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63.你是甜党还是咸党?
    纪州藩所,安藤家主和刚来拜访的松平容保错身而过。

    “茂承大人,安藤贵和有要事禀报!”

    “进来吧。”

    德川茂承大概猜到了安藤家主的来意,他嘴巴有些笨,并不代表是傻子。

    刚才松平容保也将利害陈明的很清楚,这场闹剧,只是一个误会。

    要说原因,全都在安藤家的那个武士,如果不是他情绪激动,硬要说秦明以下犯上侮辱贵族,远不至于如此。

    安藤家主现在,肯定是来说和认错的,很大可能,是打算直接治罪那个武士,化解这一场不必要的冲突。

    德川茂承倒也理解那武士的行为,毕竟之前秦明曾拔了安藤家继承人的管。

    他对秦明的一切,如数家珍,其实早在第一次听到那位阴阳师大名的时候,他心中就有所憧憬。

    而后那名阴阳师更没让他失望,接连破案,救人,展现出了与传说中一样,无所不能的神秘。

    十五六岁,正好是向往偶像的年纪。

    德川茂承之前抓阿银,其实也只是想要问问那次火灾,秦明是如何将她救出来的,只不过几个武士似乎会错了他的意思,直接暴力围堵,也是一场误会。

    这事儿,以后也得好好说清楚,正好等将秦明放出来了,借此见上一见。

    安藤家主进了房间,先屏退无关人等,又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确认再无他人后,才拜下,严肃道:

    “茂承大人,安倍秦明,决不可放!”

    “嗯?”

    德川茂承轻咦一声,小老弟不对劲啊,怎么妨碍我和偶像交流?

    他轻咳一声,做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肃声道:“我知道你和安倍大人之间,有所矛盾,但那并不是谁的问题,助若丸有绝症在身,天意如此。”

    “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了,成熟一点,稳重一点,不要将个人的恩怨,带入到家族之中,要以大局为重。”

    “纪州派虽然得将军倚重,但同样处于风尖浪口之上,对于安倍大人这样的能人,我们应该拉拢,而不是敌对。”

    “早在那天安倍大人尝试治疗助若丸的时候,你就应该留心,以此为切入点,与安倍大人交好,井伊直马的幼子就是安倍大人寻回来的,井伊家就是我们纪州派的中坚,我们本该是一路人。”

    “安倍大人与松平大人相熟,新门辰五郎也愿意力保,你可知道,这样的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

    德川茂承越说,越觉得秦明值得交好,哪怕除开这些不谈,阴阳师的身份也足够了,这世道,谁敢说自己不会撞到鬼?不会有仇人给自己下咒?

    “大人...就是因为牵涉太深了啊!”

    安藤家主急声道:“奉行所、火盗改力保,医学所为其正名,民间商户与百姓上书....”

    “这不是挺好吗?”德川茂承理所应当的道:“牵连甚广,我们不用惹不必要的麻烦,赶紧把安倍大人请出监狱,设宴款待,你必须作陪,那个聒噪的武士,也赶紧处理了,让安倍大人看到我们的诚意。”

    “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在下自当赔礼道歉....”

    安藤家主话音一转:“但一桥庆喜,与英国领事,在听说安倍秦明入狱之后,立即去拜见了将军大人!”

    德川茂承瞬时失声。

    他的小脑子转的飞快,一桥庆喜和安倍秦明,有什么关系?

    一桥庆喜唯一的孩子,是秦明帮助生产的,后来孩子被尊王攘夷的贼人偷走,也是秦明帮助其找回的。

    所以一桥庆喜,这么上心,是因为要报恩?

    不...不会那么简单....

    小粉丝暂时放下对偶像的崇拜,在脑内将一件件事情铺开。

    秦明和奉行所、火盗改的关系好,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这两家拼尽全力救援,自然很正常。

    但仔细一想,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呢?

    奉行所的松平容保,虽然没有急着站队,但高级圈子里都知道,他时不时会带一桥庆喜去吉原玩乐。

    火盗改的新门辰五郎,是一桥派的中坚,得一桥庆喜看重,才能身居高位。

    医学所的绪方洪庵,虽然和一桥庆喜没什么往来,但一桥庆喜能够将即将生产的妻子送去医学所,就能看出双方关系不浅。

    商户中,以樱华屋为代表,而樱华屋就是一桥庆喜常去的欢乐场。

    英国领事馆之前和一桥庆喜没什么往来,但在尊王攘夷的贼人浮出水面后,哈里斯领事感到不安,而与一桥庆喜有多次来往,因为一桥庆喜官居刑部卿,负责治安。

    德川茂承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安倍秦明,看似是无党派人士,实际上本来就是一桥派的一员。

    而这些为安倍秦明疏通关系,求情上书,证明是非的人,很可能全是一桥派的潜藏力量。

    只有自己人,才会护着自己人。

    而安倍秦明代表着什么呢?

    很可能就是京都的土御门家,以及天皇。

    土御门家自明历大火后,离开江户已有两百多年,等于离开权力中心两百多年。

    天皇倚重阴阳师,虽然自幕府开府以来,天皇已不再具有太多实权,但仍能凭借江户的阴阳师们掌握一些话语权。

    可同样在明历大火之后,彻底变成了吉祥物。

    一桥庆喜,是不是可能和这两方势力达成了什么交易,以登上将军之位为前提,让出了利益?

    德川茂承已完全将偶像什么的抛之于脑后,追星哪有大权在握来得爽?

    一旦涉及党争,没有任何情感而言。

    “一桥庆喜....”

    德川茂承已想到关键之处,以往这些势力零零散散的,一桥庆喜也在蛰伏中,没有主心骨,这些年,纪州派又正得势,将军大人一步步追回权力,完全不必担心。

    但现在不同了。

    一桥庆喜有了子嗣,有了继承人。

    大可将手伸到将军之位上。

    那些零散的势力,也就整合了起来,渐渐浮出水面。

    “安藤贵和!”

    德川茂承稚嫩的脸上满载严肃。

    “在!”

    安藤贵和拱手拜下,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一个地步,这不仅是一个阴阳师入狱,背后还藏有觊觎将军之位的势力。

    “安倍秦明的事情...交给你。”

    德川茂承斟酌道:“从严处理,尽量借着这次的机会,将一桥派的所有力量挖出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