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五章 交易(上)
    第八章:交易

    去开封菜解决了午饭问题,凌云放弃了去逛书店的打算。

    骑上心爱的二八大杠,吭哧瘪肚地回到家,已经快三点了。

    爸妈依然都不在家,估计老妈去砌长城了,老爸打扑克去了。难得的周末轻松时间。

    凌云先把金条原样藏好,上楼想睡一会儿,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起身把要带回学校的东西收拾好装在包里,凌云下楼洗了把脸,骑车往学校去。

    凌云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人凑在一堆儿玩扑克,凌云对此不感兴趣,在宿舍呆着颇觉无聊,去戴明建宿舍转悠了一圈。

    戴明建是凌云的死党,两人虽然同在一个班不过却不在一个宿舍。

    不过二人向来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这小子最近在给隔壁班一个叫韩萍的女孩子大献殷勤,用心之险恶,路人皆知。

    戴明建果然不在宿舍,他最近神出鬼没的。凌云对这家伙的见色忘友卑劣行径内心里鄙视了一万遍。

    算了,自己干脆去女生宿舍找叶琪玩吧。

    到女生宿舍楼下,托人上去传个话,一会儿叶琪就下来了。

    “哥,你回来啦!”叶琪今天穿了条白色连衣裙,衣袂飘飘,有点小龙女的那么个意思。

    叶琪个子高,身材好,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开,但却是衣服架子,穿这一身还真不错。

    叶琪很会穿衣服,用后世流行的话说,叫衣品很好。

    凌云的衣服以前都是她妈帮他买的,自从认了这个干妹妹后,凌云的衣服几乎被这个干妹妹给承包了。

    叶琪家的条件不错,零花钱不少,出手也十分大方。

    每次换季的时候,叶琪都里里外外地帮凌云买好衣服,开始的时候凌云还有点惶恐,一来二去,也就坦然接受了............

    整体来说,叶琪都是一位好姑娘,只可惜脸太圆了!不是那种婴儿肥的圆,而是那种面如满月般的银盘大脸。

    也许《红楼梦》里的薛宝钗就是这样的吧

    可惜现在的审美不以这种圆脸为美了。尤其是在后世,以锥子脸为美的年代,脸圆的女生简直没法活。

    凌云内心叹息,不过这话可不能宣诸于口。

    “琪琪,我今天不想吃食堂了,咱们去外面吃点吧!”

    “好啊,走吧!”叶琪拉拉凌云的袖子。

    两个人在学校门口的街上逛了一圈,倒是有几个小吃点儿,放着录像招揽着生意。不过凌云对这种店的卫生颇为担心。

    现在应该已经有地沟油了吧!

    叶琪叽叽咋咋地给凌云讲述着学校里的一些八卦,凌云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高中的生活对凌云而言已经是久远的记忆了,现在叶琪不知不觉地在给凌云补课..........

    最在凌云的提议下,两个人去吃了一碗雪菜肉丝面。

    这家面馆离学校稍远,离镇政府倒挺近,看着还算干净。

    凌云不大爱吃面食,吃一顿还则罢了,顿顿吃非吃吐不可。两人吃完已经快6点了,晚自习点名就要开始了。赶紧各自回宿舍拿上课本,去教室。

    第一节晚自习7:40下,凌云去小卖部给马主任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马主任应该就等在电话机前面的。电话里马主任告诉凌云,买家联系好了,如果凌云有意明天上午10点带着金条和身份证到银行交易。

    价格的话要看成色,如果成色问题不大,就按75一克算。凌云答应了。

    马主任的帮忙肯定不会白忙的,抽一点佣也正常。

    凌云托马主任给自己弄张病假条,明天肯定要请假的,顺便明天把证券账户也开了,请一天假应该够了。

    第二天一早,上早读课的时候,班主任还没出现,英语老师童璐晨监堂。

    凌云和童老师说了下,拿着请假条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请假。

    到办公室的时候,班主任刘华金正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

    凌云把来意说了下。说自己昨天去医院体检,有几个项目没出结果,医生吩咐今天再去一趟,并且说好晚上回校或者明天回校,销假的时候拿医院的病假条来。

    刘华金沉吟了一会儿,问凌云:“你父母怎么不和我打电话说一下?”

    凌云一阵惶恐,老师和学生就是天敌关系,纵然凌云有后世成熟的心理年龄,此时也不免紧张。

    他应付道:“我爸妈不知道您家里的电话号码,我今天让他们打电话到您办公室说一下。”

    刘华金挥挥手,说:“不用了,你带病假条回来销假就行了。检查身体也是好事,不要耽误了。”又嘱托了凌云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在凌云的假条上签字了。

    凌云回宿舍拿了个空包背着,匆匆往家而去。

    到家后父母已经去上班了,凌云把金条取出来十根,装在包里。

    想想不妥,还有五根金条就这么放着早晚会被老妈翻出来,在家里无论藏哪儿估计都会被翻出来。

    到时候解释不清是个麻烦,万一被老妈当废铜给卖了更是麻烦。

    凌云一时没了主意。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九点了,估计这会儿马主任已经在办公室里。

    凌云想了想给马主任办公室打了个电话,问问马主任能不能把剩下的五根金条质押给银行或者在银行租个保险柜先放着,马主任让他先带着,到银行再谈。

    凌云到银行的时候那个咨询台的小姑娘估计事先得过马主任的吩咐,一见凌云就说:“你好,你是凌先生吧,马主任在楼上等你,你自己上去吧。”

    凌云笑了笑道谢,上楼去了。听到脚步声的马主任打开办公室的门,把凌云迎了进去。

    办公室里已经有两个人等着了。马主任只说一位是李老板,一位是张先生,具体的身份却没有介绍。大家也没心思寒暄。

    马主任轻声问道:“东西都带来了吗?”

    凌云点点头,在三人注视的目光下把背包放桌子上,从包里拿出一根金条来,放在马主任面前。

    马主任没动手接,用目光示意李老板。

    李老板点点头,那边张先生过来上手了。

    他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卷尺,把金条长宽各量了一下,嘴唇瓮动,应该是在快速算体积,又把金条用天平称了称,凌云知道,这是在算密度,也没有出声,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算完密度后又拿出一个酒精喷灯,用小钳子夹着金条烧了会儿,戴上手套,用布在烧的地方擦了擦,观察了一番颜色。

    最后经过凌云的允许下,张先生拿一把特制的剪子,把金条从中间剪断,茬口颜色鲜艳发红,显然是没有问题。

    张先生朝那位李老板点点头。马主任也站了起来,示意凌云把剪成两段的金条收起来。

    凌云把金条放包里后在沙发上坐下来,把包抱在怀里。

    马主任笑笑说:“不用紧张,没关系的。”

    李老板和张先生也各自坐下,马主任给每个人泡了杯茶。在凌云边上的沙发上坐下来说:“小兄弟,你先说说,想怎么个交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