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白莲花vs黑莲花
    “站住,你有后台就了不起了吗?这学校里哪个身后不都是有自己家支撑的,我听说你是农村来的,怎么可能会认识冯董事长那种人,看样子你们关系不简单吧。

    总有一些人拼了命的想要攀高枝,真是让人恶心!”

    于佳美绝对不愧是沈一悠的小跟班,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会帮着沈一悠疯狂的来踩自己,沈一卿才进了班级,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咄咄逼人的声音。

    不过她难能可贵的这一次并没有逃避,而是转过头直接对上了那双怨毒的眼神,深邃的眸子里倒映着这些人丑陋的面孔。

    于佳美本能的感觉有几分不自信,被那双冰冷的眉眼看得有几分心虚,却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

    “于佳美,父亲在你小的时候因为贪污而进了监狱,没过几年病逝了,母亲,在一家知名美容院做首席顾问,而实际上,却是借这个工作,一直在为美容院的某些高等男性vip客户,提供私人服务。

    若不是靠着周萍女士的好心帮助,帝都大学的门槛,恐怕某些人是进不来的。

    所以……”沈一卿说到这里时,故意顿了一下,轻轻的撩开了自己的刘海,慢吞吞的转过头,上下打量一了眼,眼前的于佳美,随即那双清澈而又带着几分玩味的眉眼间淡淡一笑。

    “是谁在攀高枝儿?是谁恶心呢?”

    “你……!”于佳美绝不会想到有一日自己父亲犯下的事竟然会被人当众戳破,在帝都大学这样的学校里,怎么会没有人不看一个小姑娘的出身呢,自己一直以来都掩饰的很好,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被人戳破了,她怎能不气呢?

    只见她脸上立刻因羞愧而越发红润起来,在场看热闹的人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唏嘘之声,眼看人群之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沈一悠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赶紧挡在了于佳美的面前,像护小鸡崽儿一样的演了一出好戏。

    “姐姐,若是你实在不喜欢我,我离开就是,何苦这样去诋毁我的朋友,佳美,也只是一个小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去诋毁她……”

    沈一悠眼圈红红的,活像一个刚哭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自己欺负的,这女人果然是会演戏,真不知道究竟是谁把她给教成了这个样子,想哭就哭,想演就演,不过是信手拈来,还真是厉害呢。

    “你们报名大赛的人过来填个表格,一会儿预选赛就要开始了,没有准备好吗?”

    池梓这一次出现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倒是恰到好处,他手里抱着的是一份名单,上面的表格就是此次大赛的申报表。

    沈一卿忽然间愣了一下,她似乎都快要把这件事给忘了。

    “姐姐,要不你还是退出比赛吧,毕竟我们还是姐妹。”

    “一悠,总是这样演戏不累吗?你不该混在电竞专业,你应该去戏曲专业呀,没准还能考个证什么的……”沈一卿眼中的戏谑之意更甚,她也是佩服了某些人的脸皮厚。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只是担心你。”

    沈一悠体贴而又善解人意的样子,立刻引起了这些同学们的同情心,场面立刻热烈起来。

    “沈一卿,你不过是个私生女,凭什么这么对你的妹妹呀?

    一悠只是给你面子,你不过是一个从乡下过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会赢吗?”

    沈一卿有几分无语的将表格拿过来几笔下去,将自己的大名赫然印在了纸上。

    “我们预选赛见。”

    沈一卿懒得去解释了,一个主播预选赛,自己要不是为了找到那个拿自己尾戒的神秘男人,她才不会和这些无聊的人掺和……

    灯光闪耀的广播大厅里,所有的评委们早就已经在这里准备好了。

    今日虽然是帝都大学的第1次主播预选赛,可是前来参加报名的人还是有很多,这中间,大部分女孩子都是做这一夜成名,从此当红的美梦……

    “各位评委上午好,我叫沈一悠,来自于……”

    沈一悠平日里从来都不会紧张,毕竟是一个资深电竞专业出身的,可当她触及到台下那个身影时,恍然之间立刻变得结巴起来。

    坐在评委席上的冯司耀翘着二郎腿,手里正拿着一支笔,刷刷的写着什么,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抬起头冰冷的瞧了一眼,只是短暂的几秒的对视,却将沈一悠吓得一激灵。

    她明显能感觉到那眼神之中的警告和厌恶,她原本准备的稿子还没有来得及读多少,便立刻全部忘在了脑后。

    之后的开播,也是心不在焉的,记不住之前要做的,恍惚之间早没有了之前那样的底气,只恍恍惚惚读了一个电台后,直接就下了台,心有余悸的哆嗦了一下,满头大汗。

    于佳美一看不好,赶紧上去扶了一把。

    “悠悠,你……你怎么了,这可是你的强项呀……”

    沈一悠还来不及去解释什么,一道空灵的歌声却已经环绕在整个大厅的上方……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躲着人群

    铺成大海的鳞

    海浪打湿白裙

    试图推你回去

    海浪唱摇篮曲

    妄想温暖你

    往海的深处听

    谁的哀鸣在指引

    灵魂没入寂静

    无人将你吵醒”

    沈一卿原本虽然选择了音乐类别,却并没有唱这首《海底》的打算,可一时间却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以及那一家子对自己的所有误解和轻蔑,心中的委屈不由得迸发出来一首歌,余音绕梁,空灵婉转,如山谷间的溪流一般,带着人间的清澈,深不见底,让人一下子被她吸引……

    “来不及来不及

    你曾笑着哭泣

    来不及来不及

    也要唱给你听

    春日雨下蝉鸣

    明天是个好天气

    秋风起,雪花轻

    海底看不见四季……”

    一种绝处逢生,将生死置之度外,水天相接,波澜壮阔的大海的气息,随着那空灵的声音席卷而来,广播大厅之中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感谢各位的捧场,各位有什么喜欢听的歌,可以打在公屏上。”

    沈一卿清冷的嗓音一度博得了所有评委的一致赞赏,身为主播,要么在一方面才艺上突出,要么在语言上拥有自己的特点,而眼前的这个姑娘看起来年岁不大,又备受争议,却没想到却拥有着旁人并没有得一副好嗓子,这倒是真的让人羡慕。

    “一卿,一卿,一卿……”

    这边的师生们还没有人反应过来后台的一个角落里,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人,竟然喊起了口号来,久而久之,所有的人被带动起来,一时之间人气爆棚……

    “恭喜这位同学,你通过了我们这边的考验……”

    主持人兴奋的拿着牌子走了过去,还未来得及去多说一句,却传来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

    只见导演组和院长们激烈的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没过一会儿评委席的人也有一些坐不住了,而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沈凌似乎也有几分尴尬,再三的正在确认什么……

    “恭喜这位沈一卿同学,我们的主办方的人员决定让你直接参加决赛。”

    “什么?”

    “什么?”

    “什么?”

    沈一悠激动之余直接撕碎了自己手中的参赛卡。

    而同样疑惑的另外两道声音来自于评委席。

    沈凌表情有几分不自然的,甚至是小心的看了一眼冯司耀,却见冯司耀也是一脸震惊,不由得有几分奇怪。

    却不知帝都大学的广播大厅正对的一家国际丽都大酒店,在六十六层的办公室里,某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正一遍遍的回味着……

    “来不及,来不及,你曾笑着哭泣……”

    “咳咳……那个视频会议已经开了,秦董,秦董……”

    好心的男助理提醒了几遍,最后直接关上了现场版的转播和录音。

    “干什么……”

    秦白白感受到戛然而止时,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助理赶紧指了一下电脑,那边正在进行的是一场高级董事会议。

    男人收起了手心里的尾戒,正了正神色。

    而那边已经傻眼的几位董事面面相觑……刚才那个神采飞扬,喜上眉梢的男人,真的是秦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