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62.八嘎
    火盗改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一些正在复习风的形成的火消们,正一脸懵逼。

    老师入狱了?抓人的还是咱们自己人?

    新门辰五郎也急的团团转,他压根不相信用气度折服了自己的秦明,会和德川茂承有冲突。

    当然,哪怕最后真的有所冲突,他也要把人救下来。

    作为少有出身平民的高官,在辰五郎看来,光凭血脉坐上藩主之位的庸人,连给拯救江户于水火的阴阳师提鞋,都不配。

    好在他第一时间操作了一番,尽管事情与纪州德川家有关,他还是靠关系,将秦明转送到了佃岛监狱。

    佃岛监狱就是新门辰五郎成名的地方,跟自己家一样,环境虽说不好,但有他提前打招呼,秦明绝对受不了什么苦。

    同样着急的,还有松平容保。

    收到消息的松平容保,带着一群人进到火盗改,风风火火的。

    新门辰五郎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来打群架的。

    “松平大人?近来...可好?”

    松平容保猛的挥袖,指着一众懵逼的火消,恶狠狠道:“谁?是谁把安倍大人抓了?”

    与力、同心们刚将学习内容付诸实践,还等着第二阶段指导呢!

    再说了,奉行所才是偏重缉拿逮捕的机构,火盗改虽然也有权限,但他们更重于救火抢险,这是红果果的越权行为!

    “言重了,言重了....”

    新门辰五郎老脸上皮笑肉不笑,转移矛盾道:“安藤家的武士坚称安倍大人冒犯了茂承大人,他们也是迫不得已....”

    “混账东西,安藤家算得了什么?”

    松平容保满脸怒容,看似在责骂着安藤家,实际上也有和火盗改别一别苗头的意思。

    双方本就是职责类似的竞争对手,找着借口耀武耀威一番,有助于提高己方士气,正好秦明又交给了奉行所不少查案办法,以后势必要压着火盗改一筹才是。

    想到秦明,松平容保平静了下来:“我可以为安倍大人担保,茂承大人那边也交给我去解释,还是尽快将安倍大人放出来才是。”

    松平容保也是藩主,虽说不是德川御三家之一,但会津藩是丝毫不弱于尾张藩的雄藩,“松平”这一姓氏,也代表着与德川家的亲缘,论及身份地位,并不比德川茂承差的太多。

    “也好。”新门辰五郎难得的没有和松平容保吵起来:“不过你那边也需要一点时间,佃岛监狱我已经派人疏通,再安排些人手保护一下。”

    新门辰五郎与松平容保达成了共识,外人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势同水火的火盗改与奉行所,竟然会在除了公务以外的事上,进行合作。

    而且,只是为了一个阴阳师。

    ..................

    纪州藩所,安藤宅。

    “八嘎!你为什么会去招惹那个阴阳师?”

    安藤家主大手一挥,令人将那带头武士给抓了:“就因为他让你丢了面子?”

    带头武士面目通红,却又不敢反抗,只得喏喏道:“他还害死了少家主!”

    安藤家主喝道:“胡说!”

    虽然他也有些怨恨秦明当时的拔管行为,但回过头来,谁都知道助若丸已经没救了,即便给他扣上口黑锅,也会被洗白。

    平白惹上一个背景深厚的敌人,可不是有脑子的行为。

    越这么想,安藤家主越是生气,他飞起一脚揣在带头武士胸口,都怪这个白痴,平白给安藤家竖敌。

    “八嘎!你长了脑子吗?”

    安藤家主踢完了还是气不过,指着带头武士的鼻子破口大骂。

    “家主息怒!”

    带头武士带着伤,从喘息着,还挣扎想要拿刀,看那架势,是打算切腹自尽。

    安藤家主一阵头疼,麻烦都惹上了,怎么解决?

    现在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做一场误会,希望那位阴阳师,不要迁怒于安藤家。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这么一场无妄之灾,只求朝中的一桥派,不要借着这个由头,打击自家才是。

    毕竟那位阴阳师不仅有贵族身份,有检非违使的官职,在民间还有不少人望,如果一桥派借此发难,整个纪州派系,都会遭到打击。

    “先写信吧,写封悔过书,你来执笔,说明一切都是你的个人行为,出于一己私怨....”

    安藤家主找来笔纸,压着带头武士,几乎是摁着他的手,一笔一划写着。

    “家主!”

    信没写到一半,又有人来汇报。

    “说。”

    安藤家主头也没抬,当务之急,是先将安藤家从这次事件中,摘出去。

    “松平容保求见了茂承大人。”

    安藤家主眉头一皱,这是来说和的了。

    “新门辰五郎将安倍秦明转送去了佃岛监狱。”

    安藤家主眉头又一皱,佃岛监狱就是辰五郎的家,这是要死保那个阴阳师。

    “绪方洪庵正在上书,陈明少家主的死因。”

    安藤家主眉头已经变成一字,这哪是在陈明死因,分明是想说安藤家是在报复私仇。

    火盗改、奉行所、医学所,这安倍秦明不仅有身份地位,人脉也很广,果然招惹不得。

    他握着带头武士执笔的手,更大力了。

    “还有....”

    “怎么还有?”

    “...”

    “快说!”

    “还有樱华屋、三菱屋、和屋之类的商人,出钱的出钱出人的出人,正在让百姓联名上书。”

    “八嘎...”安藤家主直接将带头武士推到一边,笔迹已经不重要了,如果真等一切事成,再说安藤家与此事无关,就晚了。

    “还有....”

    安藤家主猛地将笔一甩,仍在地上:“还有什么?”

    那人颤颤巍巍道:“一...一桥大人,正在宴请哈里斯领事,两人听说安倍秦明被押送入狱后,一同拜见将军去了.....”

    安藤家主四肢无力,火盗改、奉行所、医学所、商户、百姓、外国人、一桥庆喜....

    上到贵族大人物,下到平民百姓,区区一个阴阳师入狱,怎么能牵动这么多人?

    更别说还有阴阳师本身的背景,京都的土御门家以及天皇....

    嗯?

    安藤家主忽然有了力气,不对劲啊!

    “事有蹊跷,快随我去拜见茂承大人!”

    遍体鳞伤无人在意的带头武士,见着安藤家主离开后,在阴暗的角落里,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

    在没有介错人的情况下,切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