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二十九章 老李的宴请
    凌云去银行取自行车的时候,正碰到自己的债主老李从银行出来。

    老李也看见了凌云,正快步朝他走来。凌云只好站住,老李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拉着凌云的手说:“凌兄弟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啊?”

    凌云答道:“我早上来给你们送利息,完了就去有点事,自行车放这儿了,我来取自行车回家啊!”说完又揶揄地问老李:“怎么,李总是来查一下利息到账了没有?”

    老李不在意凌云的打趣,说:“哪里话,兄弟是个信人,我们还信不过你吗?走,晚上我做东,喊上老马,咱们喝点去!”

    凌云说:“可是我得回家了,再说我又不喝酒,你和马主任喝就行了,拉上我干嘛?”

    “这不人多热闹嘛,天大地大,不如吃饭最大,你也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走!”老李不由分说地拉着凌云就走。

    凌云无奈,只好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晚上不回家吃饭了,让爸妈自己吃,别等了。少不了又是被老妈唠叨了两句。

    两人折返回银行马主任也刚下班出门准备回家。三人一商议,决定去附近一家龙虾馆吃龙虾去。这大热天,喝点冰啤酒吃龙虾还真不错。

    老李又打了几个电话,三人上了老李的车,老李开的是一辆凯美瑞,看来确实实力不错。

    到龙虾馆三人刚坐定,一杯西瓜汁还没喝完,包间里进来了两个20岁上下的辣妹,身材火辣,穿得清凉。凌云趁去洗手间的机会打了个电话给李佩莹,把事情简单一说,让她赶紧赶来救场。

    老李今天下血本了,他觉得他的安排天衣无缝,一个血脉贲张的少年抵御不了左拥右抱的诱惑的。

    李佩莹赶到的时候凌云已经把两个小姑娘逗得笑得直不起腰了,这种酒桌上的调情凌云可谓是驾轻就熟,就连老李等人也只能远远地望尘莫及。

    李佩莹的故作严肃朝凌云一瞪眼,两个女孩知趣地远远避开了。李佩莹的气质和那两个小姑娘完全不同,那两个姑娘是“辣”的话,李佩莹身上的那股劲儿应该叫“野”

    辣能刺激人们去挑战尝试,野的东西一般人是不敢轻易招惹的。面对李佩莹,很少有人第一眼就起亵玩之心的..............

    不过李佩莹的眼睛有一种特别的魅力,不管是顾盼还是怒睁,不论是含情还是嗔怪,都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风情。前世26岁的凌云经常会被李佩莹那么含情一瞥就闹个大红脸。

    老李见李佩莹也兴致高涨。凌云介绍道:“李总,这是你们本家,我姐,李佩莹。”

    老李打趣道:“你姓凌,她姓李,她怎么是你姐呢?”

    凌云假意叹了口气,说:“这话以后就别再提了,这是我亲姐,那时候计划生育抓得紧,我爸妈又想生个儿子,就把我姐给送人了,这才有了我。”

    转过头来又含情脉脉地看着李佩莹说:“我今天不说的话,我姐还蒙在鼓里,永远都不知道真相了。”

    一桌人笑得桌子上的盘碟杯碗叮叮当当作响,李佩莹也笑着拧了一下凌云的胳膊,说:“现在我知道了,明天我就跟你回家去找咱爸咱妈去!”

    老李心里暗骂:这小子简直就是滑不丢手。这才多大一孩子啊,怎么这么精明油滑?

    说笑间菜已上齐,麻辣小龙虾、十三香小龙虾、蒜蓉小龙虾......间或有几道时鲜蔬菜不过是为了清一下唇齿间的油腻。酒是冰镇的啤酒,夏日消暑圣品。

    前世凌云最爱这个调调。和女朋友两人能干掉10斤小龙虾喝光25升一桶的生啤。女朋友是鄂省人,对吃麻辣小龙虾喝啤酒最是没有抵抗力。凌云稍一勾引,两个人就狼狈为奸,全不顾之前还指天画地地发誓要减肥。

    凌云埋首吃菜,面对劝酒都以还上学喝酒伤害大脑为由一概推脱,交给李佩莹去长袖善舞,凌云浅浅地自斟自饮...........

    没有冰啤酒相伴的小龙虾是没有灵魂的。但自己目前的这副身子骨还没有酒精考验,而且凌云也不想再来一次重生。万一程序出错,那就万事休矣!

    李佩莹和老李喝得热火朝天,那边马主任和两个20岁上下的小姑娘聊起了人生。凌云心想,20年后,20岁的小姑娘能把老马这样的聊得怀疑人生。

    气氛渐渐隆烈起来,老李突然非要和凌云喝一杯,李佩莹挡都挡不住。凌云无奈,也只能站起来和老李满饮了一大杯。

    老李不经意地问:“听说兄弟炒股狠赚了一笔。”

    凌云点点头,回答道:“是有这么回事,这还是托李总的福了。等我歇一口气,我要好好敬李总一杯。”

    老李又问:“这炒股我们也能炒吗?”

    凌云说:“当然可以了,只要法律没判你市场禁入,你都可以开户交易。”

    “那凌兄弟能不能教教我们怎么炒股?”老李逼视着凌云的眼睛,问道。

    凌云微微一笑,说:“我指点你条路子,你先自饮一杯。”

    老李二话不说抓了一瓶直接往嘴里灌,凌云赶忙说:“慢点喝,啤酒凉,喝急了胃受不了的。”

    老李喝完瓶子一放,说:“怎么样,凌兄弟,我就是这么个直性子。”

    凌云面容一肃,站起来,把杯子倒满,一饮而尽,说:“李总确实是个率直坦诚的好朋友,我酒量有限,但也陪喝一杯。”

    凌云指指李佩莹说:“李总真要学炒股的话,眼前就有个现成的老师,我姐就在证券公司上班,属于专业人士,你有什么问题找她,我给你打包票,保证尽全力帮忙。”

    “小滑头”老李又在心底骂了一句。

    李佩莹又端起杯子和老李碰了一个,说:“炒股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多少人亏得是倾家荡产啊!都羡慕我弟3个月的时间用40万赚了200多万,可有几个有我弟这水平的?”

    说完卖了个关子,说:“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弟别看悄不吭声的,人家那是正儿八经的经济学家。”

    李佩莹这边鼓,都敲得响彻天地了。

    李佩莹此言一出,四座皆惊,经济学家这玩意儿在座的以前还真没见过活的呢!

    老马也顾不得聊人生了,伸着脖子和老李一起听李佩莹讲述凌云是如何在社科院旗下的权威杂志发表论文的,是如何在第一大证券报上把国内的一个著名经济学家骂得开不了口的,报纸又是如何求着凌云写专栏的.......

    那两个小姑娘听不懂也不感兴趣,只是趁李佩莹讲得起劲顾不上她们,拼命朝笑眯眯的凌云放电,恨不得随身掏出一根高压电棍把凌云直接电晕拖走......

    没想到这俏郎君还有这个本事,要是能沾上一点光那不是就有了张饭票了?即使沾不了光,光那俊俏的脸蛋自己也不算吃亏。

    李佩莹讲完,老李又是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张大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说:“兄弟,我之前就说过,我老李就爱交朋友,能交到你这样有大本事的朋友是我的福分,我再敬你三杯。”说完不含糊,哐哐哐地连干三杯。

    老马也神情肃然地说:“后生可畏呀,凌兄弟好样的,和你交朋友我们跟着长脸,我也敬你一杯。”凌云一一陪了一下,不过浅尝辄止。

    两个小姑娘也有心凑趣,又惧怕李佩莹的虎视眈眈,只好各自敬了一杯作罢!

    凌云喝完,不慌不忙地说:“李总,马主任,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都是朋友,你们抬举我我不能不识抬举。合作炒股赚钱咱们确实能做,而且眼下就有个不错的机会。我不和你们客套,我说说我的想法,你们商议后咱们再定。”

    老李和马主任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眼光又回到凌云身上。

    凌云开口道:“两个方案,都是你们出钱,我出脑子。一种是我给你们保底,亏了全算我的,赚了不管多少,我都要拿走一半。”

    “还有个方案,风险你们自己承担,我负责提供选股,赚了我拿3成,亏了我不负责。”

    “当然,这两种方案都是资金在你们自己的账户里,你们回头自己找我姐开个账户。”

    想了想凌云又补充了一个方案,说:“如果你们借钱给我,我拿我现在账户里的250万做担保,3个月,月息一毛。”

    老李和马主任都表示回去商议一下再答复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