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二十六章 自行车上的浪漫
    凌云的清梦被人粗暴打断,凌云不满地咕隆着睁开眼睛,同村的发小张自强正坐在自己床头。这是从小一起上树掏鸟,下河抓鱼,一起调皮捣蛋的玩伴。不过去年中考后,张自强上了外地的一所中专,凌云好久没见他了。

    凌云看看床头的闹钟,才6点过一点。“你怎么来这么早啊,不睡觉啊!”凌云问张自强。

    “还早啊,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我来找了你好几次都找不到你,张莉莉打了几次电话给我,找你找不到,说你家电话没人接。”

    “她找我干嘛啊?”凌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我哪知道,你给她回个电话问问吧。”

    “行,一会儿我给她打电话问问吧!走,下去吃早饭去。”凌云本想早饭的时候和爸妈说一下卖歌以及买手机的事情的。但现在张自强在,就不太好提了。

    凌云对张自强的人品心里有了芥蒂。凌云的前世,村子里拆迁,凌云工作忙,难以回来照应。托自己的好兄弟张自强代为照应着点儿。张自强答应得好好的。

    可是后来不知道是拆迁办用了什么手段,张自强反而和拆迁办一起,欺负自己父母老实,说私搭乱建不计面积,连哄带骗地让凌家把字签了.........

    可是村里其他闹得厉害的,包括张自强自家的私搭乱建都算了面积。凌家少拿了几万块钱。

    凌云不在乎这几万块钱,但他由此也对张自强的人品产生了不信任。慢慢地就断了往来。

    两人下楼,凌云洗漱一下,苏爱珍招呼吃早饭。张自强也不客气,拿碗筷去装饭一起吃起来。村里就是这样,玩得好的孩子们之间都是到谁家吃谁家的,无需客气的。

    吃早饭的时候凌云和爸妈说了一下,说自己找了老师辅导数学和英语,要辅导一个月,可能这一个月要在县城里住。不过正式辅导要到16号才开始,这两天先要去和老师见见面。

    爸妈对凌云去找人辅导学习倒是没有理由反对,只是这吃住问题比较担心。

    凌云说吃住已经和一个家住在县城的同学说好了,住他家。到时候给点钱或者给人家买点东西。

    其实凌云现在对吃住怎么解决还没考虑好呢,实在不行就在宾馆吃住一个月,反正自己现在经济尚算宽裕。

    张自强倒是挺惊讶的,凌云啥时候这么爱学习了。凌云解释了一下,说高中功课紧,自己又是一个乡镇中学,教学质量终究是差了点,只能趁暑假找人补习补习赶一赶追一追。

    吃完饭已经快7点了,爸妈出门上班去了。凌云问张自强张莉莉在村里还是在县城住。张自强说在村里呢,和爷爷奶奶住。

    张莉莉和凌云是一个村的,幼儿园就是同学了。不过张莉莉家条件好,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张莉莉转到县城去上学了。

    不过寒暑假都还是在一起玩的...........

    凌云打了个电话到张莉莉爷爷家,刚好是张莉莉接的,一接电话张莉莉就抱怨凌云说老找不到他人,去他家几次门都是锁着的。

    凌云说这几天都在县城有事的,问张莉莉有事吗?

    张莉莉说:“我暑假没地方去啊,不去你家找你们玩我不憋死啊?”

    凌云这才想起,张莉莉爸妈离婚了,他爸爸再婚了,她妈妈去广陵开了个服装店。平时上学还好说,住在她爷爷水利局的宿舍楼里。可到了暑假爷爷奶奶就带她回村里住。

    去年中考结束后,张莉莉在凌云家泡了整整一个暑假,天天早上一起来就过来,晚上有时吃完饭才肯回去。好在自己家人多,两个人没啥独处的空间,不然非让人说闲话不可。

    凌云家一到暑假就热闹非凡,凌云的同学发小最喜欢泡在凌云家,可能是因为凌云父母平时都上班,家里没有家长在,大家玩起来比较自在。

    凌云说自己今天真有事,让张莉莉明天早上过来,明天上午自己在家。

    打完电话,把张自强打发走了,凌云给胡淑兰打了个电话,约好半个小时后在路口见。

    凌云到的时候胡淑兰已经在路口等着了,胡淑兰今天穿了一件短款的白色连衣裙,裙子下摆刚过膝的那种,腰里还系着个大红的宽幅腰带。扎着个双马尾,颇为俏丽可爱。

    不过凌云还是觉得这一身很不搭,他喜欢看胡淑兰穿碎花连衣长裙。用后世的话说,那样很萝莉,很Q。

    胡淑兰没骑车,凌云有些犯难。胡淑兰指着自己的裙子说:“我这样能骑车吗?”凌云问:“你不怕别人看见说闲话啊?”

    胡淑兰白了凌云一眼,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谁爱说谁说去呗!”说罢就跳上凌云自行车后座,催促凌云快走。

    胡淑兰终究是不敢光明正大地搂凌云的腰。她紧紧地拽着凌云T恤的下摆。T恤的下摆被拽住,领口自然就勒住了凌云的脖子,差点把凌云勒得透不过气来...........

    两个人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一路顶着渐渐毒辣的日头,冒土吃沙,往县城驶去。

    凌云心想:难怪后世有言,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换做自己,也不愿意。

    车行6,7里,胡淑兰轻轻地推凌云,问:“你累不累啊?”凌云说:“累倒是不累,就是有点勒得慌!”胡淑兰这才注意到不妥,忙松开手。

    自行车有些颠簸,胡淑兰不得已,只好浅浅地搂着凌云的腰,凌云得以喘息,又有柔荑在腰,顿觉精神大振。

    车速快了起来,胡淑兰搂得也越来越紧,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仿佛所有的喧嚣都已遁去,两个人感觉世界只剩下这静谧的甜蜜。胡淑兰轻轻地把头倚在凌云的背上。

    等到了县城的中行门口,凌云提醒了一下:“到了,我得先去银行办点事。”胡淑兰有些不舍地跳下车,站在原地等凌云去放自行车。

    等凌云放好自行车走过来的时候,胡淑兰仰着头看着凌云,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凌云。

    凌云由衷地说了句:“真美!”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拉着她的小手,往银行走去。胡淑兰嘟嘟嘴巴,一言不发地跟着。她想起小时候爸爸也是这样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