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58.上课
    飞缘魔事件,暂且告一段落。

    虽说约翰的死法,有点蹊跷,但除了龙马还对是否真实存在飞缘魔有质疑,其他人都只当做普通案件看待。

    秦明已经用意外死把公使馆的海员、公使都忽悠住了,西洋医生粗略看看,最多也只能看到约翰脑门有伤,心生怀疑。

    但也只能到心生怀疑的地步。

    哈里斯已经被买通,无论是出于利益,还是减少幕府与公使馆的冲突,他都决定表面上掩饰成约翰死于意外。

    有领事带头遮掩,医生怀疑也没用。

    这时候,哈里斯心里是否真的相信约翰死于脑部血块,已经不重要了,最后的结果,对所有人都有益,没人会再费心思深入调查。

    松平容保自然又是对秦明千恩万谢,将两国冲突覆手间消弭无形,这可是泼天大的功劳。

    不过秦明并不打算表功什么的,现在的幕府就是条破船,随时要翻,有一定身份地位,够用就行,爬的太高,后面提桶跑路,反而不太方便。

    而且知道他所编造“真相”的人越多,越容易露破绽,因而即使是将军,都不知道秦明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松平容保觉得过意不去,私下里送了秦明一些稀罕的小玩意,聊表心意。

    秦明在心里指责松平容保不识大体,好不容易破了件大案,不一起去捏个脚按个摩,放松放松?

    平日里也没少见你带一桥庆喜去鬼混,到我这儿,净送些有的没的。

    必要的人际社交不懂吗?而且你松平大人身居高位,连番立功很容易遭人嫉妒,这时候自污一番,反而能减少麻烦啊!

    不过指责归指责,秦明还有要事。

    早上带着人形自走除鬼仪一二三号,去火盗改教地理、物理,下午去奉行所教人办案。

    虽说以前秦明一直打算改行,和奉行所拉远关系,但现在也是不得已。

    都知道了江户有大部分妖怪,是因为冤假错案,人为捏造出来的,哪能坐视不理?

    于是,秦明主动来奉行所,给他们当老师。

    和火盗改一样,他直接将与力、同心等高级官员,拉到主室,进行授课。

    至于更低级的冈引之流....负责打架抓人就好了,没必要动脑子。

    可惜这些与力、同心,常年划水摸鱼,不仅办事能力差劲,纪律性也很成问题。

    主室里乱糟糟闹哄哄,秦明也不急,从助教一号土方手上取来了工具。

    原本的助教一号近藤勇正以同心的身份,在下面听课,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关系,帮秦明安定下同僚。

    可惜老实人只会一个一个笨嘴拙舌的劝告,压根没人搭理他。

    秦明老神在在,自言自语着:

    “先将咸菜切成一指厚薄片。”

    “削皮,切十字,加水轻揉。”

    “再用布吸取水气,装进碗里,加花鲣,滴上酱油....”

    秦明做起了料理,同一时间,屋内的动静小了许多。

    因为...太香了。

    “泽庵渍咸菜,是糠渍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品种。”秦明端着碗,轻嗅继续道:“最后就是加入葱姜。”

    “葱属火,姜属火,今天历法大利西方,西方属金,金火相克所以今天不能吃葱姜。”

    说是这么说,但秦明还是加入了葱姜,然后美滋滋的吃了一口:“不过这些东西,不必相信,想吃就得吃,真香....!”

    这时候,与力、同心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秦明身上,已经彻底安静下来。

    “够了,都给我听安倍大人授课!”

    身材娇小的千叶佐那子坐在角落,重重一拍放在身侧的武士刀。

    敢在奉行所佩刀的,还真就她一个。

    “送你了。”秦明将花里胡哨的咸菜递给了千叶佐那子,合法萝莉一直盯着碗看,怪可怜的。

    反正,这玩意太开胃了,一会儿讲着讲着,忽然饿了,有损形象。

    授课开始。

    其实大部分正儿八经选拔的同心,都存着上进之心,想提高自己的能力,授课的安倍大人,也正好是他们的憧憬对象,对今天的授课,自然期待无比。

    但类似近藤勇、千叶佐奈子这些买来身份的老混子,却有些不太情愿。

    他们就是买个身份混日子,办事可以,应付应付就行,真让他们坐下来学习,就很微妙了。

    不过....

    刚才一番操作,让他们再无他心。

    有背景,有身份,有人支持,更是...江户唯一的阴阳师。

    他们可能有些钱财,有些人脉,但这一切对秦明而言,微不足道,人家踩在头上...理所应当。

    “首先是....分工。”

    “奉行所想要提高办案能力,首先要做的,就是得明确分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刚刚近来旁听的松平容保脸上一红,打仗都知道武士要有护卫主将、巡回本阵、冲锋杀敌的分配,奉行所连这点都做不好。

    往往是发生了事件,临近的同心带着小弟赶去,一通询问,然后追逐嫌疑犯或是表示无能为力。

    “以后到了案发地点,先分出人手保护现场,然后询问目击者,勘察现场,武艺高强的随时待命,准备捉拿追捕嫌疑人。”

    虽说懂得不多,但正儿八经的东西,秦明也能拿出一点来:

    “如果现场没能抓获犯人,或者锁定嫌疑人,就整理现有情报,将案件记录递交奉行所,由奉行所驻守人员,进行进一步调查,并搜集相关证据。”

    “.......”

    秦明洋洋洒洒地讲了很久,大部分讲了跟白讲一样,反正字多容易忽悠人。

    有梦想想证明自己的千叶佐奈子,本来还打算记录一下,写了几页就放弃了。

    只有老实人近藤,认认真真地记完了所有。

    秦明对近藤,打心底感到佩服,明明近半记录可以直接拿去擦屁股,他却还是那么认真。

    松平容保虽然听了不少废话,但还是听出了点东西。

    最明显的,就是有条有理,为奉行所的办案,整理出了一套完整的流程。

    说穿了也没什么难的,但条理清晰,步骤分明,同心、与力不用再像往日一般,到了现场胡乱操作一番,可以提高不少工作效率。

    这样做,不说一定能破案,但至少比以前更具目的性,在民众看来,也会更放心。

    而后,秦明拿出了一套与讲课完全不相干的试卷。

    里面净是“你妈和你老婆掉水里了先救谁”之类的睿智题目。

    考试完毕,稍微看了看,秦明对着近藤勇和千叶佐奈子叹了口气:“偌大的奉行所,没想到只有你们两个卧龙凤雏。”

    “其他人都走吧,你俩留下了,针对性特别教导。”

    后面的特别教导,才是秦明特意来奉行所授课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