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82.剑道入门
    没过几天,秦明就把永仓新八从牢里捞了出来,充做保镖。

    这样,试卫馆道场里,就有四个绝灵体质,再凑三个,能召唤神龙。

    “永仓,你是神道无念流的免许皆传吧?”

    秦明考虑学点剑道,不过在此之前,是入门了解整个剑道体系。

    永仓新八“嗯”了一声。

    “免许皆传是八段吧?前面是七段奥传,然后是六段秘传、五段真传、四段初传.....”

    永仓新八又“嗯”了一声,顺便补充道:“另外一到三段就是普罗大众的切纸、目录、印可三段。”

    秦明笑道:“切纸、目录、印可倒是好理解,初传到免许皆传,都是指的什么?”

    永仓新八问道:“安倍大人是要从剑道入手,调查那些暗杀井伊直弼的人吗?”

    秦明摇头摇摇头,屁话多,我问你答就行。

    永仓新八推了推眼镜,道:“初传就是掌握流派的初传剑技,真传就真传剑技以此类推,免许皆传则是全都掌握后,达到能够教导他人的程度。”

    秦明问道:“那种流派最强呢?”

    永仓新八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最强,每个流派能存于世,都有其独到之处,但要说剑技最全的,就是神道无念流、镜心明智流、北辰一刀流,其中的高手,也是最多的。”

    “力之斋藤、位之桃井、技之千叶,看来名不虚传。”

    秦明也明白近卫馆的天然理心流为什么拉胯了,就算有精妙之处,但剑技失传的太多,晋升不了,无论是对敌还是切磋,都很吃亏。

    “那新阴流呢?”

    “新阴流应该是修行人数最多的,竹刀练习与段位,都是从新阴流诞生,但好像天生有所缺陷,掌握奥传无刀取之后,虽然能晋升七段,可至今没有一人能够融会贯通,达到八段免许皆传。”

    “哦?”

    秦明轻咦一声,好像有点意思。

    随即他又道:“九乃数之极,就算是胡诌,也得编九个才能唬人,剑道只有八段吗?”

    “有第九段。”永仓新八接着道:“九段极意,但据我所知,当世没有人一人达到这个层次。”

    “那宫本武藏呢?佐佐木小次郎呢?真田幸村或者那些流派的创始人,也没有吗?”

    永仓新八摇头:“不清楚。”

    “那除了剑道之外,还有别的体系吗?比如...铳?”

    秦明比了个叭的手势。

    “铳?种子岛铁炮应该算,另外还有忍者这些特殊的存在。”

    秦明决定了,还是学剑道,至少身边都是剑道高手,而且这些绝灵体质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剑道实力不俗。

    “安倍大人想学剑道?”

    秦明点点头。

    永仓新八道:“入门的话,在下还是可以教导的,先从构法入门,也就是姿势,“位之桃井”就是以精妙的构法出名。”

    秦明问道:“你练习构法用了多久?”

    “八个月,初次接触剑道的人,大多得花上一年才能做到标准,考虑到身体发育问题,随着年纪增长难度会上升,这是个耗费时间的过程,但想剑道有成,构法基础必须打牢。”

    永仓新八边说边强调着。

    “一般修习中段构,这是一种攻防兼备的构,也是其他构型的基础,被称之为水之构,中段平静如水,进攻时就像海啸一般。”

    “这样?”

    秦明掩藏起眼中的茫然,全身心放松,下意识摆出了一个姿势。

    永仓新八皱眉,构法每一步都很严格,中段构中,两脚脚板平行向前,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脚尖跟在平行的横线上,相隔一拳宽,要将身体的重心平均落在两脚上。

    可秦明两脚间距、重心虽然准确无误,但左脚在右脚前。

    这哪是中段构?

    即使是阴阳师,在学习剑道时,也要给与足够的尊重。

    永仓新八摆出中段构,刚想指正秦明,却又发现了不对劲。

    秦明两膝放松微弯,上身却保持挺直,同时左手向右胸移置于正前方处,手中的竹刀刀尖向后,与腰身形成八字形。

    再加上中段构的基础与前后错开的双脚....

    “八相构?”

    如果说中段构是攻守兼备的构,八相构就是根据对手的出招,进行防御反击的构。

    永仓新八小力度的挥刀试探,秦明同样下意识的舒展四肢,而后抬手,一刀还击。

    “砰”的一声,永仓手中的竹刀落在地上。

    “真是八相构?”永仓新八又重复了一遍:“镜心明智流的奥传八相构,安倍大人有七段的剑道水平?”

    镜心明智流?

    七段奥传?

    井伊家的卫队长,不也就这个水平?

    秦明为之一怔,不过隐藏的很好没有表露出来。

    以前只知道原身学过剑道,有一定剑道水平,没想到高到了这种层次。

    大流派的七段....

    而且七段是因为奥传最低就是八段,是下限。

    “....”

    秦明觉得原身身上无法解释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好好一个阴阳师,画符念咒就算了,还学剑道?

    而且学的这么强?

    “永仓,你先出去吧。”

    秦明屏退永仓新八,永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认为是个下马威,展露出七段的剑道修为,加上阴阳师的种种神秘,已经足以让他不再另有心思。

    秦明留在房间里,没睡觉,而是努力回忆着脑中碎片般的记忆,并不断拼接着,通过记忆控制身体。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大半夜。

    秦明翻出木剑,竹刀没刃口,就算是神来了都不能拿竹刀切纸。

    木剑轻松切开纸张。

    “切纸虽然只是一段的鉴别条件,但也分难易的,这么轻松,看起来和土方差不多了,也就比近藤差了点,难怪土方一直没敢跟我切磋,可能是怕被揍吧......”

    秦明又换成竹刀,放空身心随意挥了挥,得心应手,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又摆出八相构,沉腰下跨,对准桌子劈下。

    砰!

    桌面发出闷响,崩裂出蛛网般的缝隙。

    “.....”

    “越来越麻烦了....”

    秦明等不下去了,决定放下所有事情:“永仓,跟我回家一趟。”

    “不是试卫馆,是安倍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