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73.龙马探监
    佃岛监狱,探监不易。

    龙马肉疼的递出一枚分量十足的小判,镒役才放他进去。

    完全是看钱的面子,监狱可不认剑豪的名头,这些年处刑的剑道高手,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龙马一路上,都在担心,外面是有一堆大人物在替秦明说话,可监狱里面对的是丝毫不讲道理,将身死抛诸脑后的囚犯。

    他有个朋友,年轻时进过监狱,被同牢的囚犯抢夺食物,饿得奄奄一息,甚至被亡命之徒,当做练习剑道的木桩一样暴打。

    这样惨痛的经历,才让那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朋友,下定决心努力学习剑道。

    走进阴暗的监牢,闻着恶臭的味道,听着囚犯受刑时的惨叫,龙马脸色有些泛白,回忆起来一些不好的事情。

    越走越阴暗,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后,忽然又变得亮堂起来。

    监狱深处一般是死刑犯,待遇也是最差的,怎么可能在那种地方浪费灯油呢?

    龙马心中奇怪,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正好听见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

    “午饭来了,该摆盘了。”

    “这壶酒你的了,拿去给碗筷消消毒,剩下的自己喝,就这么多,别讨价还价。”

    “你,田中晚上才能把三味线拿来,先唱个曲儿。”

    熟悉的声音自然是秦明,一如既往的平缓,波澜不惊。

    ???

    龙马偷偷探头,只见牢房里的秦明,依旧是那身阴阳师的狩衣,一尘不染,白衣飘飘,还是那样的仙风道骨。

    不仅如此,周围环境也是亮堂的,七八根蜡烛,四五盏油灯,跟不要钱似的点着,还有囚犯轮替打扫。

    几乎连点异味都闻不着。

    而牢房内的陈设,更是惊人。

    一个木床,木床上被褥枕头都有,还铺着一层软垫。

    床边还有一个木桌,桌上有书,有笔墨纸,还有小零食。

    桌边则是两把椅子,一把稍微普通,一把看起来似乎是可以摇动的椅子。

    而秦明正斜倚在摇椅上,晃荡着椅子,懒洋洋的发号施令。

    龙马被眼前这幅画面,惊得目瞪口呆。

    这还是监狱吗?

    这家伙不是死刑犯吗?

    为何会有如此一幕?

    幕府果然已经腐败到骨子里了!

    “安倍大人,八佰善的饭食来了~!”

    一名镒役舔着脸送上饭食,甚至有些舍不得走,想在牢房里多待一阵。

    隔着大老远,龙马都能闻着香味,肚子咕噜了一下,默默将特意买来的羽二重团子,塞进衣兜里。

    太丢人了....

    这家伙在监狱里的日子,居然过得比他在家里过的还滋润!

    “这是....龙马?”秦明注意到窥探着牢房的龙马,有些不敢认。

    因为龙马的脸,比往日胖了几分,有些肿大。

    秦明不由得道:“许久不见,倒是挺滋润啊!都长胖了!”

    龙马给气乐了,这是长胖了?这是给蚊虫咬肿了!

    他把蚊帐也当了,四目屋没有去,也不再流连吉原。

    东拼拼西凑凑,才凑了打点镒役用的钱财。

    每天睡在没有被褥的地上,忍受着蚊虫叮咬,澡堂也没钱去,却还带着羽二重团子来慰问。

    可你安倍秦明在干什么?

    牢房里的日子,过得比神仙还快活?

    秦明意识到龙马做了什么,感动不已。

    外面那么多人为了救他出人出力,却只有龙马一个人想着进监狱看他装逼啊!

    “来都来了,要不进来住几天?”

    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这才是挚友。

    铁窗也是窗,刚好。

    “....”

    龙马本来下意识拒绝,可想了想,监狱生活比外面更好。

    要不...住下来算了?

    “你给镒役打点了多少?”

    “没多少,他们听见坂本大爷的大名,就吓得请我进来了。”

    龙马洒脱笑道,即使如此,他也没打算拿回打点的钱财。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给都给人家,再拿回来,多寒碜。

    他环视着四周,忍不住问道:“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术,不仅是镒役、狱卒,就连这些囚犯都服服帖帖,这么伺候你?”

    秦明随口道:“什么伺候,这叫劳动改造,劳动最光荣!”

    田中等人招待的那么好,秦明都要不好意思了,所以提出了让囚犯们劳动改造。

    服刑的同时,做点工,也算是为监狱创收了。

    “什么玩意?”龙马摸不着头脑:“对了,这个给你,监狱里每天都死人,阴气重,妖怪也多。”

    他拿出了一把盐巴和一把樱花,驱鬼。

    秦明笑了笑,摇头:“何必为不存在的东西,如此费心。”

    监狱里的鬼怪,比他刚来时少多了。

    不仅是因为永仓新八,劳动改造也起到了一定效果。

    囚犯们做工,能带来收益,狱卒们就不敢随意欺凌、鞭打,逞一时手快,哪有赚钱来的舒坦?

    被鞭笞、私刑,心怀怨恨而死的囚犯,就少得多,鬼怪自然也就少得多。

    余下都是些三两天就会消散的灵魂,完全不带怕的。

    “希望能减少一些鬼怪吧...”

    秦明如此想着,现在只限于佃岛监狱一地,但如果更多监狱看到劳改的利益,纷纷效仿,世间因狱卒虐待私刑而惨死,阴魂不散的囚犯,应该会少很多。

    这时外头忽然一阵脚步声,田中带着一个男人来了。

    “哦?安藤家主,莫非也对主家不敬,抓进来了?”

    秦明笑着,来人正是安藤家的家主。

    “逞口舌之能。”

    看着秦明美好的监狱生活,安藤家主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正事要紧,他催促着田中带人将秦明压入审讯室。

    田中与狱卒们不敢违逆安藤家主,也不敢冒犯秦明,里外不是人。

    秦明不想要田中等人太难办,主动走去了审讯室。

    “龙马,你先在这里等等,我这儿还有.....”

    秦明挑了挑眉,比着四四方方的手势,做了个你懂得的眼神。

    “春...春画?”

    龙马惊道。

    “什么春画,那是艺术!”

    秦明从椅背抽出一张画。

    “嘶...”

    龙马不由得叫出声,太逼真了。

    “西洋的绘画技法,素描,比浮世绘更真实,艺术,懂吗?”

    画是那个学过画的囚犯画的,托他的福,秦明复刻了不少后世才出现的姿势,如果能传出去,江户四十八手的地位,必将大受打击。

    “好了,我们走。”

    来到审讯室,秦明懒洋洋的坐下。

    安藤家主不满,却不能多说什么,旁边还有狱卒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