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九章 开户(三)
    胡辉站了起来,眼神热烈,拉着凌云的手,连声说道:“了不起了不起真了不起啊!凌兄弟,我比你痴长几岁,不介意我叫你凌兄弟吧!”

    凌云一边抽回手一边说:“当然不介意了,以后我就喊你胡兄,你也别介意。”

    胡辉说:“小兄弟一番话,条理清晰、丝丝入扣,着眼点高自然就能高屋建瓴,却又把事情剖析得明明白白。比报纸电视上那些专家学者的话更让人容易理解接受。

    凌兄弟当得上一个目光如炬,一眼就看清了问题的本质,了不起。更何况凌兄弟才这年纪,竟然能有此真知灼见,未来前程我仰望都怕是看不上了。不简单,了不起!”

    开玩笑,这都是事后诸葛亮之言,多年后拨开迷雾才能看清的,现在抛出了,还怕镇不住你。凌云心里暗暗发笑到。

    胡辉又感叹一番,凌云却不愿再和他高谈阔论了,说要下去看看账户开得如何了,又问胡辉能不能借个电脑,他想查几只股票看看。

    胡辉亲自把凌云带到一个空闲的大户室,找了台电脑让凌云用着。又和凌云约好了下次再来营业部一定要去办公室找自己喝茶,这才回办公室去了。

    凌云在电脑上查了几支股票的走势,和记忆里的走势对照了一下,找来纸笔记了几个股票代码。

    凌云前世做的就是私募基金,坐庄操纵股价也打过擦边球。也曾狠下功夫研究过A股市场一些著名庄股的操作手法。

    这个年代是正是庄股横行的时代,是所谓:“无庄不股,无股不庄”。股民在选股的时候也挑有庄家的,认为如果没有庄家的话股价涨不起的。

    这年代所有的炒股秘笈也都是教你如何跟庄、如何看庄家入场、如何才能不被庄家洗筹洗掉、如何看庄家是出货还是洗盘。

    总之,这年代大家痛恨庄家对散户的残杀,又都指望着能跟着庄家喝口汤。至于说什么财务指标,既没人关心也没人当真,上市公司随便编,股民压根儿不看。反正看了也没用。

    凌云查看了几支著名的庄股,还有几支财务造假丧心病狂的股票。

    庄家也分善恶强弱,凌云瞄准的是一些恶庄股。

    至于怎么整治他们,暂时还没想好,等到实际操作的时候再说。

    重生一次,把这点先知先觉的技能用于割韭菜,凌云有点干不出来。他还怕老天有报应呢!

    不过如果是抢恶庄的钱的话,凌云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结合前世的记忆,默算了一番,当即有了一个操作计划。不过现在也不用急着记。反正他准备操作的第一支股票已经选好了,现在进场,大约7月中下旬就能出来了。

    那时候已经放暑假了,自己可以买台电脑放家里。完善操作计划就等自己买了电脑以后。

    凌云出了大户室,李佩莹在柜台后闲坐着,凌云的资金账号已经开好了,不过股东账户还没有回传过来。凌云走过去压低声音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啊,我想去一百买块表,你去帮我参谋参谋呗!”

    李佩莹颇为心动,楞了一下,说:“可是我在上班啊,出不去,要不你等我会儿,我马上就下班了。”

    凌云说:“你傻啊,你去和胡经理说,就说我的资金卡和银行卡关联了,但我银行卡没开电话银行,你陪着我去银行办一下,催着我把资金尽早转进来,他肯定高兴,还会觉得你工作积极主动呢?”

    李佩莹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说:“你哪来这么多鬼点子的啊?你肯定特别会骗人。”

    凌云作势要走,说:“你要不去就拉倒。”

    李佩莹说:“那你等我下!”说着就站起来往楼上跑去。一会儿就风风火火跑了下来。

    两人出了营业部大门。李佩莹说:“你可真行啊,我和胡经理说了一下,他不仅同意我请假了,还夸了我几句呢!”

    凌云心想:过不了几年,你说谎说得比我还顺溜呢。随便扯个理由出来逛街简直就是办公室老油子的必备技能。

    凌云先问李佩莹借了手机,用电话银行把银行卡里的40.7万都转进了资金账号。上午他留了3000块钱现金身上,以备零用。

    挂完电话对李香说:“这下子你反正回去交的了差了,走吧,陪我去买手表吧!”

    李佩莹疑惑地问凌云说:“你这么有钱干嘛不买个手机啊?”

    凌云说:“我一个学生买手机干嘛?”心想,到今天早上为止我还是个穷鬼蛋呢,拿什么买手机。

    李佩莹说:“你不是要炒股吗,买个手机炒股也方便啊?”

    凌云摇摇头,说:“我又不天天交易,要交易的时候找个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就行,手机等以后再说吧!”

    凌云还真看不上这个时代的手机,功能太少,而且自己也不是迫切需要。再者说了,带个手机去学校太惹眼,爸妈回去也会盘查,得不偿失。

    李佩莹给了凌云一张自己的名片,说:“你收好,上面有我的手机号,你要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凌云答应一下,装进口袋。一百已经到了。

    凌云觉得自己有选择障碍症,前世里自己最讨厌买东西时候挑来挑去,所以衣服什么的都是老妈或者女朋友帮着买的。实在非得自己买,他一般都是买什么提前想好品牌、款式一类的,到地方交钱拿东西走人。

    叫李佩莹陪着来买表也是实在想不起来这个时代什么表合适自己。

    而女人仿佛天生就对挑选商品有兴趣,李佩莹千挑万选,给凌云挑了个西铁城的石英表,款式很新颖好看。

    凌云试戴了下,李佩莹仔细端详了会儿,情不自禁地说:“挺配你的,真帅气,你要真是我弟弟就好了。”

    凌云笑笑说:“我就是你弟弟啊,这还有真假啊,莫非你不认我这个弟弟?”

    开了票,340块钱,凌云交了钱,直接戴了,拉着李佩莹走了。

    李佩莹有些雀跃,说:“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弟弟了,不许反悔啊!”

    凌云准备出一百大门的时候,李佩莹仿佛想起什么,非要拉凌云上楼买件礼物送给凌云,算是姐弟的见面礼。

    凌云无奈,上楼又花了半个小时挑了件衬衫。

    李佩莹还要再逛,被凌云硬拖走了。下楼凌云给李佩莹买了个黄金小吊坠,算是回礼,李佩莹推让了一番,收下了。当下让营业员弄了根红绳系好,戴上了。

    凌云想了想,又买了一个,留着回学校送给叶琪。李佩莹也没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