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第二人格的影响?
    紫薇花城。

    一个小时之前整个别墅里上上下下的所有佣人们,经过严格的筛选确定了一批可以过来近距离伺候他们未来少夫人的人选,而这个被他们小少爷公主抱,抱进了别墅里的女人,似乎是睡得十分安稳。

    沈一卿从一开始的面色红润到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只是睡觉的姿势向右侧蜷缩着一个身子似乎是十分没有安全感。

    秦白白静悄悄的摆弄着电脑,浏览着这数十年沈家发生的事故,以及自己这个小媳妇儿生母周萍的信息,合上电脑时眼神中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唏嘘。

    虎毒尚且不食子,当真有人会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便是当年的所有事都也算是无可奈何,尚且也不至于如此吧?

    “嗯……”

    沈一卿舒服的翻了个身,依然没有睡醒的意思,看样子许久都没有这样轻松过了。

    门外传来了几声响动,秦白白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凑了过去。

    打开门却是远远和老管家两个人探头探脑的,似乎是要进来,他轻轻推了一下,将门带上,才走了出来,望着两个人略带几分探究的眼神,轻声咳了咳。

    “有事?”

    秦老爷子实在是难以掩饰眼神中的欣喜,眉飞色舞的看了一眼。

    “小子,真有你的。你这是成功了呀……哈哈,看来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抱孙子了……”

    秦白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没想到爷爷心心念念的竟然是这个。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一卿有一点失控,刚刚才睡一下,爷爷既然和一卿熟时,可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吗?我从前并未看见她如此……”

    秦白白总感觉自己的爷爷知道些什么,一旁的老管家识趣的退了下去,秦老在走廊里带着白白一直走到了头。

    “其实这些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在天才少年班时碰到的这丫头,因为这个小姑娘出生于乡村,又不像是从小学习那样的人,所以引起了我足够的兴趣去了解,可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比我想的还复杂许多……

    她的养母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从小都没有接触过武学,更没有接触过医学,可在这两方面却展示了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让我们为之痴迷,所以一时之间成为了我们所有人探讨的话题。

    这孩子学什么都喜欢拼命,在我眼中是个非常快乐的小姑娘。”

    秦老爷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并没有把话说全面,而是对于第二人格的事情闭口不谈。

    秦白白哭丧这个脸顿了一下,还想要再要问时,老爷子却不想再聊了。

    “哦,对了,一会儿告诉厨房,卿卿一直身体不大好,所以得补补,炖一点新鲜的鸽子虾仁汤。

    白白啊,我希望你好好对这个姑娘,一卿是我最中意的儿媳妇的人选,你要是让她受了委屈,我可饶不了你小子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今结了婚已经成家立了业,无论怎么说那也该是个大人了……”

    秦爷爷有意或是无意的闪躲,立刻让眼前的秦白白明白,这里面怕是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不过看爷爷如此守护,只怕这个秘密自己不好知道,便不问了。

    “嗯。”

    他无奈地返回了房间,可是卿卿竟然还没有睡醒,从时间来算,似乎已经睡了大概四个小时以上,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仿佛立刻想到了什么,温热的手掌轻轻的贴了贴她的额头,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立马抄起了电话叫了池森。

    池森还以为是老爷子出了什么事,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上了楼看是沈一卿躺在床上,那张有些温红色的容颜不由的吃了一惊。

    “我们老大……”

    “少废话,卿卿着了风寒,怕是因感冒了,烧的厉害,快用药吧。”

    “喔……”池森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哪里不对,想着想着才想明白,感冒是很重要的事情?自己是华老先生的私人医生,就这样被拎过来恐怕也是很有没有面子的吧……

    不过有事的人是自己老大,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片刻后随着体温计玻璃管上面的刻度显示,秦白白面色不由的一片阴寒。

    “39度4,秦董,我们老大是不是做噩梦了?”池森并不敢确定有一些是眼前的这位小秦董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所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只是那探究的目光让秦白白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我媳妇儿会做噩梦,我会不知道?”

    池森被问的哑口无言,只好老老实实的叹了口气。

    “我们几个最开始是在一个天才少年班认识的老大是那一届最优秀的学生,所以就成为了我们的老大,不过老大身上拥有着第二人格,当时为了训练,老大经常用第二人格,可随之造成的影响是很糟糕的,每一次老大从第二人格中脱离出来,都会出现高烧不退的现象……甚至是会产生幻觉。

    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十分危险,我们平日里都会在老大身边保护……

    以防止这些事被外界所知道。”

    “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吗?”秦白白面色有几分担忧,他能感觉到她心中的那种不安,就像是极度害怕时,会爆发的小狮子一样。

    “这个不清楚,不过从医学理论上来讲,这样的人格一般缺乏足够的安全感,或许如果有足够的安全感,她就不会把自己处于一种自我封闭且暴虐的第2人格之中。”

    “好,我知道了。”秦白白心头一紧,忽然之间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

    也许自己可以来试试。

    等到温暖的阳光再一次撒在沈一卿的脸上时,已经是两三天后的事情了。

    她浑浑噩噩的睡了两天,就算是睡醒了仍觉得有一些疲惫和困倦。

    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时,才发现此处并不是家中不由得吓了一跳,起身却看见一张俊脸,靠在自己熟睡的床榻旁边,男人有一些憔悴。

    不过见到自己睡醒时,却十分温柔地勾了勾唇角。

    “卿卿,你睡醒了,有没有好一些?”

    “嗯……今天已经是20号了,我睡了三天吗?我怎么了?”

    沈一卿看到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日期有几分好奇的问了一句。

    秦白白语气之间难掩温柔,让人瞧不出有丝毫的破绽。

    “没事,只是睡了一觉大概是太困了,你有一些发烧了……”

    “嗯……?”沈一卿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恍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心底里不由得慌乱,看来他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