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59.摸鱼
    老师向来乐于给积极的学生开小灶。

    秦明顺利成章将刚才教的东西,精简了一下。

    “这样就清楚多了!”

    近藤勇恍然大悟,又写满了几张纸。

    “只写下来没用,还得实践。”

    千叶佐奈子写的不多,但基本都是要点。

    “很不错。”秦明微微点头,随即话音一转:“但你们即使学了这些,也不可能破获每一宗案件吗,无法保证不再有悬案。”

    近藤勇点头,老实道:“不行的,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奉行所不仅是....嗯...查不出犯人,人手也短缺,而且有些案子,真的什么线索都找不到,哪怕今天学了这些,我也没什么自信....”

    “怎么不行?赌上千叶家的家名,我千叶佐奈子,一定会查清每一宗案件!”

    千叶佐奈子兴致勃勃,仿佛随时都要冲到街上,逮住几个贼人。

    那你不如改姓安倍吧,反正妖怪作祟你铁定抓不住人。

    秦明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嘴上说道:“也许你很有自信,但总会碰到难缠的案子。”

    “更有甚者,要追溯到几年、几十年前,什么线索、证据都没有了,查都不知道从哪里查起,何谈破案。”

    “或者一些机灵的犯人,在犯下案子后,巧妙的掩饰,游走在幕府法律边缘,明知他犯下恶行,却不能定他的罪。”

    “那怎么办?”千叶佐奈子也不得不承认,是有这种可能。

    “很简单,摸鱼。”

    “摸鱼?”近藤勇对此有些心得,他没被近藤老师傅收养前,是农家子,下水摸鱼倒是常事。

    “所谓的摸鱼是泛指,指找替死鬼。”

    “面对实在无法破获的悬案,可以选择摸鱼。”

    “从监牢里挑几个死刑犯,将他指为这桩案子的凶手。”

    “这...”近藤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眼前的秦明:“这不是欺骗吗?”

    秦明倒是坦荡,他从来没有什么绝对的想法,本质上,他就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骗子。

    他继续道:“仔细想想,如果遇到了这种无法破获的悬案,你们会怎么做?”

    近藤勇脸上一红,虽然很丢人,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会...为了维持奉行所与幕府的颜面,推给妖怪作祟吧?”

    孩童失踪的事件可是全推给了姑获鸟,整整好几摞卷宗呢!

    千叶佐奈子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安倍大人的意思是?”

    秦明反问道:“你们觉得,那些死刑犯可怜吗?”

    “那倒不值得同情...”近藤摇头。

    日本是第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在持续了三百多年后,又恢复了死刑。

    不过有这种传统,对死刑一直慎重对待。

    哪怕死刑最频繁,平均每年要处死千余人的江户时代,也是再三审核,多方监察,才定下的死刑。

    这种,全是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人,手上最少都得有两三条人命,完全不值得同情。

    秦明再问:“那你认为,摸鱼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近藤思考起来。

    冤枉好人?不至于,死刑犯没一个好人,反正是个烂人,早死早超生。

    影响奉行所形象?这么摸鱼摸上一年,也比不得一年里办的冤假错案多。

    真凶..对!

    “会找不到真凶,让真正的犯人逍遥法外!”

    可近藤刚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后悔了。

    “真凶会逍遥法外。”秦明摇头:“按着奉行所的办案态度,一旦遇到悬案,就会归为妖怪作祟,哪怕不摸鱼,也没人去抓真凶。”

    近藤完全无法反驳,大量疑似妖怪作祟的卷宗,就存在奉行所里,甚至比正常卷宗更多,要说妖怪比人还多,他第一个不信。

    秦明继续道:“摸鱼能给案件一个答案,惩处的,也都是死刑犯那样的恶人,平民百姓听了,反倒会拍手叫好。”

    “而且比妖怪作祟,更容易让人接受,更能稳定民心。”

    “如今,那些作奸犯科的恶人,甚至都已经知道了奉行所的办案模式,但凡有涉及到妖怪,卷宗就会封上,无人问津。”

    “丑时之女案件时,凶手借用丑时之女的传说,想要将一切归为丑时之女作祟,到时候,便会成为悬案,逍遥法外。”

    “姑获鸟案件,尊王攘夷的贼人,利用奉行所的不作为,将所有孩童失踪案件,归在姑获鸟身上,以至于多年来都没被发现。”

    “这些案子,历历在目,奉行所将悬案视作妖怪作祟的行为,已经成了不少犯人逃脱制裁的办法!”

    “那些内心蠢蠢欲动的人,也会看到奉行所迟迟抓不到凶手,无数案件被随意归为妖怪作祟,而抱着侥幸心理,将内心想法,付诸于行动!”

    秦明震声,拍打着桌面:“反倒是摸鱼,不仅能提升奉行所形象,还能震慑宵小,即使没有找到真凶,在他人看来,也抓住了“凶手”,内心有所想法,也不敢轻易行动。”

    “可....”千叶佐奈子也脸红了起来,这么说,还挺有道理,奉行所好像真的要靠这种办法来拯救。

    “当然。”秦明示意佐奈子先不要急:“摸鱼也有很严重的后果,除了真凶依然逍遥法外之外,还会促成你们这些同心,以慵懒的心理。”

    “用摸鱼的方法,抓着贼人,破了案子,有政绩,有名声,还省事,长久以来,难免养成惰性,以后哪怕并非悬案,也会下意识用这种安逸的方式解决。”

    “这是最坏。”

    “我可不会!”千叶佐奈子急着证明。

    “我也...”

    近藤刚想说话,就被秦明制止了。

    你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就你这种老实人,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会查到底。

    “所以我在刚才的题目中,选择了你们两个人。”秦明认真的看着两人:“也只将摸鱼的办法,交给了你们,我能够相信的,只有你们。”

    秦明也不是完全赞同摸鱼的办法,刚才的考卷,就是他做的筛选,鱼,能摸,却也要有选择的摸,只有这两人,才会“摸走真正的鱼”。

    至于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弄出这些东西,也很简单。

    因为真的有妖怪作祟,不存在凶手的悬案啊!

    这种案子,摸鱼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免得人心惶惶,也减少了因人为因素而产生的妖怪。

    妖怪能作祟一次,就能作祟第二次,与其扩大影响,让其祸害更多人,不如摸个鱼,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就比如与多次大火有关的玉藻前,要是前人摸个鱼把玉藻前的传说摸没了,哪还会有后面死伤无数的多次大火?

    换句话来说,虽然是摸鱼,但实际上的确解决了“真凶”,避免了妖怪造成更大影响。

    “我明白了。”

    见老实人近藤接受了,秦明也松了口气。

    他最担心的就是两人不愿意,可他也不能直接跟这俩人说,你们奉行所归纳为妖怪作祟的案件,就是一些妖怪诞生的直接原因。

    要让其他连考试都过不了,一点人品保障的同心、与力来摸鱼,秦明又不放心。

    现在两人都愿意尝试,算是不错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