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女人,你在玩火!
    “哈哈哈,你这孩子看起来比前一阵子倒是精神了许多,一卿啊,听说沈家那边似乎有一点小麻烦,用不用我来出手帮你解决呀?”

    老人虽然人是坐在轮椅上,可是看着那面相却丝毫不逊色,身上穿的是一件十分整洁的唐装,和一卿平日里最喜欢的那件倒是同出一辙,此时两人相对而作,棋子落定,你来我往之间,杀伐交错。

    沈一卿瞧着旗面上多有相携相同之意,心中顿时明白秦老此时唤自己来是担心自己,所以落下一子后便莞尔一笑如出水芙蓉一般勾了勾唇角。

    “前辈步步相让,晚辈惭愧。”

    “出师未捷,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可以办妥这么多事,你这孩子一向优秀,也并没有做错的地方,说这话未免太谦虚了。”

    “我从幼时承蒙前辈教导,能有今日,前辈功不可没,就不必再跟我绕圈子了,若有什么棘手的事,您尽管吩咐,我虽然不能保证马到成功,却定然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沈一卿对眼前的老者十分恭敬,说话间,已经起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秦老轻轻的叹了口气,拿出了一分文件,递给了这丫头。

    “什么!爷爷……怎么会这样?”

    沈一卿眼神之中闪现了一抹惊异之色,随即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爷爷,若是没有您,当日我便已经不复存在了,爷爷对一卿有救命之恩,如今……”沈一卿一字一句,十分认真的开了口。

    秦老却轻声咳了咳,拦住了她。

    “我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卿啊,我只有一件心愿未了,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你看一下这个地址……”

    秦老将自己亲笔写好的一封协议书塞到了她的手中,接下来的话让她一下子目瞪口呆……

    “爷爷……”

    秦老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深邃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遗憾。

    “哎,我这一生戎马,没想到到最后竟然留下了一件如此为难的事,孩子,若是你实在为难,这件事就算了吧。

    我这个孙子年轻不懂事,实在是让我身后难安……一想起以后,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会有人欺负了他……”

    秦老越说声音越低了下去,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委屈,确实身为一个迟暮老人,却又身患重病,有这样的交代也实属正常,只是这一纸婚约……

    沈一卿咬了咬牙,一想到自己当初只是一个弃婴,若没有秦爷爷,恐怕……

    她神色一动,轻轻的将文件收了起来。

    “好。”

    秦老望着小姑娘离去的背影,窃喜的差点直接蹦起来。

    一旁的老管家擦了擦汗。

    “老爷子,注意身子骨啊……”

    “哈哈哈,注意什么?我这身子骨能等到重孙出世!哎,一卿这小丫头果然好骗,还不赶紧去给小少爷打电话,事儿已经办妥了!”

    “是是是……”老管家赶紧去安排……

    秦老爷子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丝毫没有任何的伤亡,也没有那传说中的绝症,笑的一脸老奸巨猾。

    “哎,白白啊,爷爷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A市帝都,华国百城高级会议正在进行,位于中间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手表,在最后一位董事总结完成后,微笑示意一下身旁的秘书,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在专属通道离开了大厦。

    而不顾身后的一片茫然……

    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在身旁几位男秘书的陪伴下上了一辆限量版的加长跑车,坐在车中的男人勾了勾唇角,看着老管家发来的信息,将地址递给了一旁的男秘书,一旁的男秘书犹豫了一下,将地址递给了司机,两人面面相觑……

    老爷子的意思不是让少爷在合适的地方等人不就可以了吗?少爷为什么要去……帝都ktv?

    同一时间段,沈一卿收到老管家发过来的信息时,也是一脸的诧异,帝都ktv……

    这种中等人群消费场所是一个官三代,富二代的人会去的?

    这个传说中的秦白白该不会是个大土……bie吧?

    沈一卿原本是想在路上换一身衣服的,却想着第1次见面没必要穿的太正式,所以只身上一件水蓝色的抹胸小香风连衣裙,长发披肩戴着手提包就过来了,到了帝都KTV时,直接亮出了一张黑卡。

    “请问秦白白是在这儿吗?”

    “没错,姑娘你找秦董吗?秦董在十八层。”

    “嗯。”

    沈一卿十分客气的咨询前台的服务人员,却觉得和越发诡异起来,怎么听着就像是18层地狱一般,正常人会约在这里见面吗?

    她努力压住了自己内心中的好奇,来到了那个所谓秦董的包间,一推开门一股迷乱的味道扑面而来,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只见十几个女人齐刷刷的站成一排,有的手里拎着包,有的搔首弄姿像选秀一般,而坐在中间那个,双腿自然伸展,面带三份邪魅的笑容的男人,手里正搂着一个女人,看到自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哟,这妞不错,哪来的?”

    秦白白本来对于老爷子的安排就有所不满,一看这妞的长相略带几分清纯,骨子里便有一些看不上,指不定是哪家的土包子吧……所以费尽千辛万苦只为了等她发飙……到时候自然自己就有理由全身而退了!

    时间一秒两秒的过去……

    沈一卿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遍,这个男人西装的裤子上并没有褶皱,说明这些女子并没有坐到他的怀里去……上衣兜里,和西裤的兜里并没有放东西,证明这个人是有洁癖的……面前的酒水虽然摆放的品种许多,却并没有开证明,这个男人并没有喝酒。

    而且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香水和脂粉气和烟味儿,他不是那种做作的人,也不是那种浪迹于风月场所之中的人!

    而他手上虎口的那些茧子,立刻让她想到了什么,她不由得定睛想起了那个夜晚居然是他……

    看样子他没有将自己认出来,并且对于自己爷爷的安排十分不满。

    沈一卿心里不由的勾起一丝玩味,这男人的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费尽心思安排了这么一出故意来排斥自己,的确有意思。

    她随手开了一瓶威士忌,轻轻的抿了一口,勾起一抹魅惑的嘴角走了过去。

    眼神有意而无意的打量着男人的白衬衫,轻轻的用手指挑开了一颗扣子。

    “秦白白,肤如凝脂,果然白,小白脸,真对得起你的名字,我很喜欢!”

    她随手摇了摇杯中的液体,下一秒直接顺着男人的衣领倒了进去!

    秦白白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被酒水冲击的一激灵,而身上按耐不住的怒火也随之滚滚袭来!

    他平生最讨厌有人去叫自己小白脸!

    “女人!你在玩火!”

    他竭尽全力的隐忍着,身体里叫嚣的每一个细胞,看着眼前这个媚骨天成,如此诱人的姑娘,立刻改变了刚才的想法。

    该死的,这就是爷爷给自己安排的未婚妻吗?

    他怎么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