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我想给媳妇儿买一只企鹅!
    沈一卿身子微僵,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不知为何听见那几个字的时候,身体里就像是有一股电流划过一般,她忍不住的心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人不该是今日才相识一般熟悉而悠远。

    “你有别的媳妇吗?”

    “什么……”

    某个男人被这句话问的忽然间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

    低下头却看那一张有些可爱而圆润的小脸儿,似乎是在什么事上别扭而憋屈着这样的通红。

    “那为什么说情话信手拈来?”

    沈一卿说这话的时候自己有几分不好意思了,蔚蓝色的天空里,白云羞的躲进了云层里。

    这个季节也只剩下了大雁在天上成双成对的飞着。

    就在二人四目相对时,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打破了所有的幻想。

    “滴……滴滴……滴滴滴……”

    冯司耀三步并作两步的像是个毛头小子,吓得沈一卿赶紧转过身去,将某人的怀抱挣开了。

    “怎么了?小四,什么样的事这么急都追到这儿来了。”

    秦白白额头上一阵黑线滑过,他还不知道某个龟孙子的把戏,这是活生生的过来搅局来了!

    冯司耀的确是有事不假,不过他隔多远也应该能看得见这两人是抱在一起的,所以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恶心某人,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将一件没那么重要的事情搬了过来,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段监控视频。

    “这是决赛那天的视频,于佳美在1号座和2号座所在的水杯中加入了一种迷药,这种迷药只有在黑市才买得到,市面上并没有……”

    “而当时1号座2号座正好是老大和沈一悠的座位。

    不过幸好从始至终老大并没有喝桌子上的矿泉水,那位沈一悠也没有。”

    “好歹也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心思如此狠毒?若是那日喝了这杯水,后果不堪设想。

    应该动用法律的力量让这个罪魁祸首吃到一点苦头。”秦白白声线夹杂着几分怒气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动手,真是不把自己这个主办方放在眼里!

    “要不就把人抓起来打一顿吧,量她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这个小贱货最近确实不太安分啊。”

    冯司耀摩拳擦掌地期待起来,想法一旦上了脑子就没办法停下来,冯家人多的是开国元勋,若是让冯老先生知道自己有一个如此手段很辣的孙子只怕会气晕过去。

    沈一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两个货没有一个中用的。

    “慌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点儿小事儿交给警察处理?

    没有构成任何伤害或致人死亡能判几天?”

    “这……”两个大老爷们儿大眼瞪小眼儿的低下了头去。

    “欲将杀之,必将与之!于佳美早就已经过惯了奢靡的生活,想让这样的姑娘回归于平淡,恐怕比登天还难,她自己就会给自己找事情做,你们急什么?”

    事实上,沈一卿只是从社会犯罪学上来考虑,一般过惯了一种生活的人,想要打破这种模式去过另一种生活是很难去适应的,并没有100%的把握,然而事实却告诉了她,她说的话未必不可被称作为真理。

    沈家家宴。

    沈一卿按理来说,对于这样的宴会是不打算过来的,不过却有一点例外,因为今日的主人公乃是沈一睿,他接掌沈家以来第1次宴会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的。

    一辆辆豪华的跑车停在了沈家大宅的门外,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薛总,没有了往日的风光,浑身哆嗦着,带着一大沓的合同,站在门口,面色铁青,皱着眉头久久的不肯离去。

    “让沈家的掌权人过来跟我说话,为什么要起诉我?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弄死我你们也甭想好过!”

    外面围观的人看着这样的闹剧,越发觉得得意起来,眼瞧着是越闹越大的样子,就在大家疑惑之时,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挥了挥手,身后的人马上将这个人拖了下去。

    “沈一睿,你!”

    男人不甘心的被一群保安轰了出去,这闹剧还不算完,过了一会儿好戏才算是刚开场。

    “是你对不对,沈一悠!是不是你把那些照片发在学校论坛上的?我才没有被包养,我和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关系!

    一定是你做的,我要杀了你!”

    于佳美披散着头发,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刚刚跑出来的,她冲过来时手上握着一把刀子,猩红色的双眼,仿佛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眼前着那一刀,沈一悠没有反应的过来,马上就要刺进去时,一双芊芊细手,狠狠的打落了她的手腕,刀子一下子掉在了地板上,大厅里传来了宾客们的尖叫声和阵阵的议论的声音。

    于佳美不甘心的还要在动手时,已经被沈家赶过来的保安按在了地上。

    “啊……沈一悠,当初拿的三好学生的奖项都是假的,我知道还有好多事情……我……”

    “快把她带下去,你们看什么呢?”

    沈一悠一改往日温柔善良的样子,忽然间皱了皱眉头,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很明显她并不希望眼前的人继续说出来。

    周萍看着眼前的一幕久久不能平静,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眼角尖流露出了一分怀疑……

    人群之中处在一起还能开心的吃着糕点,看热闹的也就只有这几个人了。

    “是你做的?”吃着糕点的清丽的身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怎么可能,这半个月以来,我可是一直在考察南极,有几只小企鹅挺可爱的,我打算买来送给你……”

    秦白白撒起谎来确实是丝毫不脸红。

    一旁身后跟着的男助理,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

    确实您是什么都没做,但愿过两天您把企鹅送过来,不会把沈小姐吓死……

    沈一卿惊呆的嘴巴差点张成了个O型,企鹅是什么鬼?有送女生企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