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沈一卿暴虐人格觉醒……
    “其实我也是考虑了很久。

    一卿,没想到你竟然在帝都医院做了一名医生。

    那看来,过得还算是不错嘛。

    你舅舅的骨膜错位已经很久了,若是不赶紧治疗的话,恐怕会落下终身残疾的。

    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子,如今老爷子也不在了,好歹你也应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应该这么对你舅舅,哪有给自己家人看病还要钱的?”

    周萍话说到这里时,眼睛都不眨一下,摇头晃脑间,仿佛已经做主准了这些事。

    沈一卿错愕的愣了一下,原来母亲这一次是打了这样一个主意。

    她虽然知道母亲突然间叫自己回来,必定是有了什么难事,可听到舅舅这个名字时,不由得还是有几分呆愣,这件事非同小可绝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深邃的一双眸子里,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讥笑。

    “原来母亲这么急着喊我回来,就是为了这样一件事。

    既然说到这件事,那我也想问母亲多年前不属于沈家的产业可不知怎么的,后来归了周家,从此就多了一条未拿钱财,大病在前也可以见死不救,这样的条理,不知道是哪位订下的?”

    周萍惊恐的手头一哆嗦,瞳孔放大,有那么一瞬间的极度恐慌。

    “当年沈家的产业不好,有这样的分配,也是我们周家施以援手,哪里会知道医院里的事情,你还是不要问了吧。”

    沈一卿本能的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母亲的眼神躲闪,不自主的看向别处,甚至于不敢看自己的双眼,足以表明当年那件事情母亲自然而然是完全知情的。

    她冷冷的放下了手中把玩的茶杯,淡淡勾了勾唇角,眉眼之间全是不耐。

    “既然如此,那就要让母亲失望了,见死不救,这种事情救舅舅能做,我也能。

    当年我身受重伤,就在帝都医院的门口,奄奄一息,母亲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这些年来,若不是周家撑不住了才把医院卖了,恐怕我都不知道当年定下这规矩的人该是多么铁石心肠……”

    周萍眼神呆愣的狠狠咬了咬唇角,捏着自己高贵的旗袍上的一角,半天没有响动,忽然间偶然想起什么时……茶已经凉了,人已经走远了。

    一条笔直的高速公路上,一款敞篷的跑车,以一百迈的速度稍纵即逝,车上的男人看着身旁女子的侧脸,微微皱了皱眉头。

    沈一卿狠狠的咬了咬牙,自己还没有恨过当年母亲执意抛弃自己而换回一个健康的孩子,可当自己知道地图医院幕后的主谋,那件事竟然和母亲有关,忽然之间多了许多愤恨的情绪。

    一个女人不要自己的孩子,甚至无视那么多生命而要去拿钱作为交换,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恶魔!

    她没办法用一颗圣母玛利亚的心去原谅那些作恶之人,所谓如今的一切也许不过是报应吧!

    秦白白悄悄的打开了车里的空调,确保自己的小媳妇儿不会因此而感冒。

    他虽不知道当初那件事究竟是何原因,可根据自己的调查,帝都医院,当年的的确确是因为需要先交钱后治病的原则,害死了许多患者,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瞧着那张小脸儿,因为紧张愤怒而变得通红男人有几分顿顿的心疼,正要开口时,她却先开了口。

    “那一日发生两件事,我被人追杀就在帝都医院的门口,求救许久却因为身无分文而不被救治。

    我的养父当日因为心脏病发作需要急救,同样因为身无分文而被医院拒绝救治而去世了。

    白白,我不想原谅那个人,也不想原谅那个所谓的母亲,这些人就是刽子手!”

    沈一卿双手用力的捏紧了方向盘,在下一个转弯的路口,眼看就要撞上护栏时,被秦白白强行拽了过来,双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揽入怀中,随即稳稳的踩了一脚刹车。

    跑车靠在路边稳稳的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某人微微的颤抖着。

    一双宽厚的大手自然而然的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温柔的拍了几下。

    “卿卿,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别怕,我在你身边。”

    他眉目之间有一片广阔无垠的大海,细腻而温柔,轻声的诱哄着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的她。

    沈一卿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

    她可以容忍许多事,但唯独这一件不可以。

    周萍,周坤,本该是自己亲人的人,居然是这样的人!

    沈一卿一张红润的小脸上微微喘着粗气,那一瞬间她的的确确是有一些不对劲的才会产生了一些暴虐的倾向,压抑在骨子里的恨意,忽然之间倾泻了出来,显而易见,身边的男人已经发现了异常。

    她抬起头时像一张小兔子一般,胆小可爱,脸上还带着点点泪痕。

    秦白白温热的指腹,从她的脸颊上轻轻划过。

    “卿卿,回头有时间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好吗?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