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四章 行情
    老妈回家不久,老爸也到家了!

    凌云暗地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爸妈,生活的艰辛让爸妈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倦色。

    老妈苏爱珍是缫丝厂的工人,长期在高温高湿的环境里工作,脸上有些苍白。

    老爸凌国健是农具厂的工人,生性有些讷言,皮肤黝黑,一双粗糙的大手布满了老茧。

    老爸今天斩了半只盐水鸭带回来,应该是特意为凌云买的。

    重生一次,一定不再让爸妈吃苦受累了,凌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晚饭时和爸妈说了会学校的一些趣事,爸妈都听得津津有味。凌云有心陪老爸喝一盅,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可不指望还能再重生一次!以后一定要记住远离酗酒。

    晚饭后老妈拒绝了凌云要帮忙收拾碗筷,让凌云去看会电视,等下早点洗漱休息。

    借口第二天要去县图书馆办借书证,凌云找老妈要了身份证。

    老妈毫不怀疑地把身份证拿给凌云,只是叮嘱他仔细点,别丢了.

    .........................

    第二天凌云一觉睡醒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想到自己今天要进城去,急忙穿衣下床。

    爸妈今天都不上班,但这会儿也不在家里,应该是下地去忙农活儿了。爸妈真辛苦,要上班赚钱,还要种地。

    凌云觉得自己要尽快赚钱,让爸妈过上好的生活,至少别这么辛劳。

    厨房的电饭锅里有还保着温的稀饭,还有两个煮好的煮好的鸡蛋放在桌子上。凌云刷完牙洗完脸,把鸡蛋吃了,又就着咸菜喝了两碗稀饭。

    吃完早饭,凌云骑上自行车出了家门,先顺道骑到自己家责任田那儿,果然爸妈正在给麦子打药.

    小麦已经开始扬花抽穗了,要打防纹枯病的药水。凌云和爸妈说了声,才往县城骑去。

    县城离自己家大约十公里左右,四十分钟就能骑到,此时的县城不大,虽然1993年就已经撤县设市了,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县。

    这时代的县城主城区主干道是三横一纵的格局,南大街、东西大街、北大街是三条横道,人民路从县城中间南北穿过。

    凌云自然是先到东大街的中国银行县支行去打听黄金的收购牌价。今天是周日,不过好在中国银行县支行还营业,只是营业时间比平常短。

    凌云到的时候银行也才开门。凌云先到问询台咨询了一下办理黄金回购业务应当找谁。

    咨询台的小姑娘虽然一脸狐疑地看着凌云,不过职业素养还不错,还是礼貌地把凌云带到二楼的一间办公室。

    小姑娘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一个中年男声请他们进去。

    小姑娘向凌云介绍说:“这是我们银行的马主任,你要办理黄金回购的话和马主任谈。”

    凌云向小姑娘道了谢,小姑娘出去了,顺便把门关上。

    “请坐”马主任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道。

    “谢谢马主任,我叫凌云,是来咨询一下贵行是否有黄金回购业务,还有咨询一下黄金的牌价的。”

    凌云站着没动。“黄金,什么黄金?”马主任好像没太听明白似的。

    “是一根金条!”凌云边说便从口袋里掏出金条来,轻轻地放在马主任面前的桌子上。

    “嘶!”马主任吸了口气,站起来俯身观察。

    “是条大黄鱼啊”马主任点点头,示意凌云先收起来。

    等凌云重新把金条放口袋里装好,马主任从办公桌后走出来,重新请凌云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落座。

    马主任也坐下,这才开口对凌云说:“黄金回购我们银行是可以做的,不过需要鉴定真伪,还有成色等,如果数量较大,还要说明来源,否则我们不敢收的。”

    “来源你放心,我保证是正途来的,这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我想问问价格?”

    “价格的话都是国家统一规定的,银行回购黄金的牌价是79一克。不过这是千足金的价格。”

    凌云有点小失望,价格离他的预期有点低。观察了一下凌云的表情,马主任起来给凌云倒了杯茶,似乎给凌云一点时间考虑。

    重新回到座位上,马主任问凌云:“小兄弟我看你年龄不大,这根金条价值可不菲,怎么不让家长来银行卖呢?”

    “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没告诉我爸妈也没告诉任何人,我今天来主要是想打听一下这金条值多少钱,还没有考虑好卖不卖。”凌云答道。

    “城里有几家金店,应该也会回收黄金,小兄弟不妨也去问问。”马主任慢悠悠地和凌云说道。

    “不用了,我听说城里有搞烟酒回收的,他们有很快的手法能掉包,这回收黄金的万一遇到坏人,那就糟糕了,我只信任银行,毕竟这是国家单位。”凌云想也不想就拒绝道。

    马主任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说:“小兄弟年纪不大,这江湖经验倒是挺丰富啊。这一来我有点相信你的话了。”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凌云也笑道。

    “那你和我实话实说,这金条到底是什么来路,有多少根。”马主任突然问道。

    凌云笑笑,先掏出身份证给马主任看了看,然后才说:“我叫凌云,我爷爷叫凌伯礼,我曾祖父叫凌元尚。”

    “我们凌家原来是大粮商,我曾祖父这一代在日据时期遭了难,我曾祖父死在RB人的宪兵队的。”

    “后来凌家就败落了,我爷爷也就逃住在乡下的。我爷爷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我曾祖父盖的养外室的一个小院,一直保留了下来。”

    “前段时间我爷爷在修房子的时候从墙里面起出了一些金条,和谁也没说,就告诉了我。”“我是我们家这一辈里唯一的男丁了,我爷爷说金条只能传给我。”

    “我说的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马主任找人打听一下自然知道我说是真假。”

    “不过还请马主任为我保密,你也知道,我爸爸可是有兄弟姐妹的,这事儿传出去只怕是要引起风波。”

    马主任听完思索了会儿,才说:“保密不难,你能以诚相告,我自然不会去到处乱说,这是一个银行人的起码素质。”

    “不过你刚才还没说到底有多少根金条呢,还有你想怎么处理呢?”

    凌云想了想。说:“金条一共是15根,我想留下5根当着个念想,其余的10根都可以卖掉。”“金条是死物,传到我手也是祖宗的余荫不绝。如果一味地藏着掖着也就失去了意义。”

    “换成钱至少能让爷爷晚年幸福一些,也是祖宗的遗泽。”

    “小伙子还挺会说话,听你这谈吐不俗,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子孙,当真有点不凡”马主任赞许地点点头。

    “我算是什么大户人家啊,我爸妈都是普通农民。但愿这金条是个好兆头,保佑我家福泽不绝。”凌云谦逊道。

    马主任没再说话,仿佛在思考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凌云说:“你能信任我,我很高兴,不过这事儿挺大的,银行要收肯定手续麻烦,你又不想让你父母家人知道。”

    “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这样,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如果有办法的话就打电话告诉你可以吗?”

    凌云把自己家的电话留下来了,不过今天下午凌云就要回学校了。凌云和马主任说明了一下,问马主任要了张名片。说明天白天打电话给马主任。

    马主任想了想,写了一个号码,是自己家里的电话,让凌云晚上八点左右给自己打个电话,到时候电话里说。

    凌云和马主任礼貌道别,又去一楼银行的营业厅办了张储蓄卡。这个年代办卡还是比较便捷的。

    这张卡主要是要用来和将来开证券账户的资金卡做关联的,所以电话银行是一定要开的。今天一并办好,也省得以后麻烦。

    办完业务估摸了一下时间,顶多十点半左右。凌云出了银行直奔县百货大楼而去。

    百货大楼一楼有经营黄金珠宝的首饰店,他想去看看黄金饰品的价格。

    凌云现在一楼转了一圈,老庙黄金在这儿已经设店经营了。这倒是是个老字号,应该信得过。

    凌云看了看,大金链子还没流行开,主要就是一些黄金戒指、手镯、耳环之类的,也有金佛、金条等工艺品。

    凌云先看了看金条的报价,比首饰金稍微便宜点,87一克,首饰金要95一克。

    营业员小姐姐倒是很敬业,一直保持着职业的微笑。看来这家店的员工培训做得不错。

    凌云问营业员回不回收黄金,并把金条亮了亮,营业员表示需要叫经理。

    经理很快就过来了,打量了凌云一番,表示需要凌云家长来才能收。让凌云回去让家长陪同过来。

    凌云也懒得多费口舌。几个营业员虽然都有点好奇,但是客人没走可不敢当面交头接耳,只是眼神乱舞,估计在心里已经把凌云想象成了偷家里财物换钱的坏孩子了。

    背后指不定得说什么呢!凌云也不计较,总不能限制别人想象吧!不过却也失去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

    这年头小偷还挺猖狂的,而且百货大楼也是偷儿们蹲守的好地方。自己刚才现了宝,万一被有心人盯上,可就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