”

    凌云笑道:“是有几个小姑娘喜欢我,但我不敢接受,她们都太幼稚了,没有经历过社会,我怕她们哭哭啼啼地找我要我负责,你知道,我现在负不起这个责!”

    童璐晨一下子坐起来,急眼了,她骂道:“所以你就挑我下手,你就认定我不需要你负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凌云又把她重新揽过来,柔声说:“你别急啊,你听我说完!”

    “你和她们不同,你成熟,理性。你恋爱过,也分过手,理解有时候相爱的人可能会因为现实的问题无法在一起。”

    “我对你下手压根儿不是什么负责不负责的原因,是你太美了,美得让我无法拒绝,美得让我无法理性地去想问题。”

    “今天那会儿我压根儿就没想过别的,就想着我要拥有你的美,拥有你完整的美好!”

    “至于负责的事情,我不想骗你,也不会骗你,等我到了能负起责任的时候,如果那时你还想要我为你负责,我不会推脱的。”

    童璐晨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算了,不想了,也许等你毕业的时候,我早已经嫁作人妇了,那时候我都30岁了!”

    凌云在童璐晨脸上吻了一下,说:“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保证永远都会对你好,这个保证我这一辈子都有效!”

    童璐晨轻轻地在凌云脸上回应了一下,说:“我相信你,你对我好一点我就满足了。”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彼此凝视着。

    过了会儿,童璐晨突然期期艾艾地对凌云说:“哎,你不介意我之前有过男朋友的吧!”

    凌云笑了,童璐晨捶了他两拳,说:“不许笑话人家!”

    凌云说:“你这种小女人心态最要不得。每个人的每段感情都是独立的,没有理由因为上段感情的事情为下段感情内疚,也没必要认为上段感情必须要为下段感情负责。”

    “没能早遇上你,参与到你的生活中去,确实是我的遗憾,但那要怪只能怪我没早生出来。我怎么舍得,或者有什么理由怪你呢?”

    凌云的一番话说得童璐晨连番点头,说:“你为什么就这么成熟,我在你面前有时就觉得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

    完了又幽幽叹道:“如果一辈子就这样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该多好啊!”

    凌云见安抚好童璐晨,不由得得寸进尺,他在童璐晨耳边说:“晚上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童璐晨立马坐直身子,坚定地说:“不行!”她见凌云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忍不住又解释道:“你明天早上出去的时候,被邻居看见,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凌云一听倒是有道理,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这帮扯老婆舌的万一看见自己大清早从童璐晨家出来非得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童璐晨的名声就被毁了。

    凌云的依依不舍却又无计可施让童璐晨觉得好笑,她还第一次见凌云这种窘迫的模样。她不禁捂嘴偷乐。凌云不满地瞥向他。

    童璐晨俏脸微红,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傻瓜.......去你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