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嘶……别动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忽然间闯入了大家的视线中,外面的仆人立刻变得有些屏息凝神起来,她身上穿着一身雍容而华贵的意大利设计师licus所设计的手工旗袍,墨绿色的花纹更显得庄重而宁静,却带着几分冰冷的气息。

    “父亲,您该不会是老糊涂了吧,悠悠已经在家里呆了这么多年,难不成你要把悠悠赶出去,若是现在公布了一卿的身份,你要让悠悠怎么活呀?”

    周萍从始至终的视线都落在了中间的长者身上,似乎除了眼前这个拥有家中最高权柄的人以外,她的眼中是容不下任何人的,而随着她突如其然的到来,屋子里的气氛也陷入了冰点之中。

    沈一卿低着头时,两边的鬓角微微的遮住了她内心的思索。

    一个身份而已,自己都不是十分在乎,怎么就会让另一个人无法活呢?这位沈一悠,占据了这个家庭二十年的时光,也许母亲也只是一时舍不得吧。

    沈傲天忽然间面色一冷,瞬间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拄着手里的拐杖狠狠的在地上敲了一下。

    “放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一卿,这些年在外面已经受了许多委屈抓紧把那个送走!

    我沈傲天只有这一个孙女!”

    “不……”周萍脸上写满了惊恐和害怕,眼神之中潜藏着别人看不懂的担忧。

    “悠悠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前几天已经闹成那个样子了,若是这时候把她送走,你会要了她的命的!”

    周萍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这下子满屋子里的人都变了脸色,甭管坐在这里的有沈家几位长辈,一个个的都不由得蹙了蹙眉头,站在正中间的沈一卿,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有趣,竟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

    看样子自己的归家之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沈傲天听到这话时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孙女略微带着几分愧疚。

    “爸,我们已经联系了多家媒体,就说我在外有一个私生女,让一卿依然以我大女儿的身份回到家中,这样对悠悠也就不会造成伤害了……”沈凌跟在周萍的身后瑟瑟缩缩了半天,憋得满脸通红,才挤出了一句话,的确妻子的家境高于自己,在很多时候家中的事情都是妻子和父亲说了算,自己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胡闹!一卿可是你们两个的亲骨肉,你们两个怎么忍心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们不欠那个一悠的!沈凌,你这个做父亲的难不成居然偏向一个外人?”

    “爷爷……是姐姐回来了吗?”

    小姑娘身上穿的一件百合花的裙子,虽然看起来纯洁无瑕,可那一针一线和最流行的款式,也的确是出在今年法国巴黎知名设计师之手,这样的一件裙子造价不低,起码是要在正宴或者是大型场合中才可以见得到,不过如今在家中穿的如此华贵,恐怕只有一个目的……

    沈傲天抬起头时便看见了沈一悠头上还缠着绷带,她走过来时是由几个仆人们扶着,不由得心头一软。

    沈一卿立刻闻到了一抹阴谋的味道,看样子传闻中的这个一悠,似乎为了留下来确实是费尽手段。

    因为两人刚刚视线只交接了那么一眼,可她却从那双看似清澈而有几分纯洁的双眸之中看出了一抹挑衅和嫉妒的味道,难怪是要费尽心思留下来,既然已经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不舍得走那就不舍得吧。

    反正自己也不会一直待在家中,若是能多一个孙女来陪伴爷爷,也不是什么坏事。

    沈傲天嘴唇动了一下,明显是有话要说,却又自己吞了回去。

    沈一卿有几分识趣的走上前一步,看着眼前这个姑娘点头微笑。

    “既然我已平安回到家中,身份一事是小事,有爷爷的疼爱就够了,可惜前不久养母已经去了,一悠,就留下来吧……”

    沈凌推了推眼镜,似乎是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这是他第一眼看自己的这个女儿,却又慌忙的错开了视线,一旁的周萍冷哼了一声,赶紧应了下来。

    “你要是能这么想那就更好了,悠悠以后有我这个做母亲的照顾着,什么也不会跟你抢,一卿啊,其实你也应该感谢你的这个妹妹替代你,陪伴了我这个做母亲的多年……”周萍说话的语气略微缓和了一些,却还是带着许多的偏见和鄙视,对于这个乡下的土包子,根本就没有半点看好的意思,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又如何不够优秀,就只会给自己的脸上泼脏水!

    她这么多年来,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好不容易熬上了一个那么好的位置,却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乡下的土包子影响了自己的地位,而导致了这两日人气与粉丝的下降,她怎能不恨呢?

    沈一卿一眼便看穿了这几人的小心思,瞧这爷爷为难的样子,上前拉了拉爷爷的手。

    “我高中都没有读完,未必能有那么多的机会在家中陪伴爷爷,就把一悠留下来吧。”

    沈一卿识大体而又十分大方的样子,立刻获得了几位长辈的赞赏,一旁站着的那位高大的身影,许久都没有说话,听了这句话的时候才微微侧过身来看了一眼,这位便是她的堂哥——沈一睿。

    “哎,可叹造化,世事难平,既然你这丫头不觉得是委屈,那就由着这件事了。

    从今天起一卿就住在我这儿景苑吧。

    一睿,这件事由你来操办,以后她的所有起居和日常用品,全部都要用最好的!

    若是有人委屈了我的宝贝孙女,我定然不会饶了她!”

    沈老爷子沈傲天虽然年纪已经大了,却还是如年轻一般,说话间掷地有声,由不得一人反驳,周萍与沈凌两口子只是微微皱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却无人注意到那个从始至终,身穿着纯洁颜色的百合花裙子的姑娘,不知何时起紧紧攥紧了身侧的那双手……

    沈一卿!你这个乡下土包子也配跟我争!

    这里是我的家!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夜晚。

    沈家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大小姐回家后的第一顿饭,可笑的是沈凌与周萍两口子,早已带着一悠早已离开了……

    一顿饭吃的倒是其乐融融,爷爷与堂哥与自己聊起了许多的趣事。

    饭后,她站在三楼的硕大的书房,她微微的眺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

    手里的某某大学申请是刚刚爷爷派人送上来的,说来真是有几分好笑,自己什么时候起竟然要重归学堂了。

    不过也难怪,一个高中辍学的人,爷爷最关心的自然是自己的学业。

    忽然间外面的灯火开始闪烁,院子里突然多了一队队保安,她正转身要去看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端庄的走了过来。

    “一卿,没什么,似乎是外面有人在追人。”

    沈一睿脸上永远带着一份得体的笑容,温文尔雅,有着一分沉稳而让人安心的魄力。

    “嗯。”

    沈一卿与堂哥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便自顾自的走了下去,不得不说爷爷的花圃,那里的花,生长的极美,有诺大的芍药,还有国色天香的牡丹,就连自己平日里最爱的水仙花也养了许多,都是水培,看样子十分精致,她不由得心神向往,才下去走了几步,一个黑影从她面前闪过。

    “嘶……别动……”

    男人身上带着低低的喘息,似乎身上还受了伤,一股血腥之气在两人之间缓缓荡开。

    月色下,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那泛着白光的冰冷略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