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应该叫舅妈
    不一会儿的功夫,电闪雷鸣,一场大雨立刻袭来,热气球眼瞧着落了下去,只是受狂风影响,两人落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森林之中。

    沈一卿身上被雨淋的有些潮湿,秦白白心疼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冷。”沈一卿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一些不习惯,正要推开他时,大手一揽,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

    “小东西,我们是夫妻。”他眉眼之间尽是一片温润的笑意,尽管雨水打在脸上,还是像一只北极熊一般,抱紧了怀里的小人,甭管外面的风雨有多大,他却屹立不倒,直到两人到了地面上,那是一片十分泥泞的土地。

    “嘶……”沈一卿从前在队伍里执行任务的时候倒是遇到过这样的天气,可是这样湿润而泥泞的土地,自己的脚还是一不小心崴了一下,有几分吃痛。

    秦白白察觉到了身边的人有所不妥时,弯下腰将小东西打横抱起,眼瞧着前面是一块巨石,两人快速穿过了森林,到了一处草丛前。

    他十分仔细地弯下腰,将她放在了巨石上,下面垫上了自己的外套,轻轻的脱下了她的鞋子,看着有些发红发肿的脚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一双宽厚的大手十分仔细的握住了她的脚踝,沈一卿不自然的别开了脸色。

    “乖,别动。”他眼神里划过一抹晦暗不明的神色,低身单膝跪下,他轻轻地抱起了她的脚踝十分温柔的揉了揉。

    沈一卿脸上不由腾的一红,就算是与自己的战友,平日里来来回回说说笑笑,也不曾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想到这里时,看向他的眼神里略发多了一份感激之色。

    “谢谢你。”

    沈一卿还是没有适应好妻子的角色,秦白白愣了一下,眉色有几分不悦,大概过了几分钟,雨下的越发小了一些,他弯腰轻轻的将那鞋子替她穿上。

    “伤的有些重,上来。”他突然间背过去弯了弯腰伸出一双大手将她拉了过来,突然间趴在他温热而湿透的背上,她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我……我也可以自己走。”

    “前方13:00方向有工具,别怕。”男人似乎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坚持。

    沈一卿心头莫名一晚,似乎今日所有的不愉快,在这一刻不算的什么了自己一直把他当做是一个浪荡子,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没有任何责任心,担负不起重任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秦爷爷的孙子……看来自己这次才是的的确确想错了。

    她偷偷的按下了银色手表的按钮。

    辛苦华泰跑一次了。

    秦白白发现的是一个不知道被什么人遗弃的帐篷,他仔仔细细地搭了起来,可以暂时躲避一会儿风雨,忽然间天空中出现了几架直行机,他本能的警觉起来,做好了战斗准备拿出了自己贴身携带的匕首,可露头的面孔却让他放下心来。

    华泰一向冷峻的面容忽然间多了一缕笑意,不顾身边人的阻拦,亲自下来接人。

    眼瞧着那手就要拽到了沈一卿,只差了那么几公分的距离时,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

    “不必了,还是我来吧。”

    秦白白面色一紧明显生出几分不悦来,华泰先是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而后看了看身后的师傅,心下了然。

    “师傅是不是受伤了?”

    沈一卿瞧这二人的古怪神色,顿时明白这俩人怕是认识的,不由得浅浅一笑。

    “我怎么觉着你们两个像是个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样子,你们之前见过?”

    秦白白连头都没抬一下,只顾着将人抱起来,嘴上只回了几个字。

    “不重要。”

    华泰硬生生被打了脸,一般的丢面子却不敢造次,身后的几个参谋长也有一些打抱不平,只是此时不能多说什么。

    沈一卿还是头一次见秦白白这样的警惕,不由的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可我怎么觉着你们似乎认识。”

    华泰像是一朵向日葵一般明朗一笑,眼神里潜藏着暖暖的情绪。

    “师傅,他是我舅舅,我这位舅舅厉害着呢,可惜秦家名下的企业诸多,舅舅是天生经商的料,不然当初在队里我就拜舅舅为师了。”

    华泰此言一出,倒是把沈一卿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是自己老公的亲侄?

    好家伙,小四儿冯司耀是他的兄弟,自己的徒弟原来是人家的亲侄儿?

    合着自己是掉进他的陷阱里去了。

    “叫舅妈。”男人听到这句话时,恍惚间面色一沉。

    她闷闷的暗戳戳了一下秦白白的衣袖,可上了直升机,男人明显情绪有些不好。

    “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是我哪里说错了吗?”

    秦白白幽深的眸子恍惚间动了动,潜藏着一分情绪,似乎察觉到身边的小东西有几分担忧,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紧紧的攥住了那柔弱无骨的小手。

    “华泰从小就被誉为武学全才,年少轻狂,曾犯下许多错事。”

    “啊……”沈一卿分明是察觉到了,男人似乎话说一半就停了下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然后呢?”

    “然后……应该叫舅妈。”

    所以说他是在吃醋?

    沈一卿无语的望了望天边的白云,负气的背过身去。

    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了,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自己亲侄子的醋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