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77.死的是你,你是你哥哥
    “阿富的姐姐?”

    秦明记起了这个人,山间木屋的俏寡妇,约翰的姘头,还催生了飞缘魔。

    而且那个飞缘魔还有点特殊。

    明明把丙午年与飞缘魔的传说给解释清楚了,还将约翰的心意讲的那么煽情,阿富也哭得稀里哗啦,戴上了婚戒。

    最后飞缘魔竟然不受半点影响。

    事关妖怪,秦明稍稍有点在意,也就多问了几句:“阿富的姐姐,也是天保七年生人吗?”

    “是啊。”葛饰应为答道:“他们姐妹俩还是双胞胎呢。”

    “双胞胎....”秦明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阿富的姐姐,脸上是不是有一颗美人痣,鼻梁也更为高挺一些?”

    都是飞缘魔的特征。

    秦明心中有所猜测,当时他觉得,飞缘魔的形成,是他人认定的事实,所以得将“阿富并非丙午年生人”公之于众,扭转他人的固有印象,才能消除飞缘魔。

    现在看来,飞缘魔的诞生说不定并不是因为阿富,而是阿富的姐姐,毕竟阿富的姐姐,也是丙午年生人,生前肯定也被谣传过。

    阿富的姐姐死后,因为思念执念之类,化作飞缘魔守护着阿富,而约翰实际上是个渣男,化作飞缘魔的姐姐为了守护妹妹,杀死了约翰。

    所以无论怎么针对阿富,都没有用,飞缘魔的诞生,实际上是因为阿富早已死去的姐姐。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龙马甚是不解,仲之町大火的时候,秦明应该还在京都吧?

    “难不成....是飞缘魔?”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尽管秦明对此已有推理,尊王攘夷的贼人也被抓住了,还证明了阿富并非丙午年生人。

    但龙马对妖怪是否存在,依旧半信半疑。

    毕竟怎么看,那个洋人都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阿富死去的姐姐,为了守护妹妹的幸福,杀掉了洋人,说得通。

    至少,配得上阿富的,也得是他坂本龙马这样的武士大人才行啊!

    秦明看了一眼龙马,把这家伙变成哑巴似乎比较安全?

    但葛饰应为却给出了惊人的回答。

    “不,正相反。”画师的观察力,是很强的,葛饰应为道:“阿富本人长着美人痣,鼻梁吗...据说平次郎就是因为阿富高挺的鼻子,才注意到她。”

    秦明心里咯噔一下。

    龙马也不禁侧目,鼻梁是否高挺,没个比较对象,他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阿富脸上并没有美人痣。

    “走!去道场!”

    秦明忽然拉上龙马,径直走出书画店,头也不回在,在百鬼夜行中穿梭,一路回到试卫馆道场。

    “阿光,这是土方家的新药,什么药?你最重要!”

    怠惰的土方并没有在练习剑道。

    “安倍大人!”

    阿光正苦恼着骚扰,虽说土方岁三很帅,但也要看和谁比啊!

    “那家伙还在佃岛监狱呢,不过没事,土方家和火盗改有来往,辰五郎老大已经跟我保证过,把他安全带回来了。”

    这语气真的很让人想打啊.....

    “龙马,回来了记得跟土方切磋切磋,看他最近剑道有没有长进一点。”

    “诶,你怎么....”

    秦明拎着一脸错愕的土方,又找到了正在练剑的冲田总司,近藤在上工,找不着人,不过两个绝灵体质差不多也够用,这才放心往山里走去。

    “这是....你要去看阿富?”

    土方心中一喜,这路我熟啊!

    自从上次见到俏寡妇之后,他没少来。

    “啊?”

    龙马也叫了出来,真没想到,堂堂检非违使,江户唯一阴阳师的安倍秦明大人,在出狱后的第一时间,就是去吉原以及找俏寡妇。

    “阿富很危险。”

    秦明没有过多解释,加快了脚步。

    “阿富..有危险?”

    土方也急了。

    “有我在,就没有危险的地方!”冲田包子脸上,写满了有事冲我来,有危险,不就可以和别人动手打架了?!

    一行人很快抵达小屋,但小屋之中,已经空无一物。

    “阿富!”

    土方叫喊着:“三天前我过来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

    “嗯?”

    众人同时看向土方。

    “我又没结婚,也不是武士.....”

    土方又光明磊落的拿出了他那一套说辞:“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阿富,她有危险啊!”

    “不,危险的,是她本人。”

    秦明严肃道:“与其称她阿富,不如称她阿裕。”

    “阿裕?”龙马一惊:“那不是阿富的姐姐吗?她已经死在了多年前仲之町的大火里了。”

    秦明一步步推理道:“死在仲之町大火中的,是阿富的姐姐“阿裕”和阿富的丈夫“平次郎”。”

    龙马不疑有他:“这有什么不对吗?”

    秦明道:“火灾是夜晚发生,阿富和丈夫平次郎为什么没有住在一起?阿富的姐姐,为什么会去到这夫妻两人的家?”

    土方想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难道说他们....”

    看起来娶了一个,实际上娶了两个。

    “平次郎好算计啊!”龙马语气中带着羡慕嫉妒恨,竟然还有买一送一的好事。

    色皮的思想不能用常理推断,秦明索性直接道:“仲之町大火中,死去的是阿富,和阿富的丈夫平次郎,夫妻两人住在一起,发生事故死去的自然也只能是他们两人。”

    “至于现在的阿富,是阿富的姐姐阿裕。”

    类似于“你妈怀的是双胞胎,出生的时候死了一个,死的是你,你是你哥哥”,但除了秦明外,其他人显然不能理解这种逻辑。

    秦明只好再费力解释道:“米国有个叫马克吐温的作家,他有个双胞胎兄弟,小的时候夭折了,马克吐温总是说,“所有人都以为活下来的是我,其实不是,我是我弟弟,淹死的人是我”......”

    马克吐温今年才二十五,再有三年才会用这个笔名,不过并不妨碍秦明讲故事,就算有人去查,也只能感叹他的博闻强识,因为马克吐温真说过。

    三人听完,就明白了,听起来似乎很烧脑,给人一种奥数思维的感觉,但听完后就能明白,实际上是在事件之后,人物身份发生了交换。

    再带入到阿富的事件中,一切就很清楚了。

    阿富和丈夫平次郎在火灾中死去了,自此之后,姐姐阿裕便冒充阿富生活着,人们自然而然,就将死在火灾里的,当做了阿裕本人。

    “可阿富..不,阿裕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