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意外救人vs入校风波
    “嘶……”男人一直喘着粗气,血液滑落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滴答,滴答,空气中的血腥之味越来越浓了起来。

    她那明亮而聪慧的眼眸间看得到男人拿着匕首的那只手略微有几分粗糙,虎口与食指的指腹带着层层的厚茧。

    沈一卿轻轻做了皱眉头,趁着男人愣神的瞬间,转动着手中的银针,刺中了他的麻穴。

    那高大的身影闷哼一声,立刻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转身间看不清楚男人的相貌,黑色的月色下,她只能隐隐约约的到他身上的抖动,男人并非穷凶极恶之徒,否则刚才就可以挟持自己离开这里。

    看样子他的确是伤得不轻,只是若是一个习武之人被人追杀至此……

    “罢了,算你今日运气好,在这里遇上了我。”沈一卿从自己的胸针上取下了两枚银针,自己随身携带着防身的武器,原本是为了自保,没想到今日倒是有机会救个人。

    她聚精会神找准了男人身上的穴位,两针下去立刻为男人止住了血,她借着月光,瞧见了男人距离心脏四厘米处的一根肋骨上有一处刀伤,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下手的人似乎把握的十分精准,压根没有想要给这个人留下半点可乘之机,但似乎这男人用了什么诡异的技巧去躲避,所以逃了过去,保住了这条命。

    纤纤玉指轻轻的扯下了男人身上的几块碎布,简单的进行了包扎。

    没错,沈一卿自然不是一个土包子,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医生,对于男人这种情况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只是眼下自己的身份还不得暴露,恐怕不能将人带进屋子里救治,想到这里她从男人的口袋中拿出了男人的手机,用男人的指纹轻轻解锁,从常用联系人中,随意找了个号码,发了一条信息。

    ——救我,我在×××。

    做完了这一切也算是仁至义尽,又将男人隐藏在沈家花圃外一个不起眼的路灯下,那地方一般人并不会去察觉,自然不过以为是一些伶仃大醉的醉汉长居之地。

    男人伤的有些重意识断断续续,有些模糊,冥冥之中却似乎能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在十分认真的救治自己。

    “谢……”

    他后面的话都没有说完,便立刻晕了过去,空气中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沈一卿拖着某人行进时,恍然间愣了一下。

    侧了侧头,在月色的照耀下终于看清了那张脸,男人五官分明,眼角间有一片杀伐之气,一双锐利的眼眸仿佛倾刻便可看透一个人的内心,英俊而高耸的鼻梁,一张似笑而非笑带着几分谨慎的唇角,如诗如画般,勾勒分明。

    她初步判断这男人的职业,要么是哪一位商界大佬,要么是军中头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生的十分白……皮肤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光滑。

    她在发现那张白皙的脸庞,姿容胜雪时,往忽间有几分不真实的嘴角一抽。

    ——小白脸?

    沈一卿离开之时,不经意遗落了自己的尾戒,那淡颜色的光芒在月色下微微闪烁着,落进了男人的上衣口袋里。

    客厅。

    忙碌的下人们在此时都已入睡,灯光略微显得有几分昏暗,那暗黄色的旋律总是让人有几分温暖的气息。

    沈一卿进门时并没有注意到沙发上还有一个人影,却在快上楼梯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庄严,而又带着几分愉悦的声音。

    “一卿,爷爷在见到你之前很是期待。”

    沈一卿立刻听出了某人话里的意思,看样子自己这位堂哥方才果然是瞧见了。

    她转过身时略微勾的勾唇角。

    “多谢提醒。”

    沈一睿从辈分上来说是自己的堂哥,说这些话,就是希望自己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倒是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这个男人有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确实有几分可怕,以后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清晨。

    一辆十分豪华的限量版跑车,横在了沈家的楼下。

    “一卿,爷爷也不要求你能追上其他的同学,只是你要尽量补上之前的学业,在大学期间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直接喊你堂哥就行了。

    一睿,你的公司离一卿的学校近,去送送。”

    沈傲天心里确实是有几分心凉的,自己这个儿子听惯了媳妇儿的话许多事听不进去,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上学的事情都不关心,要不是还有自己这个做爷爷的做主,真不知道这丫头要受多少委屈。

    沈一卿心中不免有些感动。

    不得不说爷爷的安排十分妥当,生怕自己追不上之前的课程,又听说自己十分喜欢电竞行业,所以给自己安排了本市最好的电竞学校帝都大学。

    “谢谢爷爷。那就有劳堂哥了。”

    “不客气。”沈一睿虽然应了下来,可心里却潜藏着几分的担忧,而且这件事自己并不是很赞成,并不是因为这个学校有什么问题,而是那里还有一个人……

    上午十点,沈一卿在沈家的豪车护卫下,缓缓的到了传说中的帝都大学,她还未来得及下车门时,几个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沈一悠正值开学时,似乎是和身边的几个姑娘说着什么,一旁的女孩子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可当她的目光看到那辆车时,恍然之间眼神之中立刻闪现了几分怨恨和嫉妒,那是从前的爷爷给自己派的车!

    “学校这边会照顾的比较周到,一卿,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公司了。”沈一睿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妹妹并不像叔叔和婶婶那样的排斥,反而是觉得有几分亲人之间的感觉,所以像个大哥哥一样叮嘱了几句才算是离开。

    沈一卿收紧了一些手里的手提袋,不怪自己没有带什么名牌包包出来,而是不想第一天就被推上风口浪尖儿,却不知道如何掩饰,在这些人眼里也是藏不住的,她刚到了校门口便碰见了沈一悠。

    “等等,姐……姐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虽然你的身份比较尴尬,但是好歹我们也是亲姐妹,你还是来见一下同学们吧,毕竟以后我们是要好好相处的。”

    沈一悠刻意带着几分小心而谨慎的眼神,眼神里还带着几分讨好的感觉,这下子立刻引来了许多同学的不满。

    “一悠,你怎么还护着她呀?她可是一个私生女!她妈妈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就是啊!谁现在不知道沈一卿是一个私生女,怎么可以跟我们家这么可爱的善良的悠悠比!”

    “对啊!真搞不懂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是上不得台面的,如今也配和我们在一起上学!”

    几个喜欢拍马屁的立刻围了上来,眼瞧着这人越发想要口诛笔伐的架势。

    沈一卿却连一个表情都懒得给这些人。

    小白莲花?

    自己是多么有时间和这些没脑子的人计较?

    她径直去了校长的办公室,却不知道这边比那边还热闹。

    “我们电竞一班从前也是拿过奖的,像那种没什么好名声的人,若是来了我们这,岂不是要让这些有身份的孩子们蒙羞吗?”

    “没错,我们二班那也是成绩名列前茅的,一个突如其来,两三年都没有上过学的乡巴佬,还是个私生女,这种土包子怎么配?我看怕是连手机都没有碰过,知道什么是游戏吗?”

    “就是,反正我三班也不会要这种人,只会拉低了我们的档次!”

    校长那庄重而威严的办公桌前,几位女老师叽叽喳喳地扯个不停。

    沈一卿到门口时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而帝都大学的校长有几分为难的看了过去。

    “一卿小姐,沈董事长对我们学校做了许多贡献,我们有目共睹,但是你看这情况……”

    沈一卿有几分无语的愣了一下,这是交给自己选择的节奏?

    她怎么感觉这几位女教师的脸上仿佛是视死如归一般……根本没有想要收留自己的架势,这班……可不好选!

    半个时辰后,电竞最不被看好的四班,忽然多了一位清新脱俗的美人。

    毕竟,她也不是一个愿意凑合的,既然人家不喜欢还去干什么?

    沈一卿从进门起,班里便传来了一顿议论之声,只那位末排的班长一直闷头写着什么,听到大家的议论后,打断了声音,让自己坐到了他的身边,最后一排。

    她轻轻斜了一眼那本子上的名字——池梓,池子?

    取名字的人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多缺水?

    取了这么一个含水分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