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事情败露vs贼心不死?
    刚开始指责的那些人,一个个的惭愧地丢下了头,还有许多冷眼旁观的人不由得狠狠地呸了一口,这就是传说中帝都大学的那个校花吗?那个传说中拿到了初赛主播大赛第二名的清纯少女,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没有。”

    “没想到沈氏集团的大小姐竟然就是这样的人,看来这次主播大赛也一定有黑幕吧,就是,怎么会让这样的人参加呢?是买通了什么评委……这样的人真是恶心!”

    沈一悠即便是拼尽全力去解释,可事实摆在眼前,那些记者们完全穷追不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丝毫不愿意放她们一马,终究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后还是周萍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带着身后的那些保镖立刻放弃了围攻医院,而是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周萍心里狠狠的把沈一卿骂了一遍,毕竟在他的眼中信自己用心调教了多年的女儿,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一个人,所以完全不会相信那视频滚动的东西是真的!

    而是十分坚定的选择相信了沈一悠是无辜的,一切不过是沈一卿搞的鬼而已!

    母女俩一前一后迅速的逃离了所有人的视野,只留下了所有人无限的猜测。

    秦白白原本知道自己的小媳妇儿就是那个自己喜欢许久的主播的时候,心中可谓是十分欢喜,如今看到小媳妇儿即便是没有自己的保护,却又把事情处理的如此干净利落,不由得心头泛起了一阵阵的心疼,若是没有经历过亲人的背叛和许多风浪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事情办得如此利索?看样子自己的媳妇儿这么久以来,实在是受了不少的苦,才会像今日一样浑身都长满了刺儿,让一般人无法下手去伤害。

    他幽暗的眸子里泛起了点点杀意,看来沈家的确是不能留了。

    “谢谢你,我……我只是提前收到了通知,知道她会来闹,所以所有的证据都存在手机里,这些记者有条不紊,脸上没有丝毫慌,看样子是你的人。”

    沈一卿敏锐的从这件事中嗅出了一点不同声色的味道,秦白白恐怕并不是表面的那样的一个富家公子哥,只怕这张笑面虎的背后是一张扮猪吃老虎的真面目吧……

    看来秦老自己也不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孙子!

    男人歪了歪头,嘴上依旧带着,平日里那一分痞痞的坏笑,没有一点正经的样子随手将她揽入怀中,忍不住低下头蹭了蹭她的那张貌似有几分羞红色的小脸儿。

    “媳妇儿,回头怎么谢我?”

    “什……什么?”

    她想过无数个盗窃的话和无数个感激的词语,却被他这九个字轻而易举的击溃了心房,不由得胸口的小鹿乱撞。

    总觉得这个男人没一个正经的样子,明明是没什么问题的一句话,怎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感觉变了味道一般好像是哪里怪怪的一样。

    “吃饭。对,我请你吃饭如何……”

    男人高大的身躯微微倾斜了15度,将小姑娘壁咚在了墙上,眼瞧着那鲜艳而又带着几分薄凉的唇角凑了过来,她本能地用手抵住了他的胸膛。

    她嘴角带着几分讨好和试探的询问着他的意见,小巧而可爱的一双眼,带着灿若星河一般的光芒,让人忍不住流连忘返。

    他邪邪一笑轻轻的吻住了她的耳垂。

    “唔……秦白白你做什么……这里是医院。”

    饶是他多么温柔而又儒雅的一个人听了这话,也不由得皱了皱眉角,这是多煞风景的一句话,这小丫头不知道吗?

    大手轻轻的放了下去,有几分无奈地停止了后面的动作。

    “好。”

    他忽然发现自己家的小媳妇儿在某些方面恐怕还是一尘不染,只怕自己说太多也是白说,请自己吃饭已经算是实属难得,便只好答应了下来。

    某个小姑娘虽然没想明白,到底为何这么轻而易举放过了。

    不过却傻乎乎的又追了一句。

    “那,你有时间吗?”

    “嗯?”

    “一会儿我请你吃……嗯……”她略微思考了几秒才算是想出来了一个好地方。

    在海滨路的尽头,有一家并不十分出名的餐馆,那里环境优雅,做的一些时蔬,他们家主打为沙拉,主张一些各色各样水果与蔬菜相互搭配,又辅佐于鹅肝,牛肉或是鸡胸肉的沙拉,这一家在这里远近闻名,平日里这小丫头忙的没时间去吃,可今日不同今日要感谢某些人的帮忙。

    秦白白进门的时候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像自己这样的身份这种地方,似乎是很少来,不过今日既然是这丫头坐东,便没有什么挑剔的,所以随便找了一处幽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您好,请问两位吃点什么?”

    “一份法国鹅肝沙拉,一份鸡胸肉沙拉。两杯牛奶西米露。”

    “好的。二位请稍候。”

    “我听说你小时候赴国外读书,留学期间一直吃的是中国菜。”

    “嗯,虽然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我却一直喜欢吃中国菜。一卿,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秦白白算是看明了自己的小媳妇儿到底是拥有着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所以不由的有几分看不过去,才会这样说。

    沈一卿恍然之间心头一暖,似乎除了自己的身边的这些好朋友以外,很少有人会特意与自己说这些。

    就在二人四目相对间,外面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好姐姐,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次的事情对悠悠造成的影响很大,那个私生女总是搞一些事情出来,想要针对我们沈家,如今又吞了老爷子的那些股份,以后只怕我是越来越难了,这下子也就不得不求助您了,您放心,只要把这桩婚事定下来,以后我们一定会投桃报李,绝不会让人家吃亏的……”

    周萍语气急促而焦急,看样子也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了。

    “哎呀,一点小事而已,优优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这孩子最是乖巧了,放心吧,等婚事定了我会帮你们的。

    周萍,不是我说你一个私生女而已,怎么就非要接回来,如今还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这可不是你做事的风格!”

    这个声音明显是傅太太言语之间还有几分轻蔑和不屑。

    “唉,说起这件事我就一肚子火,这个死丫头明明在乡下待了多年,突然一回来就傍上了大款,做了被包养的小三儿,背后有个金主在帮忙,私生活又不检点!

    上回在您的生日宴上的什么知名画作,也定然是她背后的金主所为,像这样爱慕虚荣,败坏家门的狐狸精,怎么能和我的悠悠比呢!

    回头我想办法把她约出来,到时候还是送给薛总,落入了薛总的手掌心就翻不出天来。

    您就放心吧,等婚事成了,少不得你家的好处……”

    “哈哈……那可就借您的吉言了。”

    外面的说话声,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显得十分热情。

    包厢里,沈一卿神色平淡的舀司着沙拉里的南瓜子。

    某人不由得有几分好奇,一张英俊的脸凑了过去。

    “媳妇儿,要不我帮你教训一下这群人!”

    “不了,周萍狗急跳墙,对她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沈一悠的订婚办的越早越好,不过……这婚事成不了。”

    沈一卿优雅的拿起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

    她从沈家拿到的证据可不止这些……还有一部分精彩的,留在订婚当日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