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三章 取宝
    这些金条简直就是天意准备好给自己的炒股的启动资金,看来老天爷对自己真的不薄。凌云得意洋洋地想到。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金条。

    自己总不能像拆迁一样直接把房子给扒了吧。而且老宅子里有金条这事儿凌云暂时不准备和任何人说,不然不定会惹出什么风波呢!

    凌云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前世拆迁起出金条的传闻细节,金条应该是在墙里发现的。

    拆迁肯定不会挖地的,如果是埋在地下的话就轮不到拆迁队发现金条了。

    金条肯定是曾祖父留下。爷爷肯定也不知情。

    就爷爷这脾性,要是知道这老宅子里还藏有金条,早就取出来换成吃的了。

    有一阵子,爷爷家里能卖的东西都换钱吃饭了。最后实在卖无可卖,就剩一张张八仙桌,是那个女人的心爱之物,临死还交代过务必要保管好。

    八仙桌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三伏天的饭菜放上面隔天都不会馊。

    就这么张桌子,爷爷卖了15个大洋,最后都装进了肚子。

    凌云猜曾祖父在出事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乡下外室房里藏些金条留条后路,万一遇到事儿能躲到乡下避难或者带着细软之物避走他乡。

    只是事发突然,曾祖父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汉奸走狗盯上了,又死在RB宪兵队里,没来得及和家人交代藏金的事情。

    曾祖父藏金条的目的是为了随时取用的,肯定不会费力地深埋地下。而且挖地动静太大,很难遮人耳目。

    从种种情况看来,曾祖父藏金这件事只有曾祖父一个人知道,他瞒过了所有人。因此肯定是在房间的墙壁上预先就做了手脚,留有暗格。

    瞄了眼爷爷,还在摇头晃脑喝酒听戏,凌云借口拿东西,先进爷爷卧室先侦查一下。

    凌云觉得如果墙有暗格的话最有可能是在卧室的墙上。

    可惜,卧室的墙壁都被用石灰粉刷过了,从墙壁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凌云出来又看了看堂屋和西房间,墙壁也都粉刷过了。

    不过凌云还是看出点东西来,那就是分隔东房间和堂屋的这面墙似乎厚得有些离奇。

    这面墙中间是根大木柱,表面看,墙的厚度是为了配合柱子的直径,把柱子包进去,但实际上凌云看过不少类似的这种房子。很少有人家用墙把柱子包起来的。

    这墙里面肯定有暗格!!!

    不过暗格究竟开在哪儿就看不出来了。

    现在爷爷在家,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寻找,凌云决定先回去准备准备,等会儿爷爷喝完酒自然就会出去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愉快地玩耍,等会再来。

    到家后凌云给自己泡了杯茶,这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的习惯。绿茶的清香有助于他集中注意力。

    凌云想到:举凡是暗格,平时为了遮人耳目,肯定是要用柜子或者床或者其他什么家具挡住的。

    但这房子几十年了,里面的家具几经搬动,甚至墙壁被粉刷过,为什么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呢?

    要知道粉刷墙壁的时候如果有暗格肯定更容易被发现。

    暗格的开口一定是在一个绝少有人会去注意到的地方,甚至连粉刷墙壁都会漏掉。顺着这个思路找的话就容易多了,只要检查这面墙哪里没有被粉刷,就有可能会找到暗格的开口。

    看看时间,估摸爷爷已经出去了,借口去拿装鸡蛋的篮子,凌云赶紧又去了一趟爷爷家。

    爷爷果然已经锁门出去了,藏钥匙的地方凌云稍一回忆就知道在哪儿了。

    凌云进屋后开始仔仔细细地检查那堵墙的每一个角落。这次还真让他有多发现。

    一处粉刷墙壁会漏掉的部分,就是墙壁的最顶端。

    这种房子的内壁和外山墙不同,外山墙都是砖头砌到顶的,而里面的隔墙却是砌到和屋檐一样高,上面用木板隔断的。

    木板上绘有画,时间久了,色彩都湮灭掉了,看不出来画的什么了。

    凌云找了个手电,搬来梯子,顺着中间的木柱把梯子架好,爬了上去。果然,墙的顶端都是铺的水磨青砖,没有粉刷过。

    青砖上已经有很多积尘了。虽然每年过年大扫除都会用竹枝扎的扫把清扫家里的每一处,但这个墙的顶端显然是很容易被忽视,是个死角。

    凌云直接用手扫掉积尘,一块块查看了起来。才看了四块凌云就发现了玄机,有块砖头明显地有松动。

    凌云又试了试,发现这块砖能被抽动,小心翼翼地抽开了放在旁边,凌云用手电照了照,砖头下面确实是空的,不过抽一块砖不够,他又揭开旁边的两块砖,

    再用手电一照,一个小布包塞在不大的一个空洞里。

    伸手一提,布已经朽伐不堪,金条叮叮当当地掉落出来,在这安静的环境里把本来就紧张的凌云吓了一跳。

    凌云四处张望了一下,爷爷床边上正好挂着个帆布军挎包,他赶紧下来把军挎包的杂七杂八的倒在床上,爬上梯子,把金条一根根拾进军挎包里。

    金条一共是十五根,应该都是十两一根的大黄鱼。

    前世拆迁队真TM黑啊,就拿两根打发了自己家。凌云腹诽道。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用手电照着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确认小方洞里除了那几块朽伐不堪的布片外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凌云把砖头各自归位放好,把军挎包挂在自己脖子上,顺着梯子下来。军挎包真沉,凌云觉得脖子都被拽断了,不过这点痛楚在巨大的兴奋里面还是能承受的。

    把梯子重新放好,凌云带着军挎包赶紧回家,回家放好金条后凌云还要把军挎包还回来呢,要不爷爷一会儿回来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回家后把金条先一股脑地倒在书橱的抽屉里,锁好门,把军挎包给爷爷送回去。

    刚把东西给爷爷重新收拾好,又查看了一下没啥能引人注意的地方了,凌云刚要锁门回家,爷爷回来了。

    和爷爷说了几句话,凌云赶紧回家,他心在心情实在是难以形容。

    即使前世他拥有过远超这些金条价值的财富,但那只是账面数字,没有这堆金条明晃晃的直观。

    何况这些金条现在落在自己手里,价值将会成千上万倍地增长,是未来自己躺平的物质基础。可谓意义重大!

    凌云只觉得自己心脏都跳得要蹦出来了。黄金真是个好东西,自己将来对财富麻木了的时候就买一堆黄金回来天天看着,凌云想着。

    回到家凌云打开抽屉好好地端详了一番,金条由于时间久远,有些暗淡,外表有些发黑。

    凌云拿出一根找来布擦了擦,还是没有那种金灿灿的感觉,颜色和黄铜差不多,比黄铜略深些。

    凌云干脆把每根金条都擦了擦,又一根一根地数了数,没错,十五根,大小基本一致。

    基本的常识凌云还是有的,古制一两大约是37克多一点,一根金条的重量就按370克算,十五根金条也有5550克了。

    凌云不知道这个年代黄金的价格,但是他估计差不多得有100块钱一克吧,那岂不是能卖50多万。

    50多万炒股开局很不错了,绝对够了。也许自己没必要把金条都卖掉,可以留下几根。毕竟这是祖产,留着将来也是个念想。

    不过如果全部卖掉的话以自己炒股开了挂的能力,岂止是十倍百倍地翻番啊,将来可以买多少黄金啊。

    凌云脑海里天人交战着,他决定现在不去想了,等明天去县城探一下行情再说。

    看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再有不到一个小时爸妈就都下班回来了。凌云把金条一根根塞到自己的被褥下,躺在金条上睡觉的感觉一定很美好。

    塞好后又觉得不妥,万一老妈给自己收拾床铺怎么办,老妈万一给自己把一周没人睡的被褥换下来明天晒或者洗床单,不就被发现了?

    书橱抽屉里肯定不安全,老妈是要定时查看的,柜子里也不行,很容易被发现。

    唉,自己房间就没有隐蔽的地儿!

    凌云想了想,楼下西房间的衣柜里挂着一家人的冬衣,只能把金条分开一件衣服口袋里放点儿。

    现在还不到伏晒的季节,老妈也不会去动这些衣服的。明天探过行情后得尽快处理掉,留着被家人发现解释不清。

    把金条藏好后凌云刚回房间就听到楼下大门响了,凌云站起来一看,是老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