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爷爷病逝,周萍大闹
    “您……您是……”

    周萍女士想了半天,脑海中也没有猜测出对方的身份,毕竟自己的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里,绝对没有眼前这位,且这个男人长相温柔又带着几分皮肤白皙,还真像是那种地方出来工作的。

    一想到这里,她话锋一转,又多了一些趾高气扬,眼神里不由得流露出一份不屑的眼神。

    “原来就是你啊,年纪轻轻的也不学点好,看来你和她还真是般配……”

    周萍又以为自己可以怼天怼地怼空气了,起码在自己的视野中,这个男人也不过是一个富二代,或者是哪家的浪荡子,所以才会荒唐到对那种女人上心吧!

    她尖酸的动了动唇角,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董,这是收购沈家企业的策划书。目前沈一卿小姐持股的比例为30%。”

    男助理轻轻咳了一声,他存在感至于这么低吗?

    “嗯,让下面的人抓紧准备交接,不要出现任何问题。”

    “是。”

    周萍女士到这个时候才恍然之间,一到意识到了什么,原来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帅气的男人,就是背后帮助那个小狐狸精的人!

    她慌忙的拦住了两人的去向,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面色瞬间惨白如纸,如惊弓之鸟一般连连咬牙。

    “是你!是你在收购沈家的公司!你!你帮着那个小狐狸精对付我们,我跟你拼了!”

    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泼妇的气息,哪里还有平日里那样半点的优雅,不顾着自己在外面的形象,疯狂的冲了上去,一阵胡乱的抓挠之后,立刻被秦白白身边的保安像一个物件一般拖了下去。

    “你给我站住!站住!你到底是谁?姓秦的,沈一卿就是狐狸精……唔唔唔……”

    那几个动手的保安毫不留情面的直接捂上了周萍的嘴巴,这种在医院里闹事的人若是没有被好好的处理,只怕会影响了帝都医院的名声。

    秦白白看了看身上皱皱巴巴的那个女人摸了一把的外套,眼神中闪现了一分不耐烦。

    男助理赶紧帮他轻轻的脱了下来。

    “咳咳,秦董,这个要拿去清洗一下吗?”

    “不了,处理掉。”

    秦白白眉目之间多了几分厌恶的情绪,就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了一样的恶心。

    他沉着一张脸,迈着大长腿走了过去。

    沈一卿紧张的在长椅上等了将近五个小时,直到手术室里的灯熄灭的那一刻……

    “对不起,沈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

    身穿白大褂的领头的那个医生,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位资深级别的教授不由得低了低头,不得不说,这是上面吩咐下来,务必要保住这条老人生命的,只可惜他们即便是竭尽全力却还是失败了。

    沈一卿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难过还是可惜,总觉得是有那么一点遗憾,即便自己与这位老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到头来爷爷还是保护了自己这么久……

    自己已经猜测出爷爷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且沈家大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爷爷突发疾病,大概都是与自己有关,说自责,那还是有一些的。

    她微微愣了一下的功夫,一旁的一只大手不知何时已经将她揽入怀中。

    “卿卿,节哀。”

    “大小姐,这是老爷子留下的,老爷子说了大小姐十分聪慧,又是最明事理的,若是有大小姐在,以后沈家必定是能发扬光大,一展宏图,老爷子,以馈赠的名义写下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还请大小姐签字。”

    老管家悲伤的唇角上面已经有了些胡茬,仿佛这瞬间已经苍老了几岁,看样子到头来只有老管家是陪在爷爷身边最为忠心的一个。

    沈一卿看着那协议书皱了皱眉头,她的确不愿意插手沈家的事情。

    老管家立刻看出了她的心思,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

    “大小姐,老爷生前最惦念的人就是你,姥爷说,若是不把这东西交在您的手上,只怕他于心难安,还请大小姐收下吧。”

    “好吧……”

    沈一卿将协议书接了过去,上面赫然地牵着爷爷的名字,虽然的名字看起来写的已经是十分吃力,谁能想到一个还在抢救中的老人,竟然留下了一份这样的文字。

    而上面的大写的数字赫然的浮现于纸上。

    “20%?这是爷爷手里全部的股份?”

    “嗯,老爷说,相信一大小姐的才能,必定会利用好这些,希望大小姐保护好自己……”

    老管家后面说的话略微有几分躲闪,倒不是老爷子的亲口,只不过是他猜出来的,就算是沈老爷子如今活着,估计也是这样希望的吧。

    他心里这样想着。

    “好吧……”沈一卿打心底里并不愿意接受那个身份,更不愿意再回到沈家,可接受了这部分协议,就意味着自己身上所担负的责任,她心里着实是思虑再三。

    秦白白看出了她此时的心情并不算好。

    “夫人,就是你实在忙不过来,不妨交给我来打理。

    “你……”沈一卿断了一下,后面感激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外面的大吵大闹声,再一次响起。

    “苍天啊,你开开眼吧,我竟然教出来了一个不孝女……居然要私吞自己爷爷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