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舅舅来找她正骨来了?
    景苑。

    依然是一片灯火通明,只是今日李途人之间没了太多的嬉笑,更多了几分庄严和肃穆,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晚上18:00。当钟摆的声音响起,外面的大门敞开,在身后几人的簇拥下,女子缓缓的走了进来,她身穿一件紫罗兰色的长裙,清冷的眉眼间,似喜非喜,一双桀骜的眸子可容万物,一张樱桃小口,温柔可爱。

    “一……一卿,我们已经等你许久了,坐吧。”周萍一改往日里那样高傲而又十分不屑的态度,反而是亲自低下身段,倒了一杯热茶,颇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沈一卿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也算是看出来这个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坐在了对面的一个沙发上。

    “哈,其实我这一次这么着急让你回来,也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现在这种情况。除非你发表一个新闻声明,证明你不过是沈家的义女,这样也不存在什么私生女,既可以保全沈家又可以让你不再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周萍即便是年过四十,却仍然风韵犹存,只是那说话间未免有些太过于急切的心情,倒是暴露了她的目的。

    如果一卿承认自己为义女,而不是什么私生女,那关于继承股权,那就会让董事会们质疑老爷子的决定,周萍费尽心思到是不忙着帮一悠解释,反而是把苗头对准了自己,她不由得心头一寒。

    纵然已经是过了那么久,原来在母亲心中,永远都无法将自己当成亲生的女儿看待,这该是一件多可悲的事情。

    思衬间,手机铃声响起。

    “老大,这边有个患者,恐怕需要您亲自出手,我们搞不定……”

    “在哪里?”

    “在帝都医院。”

    “好,那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

    沈一卿挂掉了电话之后,看着周萍疑惑的眼神微微勾了勾唇角。

    “做母亲的果然是用心良苦,一门心思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打算,即便是沈家已经大祸临头,还忙着争抢。

    可惜我今天没有时间谈这些,若是不急的话就过一阵子再说吧,反正一两个月之内要账的人不会把沈家的大门踩破……”

    沈一卿有几分玩味的几句话把周萍气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狠狠的指着她的鼻子,半天手一哆嗦,只说出一个“你”字。

    “母亲若是有时间在我这里周旋,倒不如去查查,这么多年来一优在学校里究竟是凭借什么手段一步步爬到了三好学生,爬到了今天的位置。

    还有沈一悠这些年身上的奢侈品,手上的珠宝,除了爷爷赏的,爸爸送的,和妈妈给予的,还有多少特别的样式恐怕是你都没见过的吧……”

    沈一卿意味深长的几句话,顿时把周萍给镇住了,她的确没有怀疑过一悠,因为在自己心中一悠就是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孩子,绝对不会做出来任何让自己伤心的事情,所以关于外面说的那些话,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可是那日的证据和视频自己也是送过专门的人去鉴定过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ps痕迹的,也就是说那些东西的确是真的!

    周萍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心乱如麻的坐了下去。

    沈一卿没有再多说,果断的离开了当场这些人的恩恩怨怨,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的好,毕竟自己真的不想跟这个家有太多的关系。

    帝都医院。

    神圣而洁白的医生们个个穿着白大褂。站在了住院楼的一层,正中央的几个男人身后还带着一些保镖,似乎十分嚣张的叫嚣着。

    “放你娘的个臭屁!别以为你们院长和主任我不认识知道他妈快疼死了,我不管你们这边是什么规矩,既然我来了就赶紧给我看病,否则的话我就告你们医院见死不救!”

    男人大概已经是50岁的样子,身边还站着许多保镖,声势浩大,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笔挺西装,只可惜西装的裤脚上还有一些泥土和香水味,此时正叉着腰,不顾着众人厌恶和抵触的目光,站在这里拎起了一个医生的脖子,狠狠的咒骂着。

    有几个小护士气得面红耳赤,想要上前劝解,却被那男人狠狠的几拳打倒在了地上,一旁围观的人忍不住过去拉架却被一旁的保镖拦住了,眼看着场面越闹越大。

    男子越发嚣张起来,看这些医生束手无策,十分得意的上前一步。

    “你们帝都医院原本也是沈家的产业,后来就自立门户了,怎么如今狗见了主人不知道咬,你们难道不记得了吗?”

    这些医生大部分都是骨科精干,有的是刚参加完培训刚刚返回,对医院的情况并不清楚,而一旁的小护士们更是束手无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架势?

    就在男人得意扬扬的笑声中,一个面色清冷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子,在几个保安的簇拥下来到了现场。

    “是你来闹事的?”沈一卿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就疑惑了一下,毕竟自己的印象中似乎并未谋面过,得罪人就更是谈不上了,怎么今日会出现这种状况?

    不由的声音略微带着几分平淡,一双凌厉的眸子在男人身上上下打量一番。

    “有什么事找我就可以了,不要为难这些医生。”

    “你?我呸,你是医生吗?你会治病吗?我的筋骨错位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这些人不过是一群庸才!帝都医院不是有一位神秘的医师在正骨方面享誉整个a市?

    我要见她!”

    男人昂起下巴时一副得意而骄傲的样子,似乎认识这位医师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

    在场的人不由得陷入了沉默之中,的确是有这么个人,可是这位医师十分神秘,只有院长亲自可以接见,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他们要去哪里找?

    就在每个人的心头上,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时,面前这个身穿皮衣皮裤的女子,从自己的身侧拿出了一双白色的手套,缓缓带上,又从另一侧拿出了一排银针,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手部的关节。

    “你要找的人就是我。沈一卿,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她不吵不闹,淡定的可怕,男人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有几分不敢置信。

    “你?你看上去不过20出头,你是那位神秘的医师?”

    男人身形略微摆正了一分,不敢在小乔面前的这个女子,有几分困惑的追问一句。

    沈一卿却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患者这边请吧。”

    她心头薄怒,若不是这边出了事不好处理,她怎么可能会亲自前来,不过眼前的这位也确实是有点身份。

    她第一眼确实没有看清楚,但第二眼马上就认了出来。

    他是周萍的父亲周董事长的长子周坤!

    按照某些不知名的辈分来计算,自己应该叫舅舅……

    会诊室。

    屋子里没有了那么多嘈杂的人群,只剩下了几个医生,和男人随行的几个保镖。

    周坤看着女子十分熟练地拿起了酒精消毒,又轻轻的活动了一下关节,准备了许多膏药,似乎是从一些草药中亲自提炼制作这个小姑娘的确不简单,不由得放下心来。

    “哈哈,沈一卿,原来你就是那位神秘的医师,此前从未暴露过身份,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小姑娘!”

    “哎,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非要学医了呢?这一行不好做,以后的升值空间也不是很大……”

    周坤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反而是有几分谦逊之意,看样子也的确是疼得不行,才会那样粗暴与医院的人起了冲突。

    “哈哈哈,看来帝都医院分出沈家后,的确发展不错,我当初的决定就是对的,就应该把帝都医院卖出去,本就不是什么赚钱的生意,谁买了谁才是傻子……”

    周坤嚣张地翘起了二郎腿,却不知道这句话后,沈一卿的一张脸,莫名其妙的青了一下……

    “是你把帝都医院卖出去的?”

    “啊……对啊,医院又不怎么赚钱,卖出去怎么了?”

    沈一卿眉眼之间一阵凛冽的怒气划过,带着几分平日里没有的生机与讥笑。

    “也是,一个生意人自然最看重的是利益得失,不过医院现在的生意没那么不好,就比如说找我来正骨,我要1,000万!”

    她微微顿了一下,挑了挑眉头。

    “什么!……”周坤由于过于激动在躺椅上没有坐住,一下直接摔到了地上,后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