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54.贼人竟是我自己
    洋人不好对付啊!

    即使被戳破了,秦明依旧淡定,不慌不忙的问道:“哈里斯领事是怎么知道的?”

    “哈里斯-罗素。”哈里斯介绍道:“学过一点医学。”

    哈里斯这种身居高位,在异国公使馆当领事的老外,大多都是贵族出身,自小就接受高等教育,比闭关锁国的日本人,难忽悠多了。

    不过秦明一点都不担心,只要是人,就能够被忽悠。

    “罗素?真是古老的姓氏。”秦明笑着,“那可是显赫的贵族。”

    哈里斯略带惊喜的说:“你居然知道罗素家族?”

    秦明笑道:“那是自然,罗素家族太有名了,大名鼎鼎的贝德福德伯爵,先祖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亨利八世的重臣,曾与波旁公爵谈判条约,访问过罗马教皇,担任与法国媾和的专使,您如今也担任着驻外领事的职务,继承着先祖荣光呢!”

    “您是个博学的人。”哈里斯兴高采烈,回之以礼:“我的家族近来可不太顺利,如今在英国都少有提及,没想到您竟然知道。”

    秦明回报以微笑,在西方,不少人会研究自己姓名的由来,这样的研究叫做 Geneology。

    大多数人,都会想着法儿将自己归为某个贵族后代,更不用说罗素家族这种正儿八经的贵族了。

    虽说罗素家族被视为贵族中的反叛阶层,先祖曾计划暗杀“快活王”查理二世,但如今可是出了个首相人物“约翰-罗素”,现在约翰罗素下台,大家过的不是很好,可再过五年,就会再度担任首相。

    值得一提的是,约翰-罗素的孙子,就是那个著名的哲学家罗素。

    秦明的话让哈里斯对他多了几分好感,松平容保见此,自愧弗如。

    他比谁都知道哈里斯领事的难交往,洋大人对幕府都是一副鼻子翘到天上的态度,可秦明只是几句话,就拉近了关系。

    “那么还是回归正题吧。”秦明主动将话题扯了回来,拉关系也是为了加大自己话语的可信度,方便忽悠,而不是让哈里斯不追责。

    “嗯...”松平容保下意识紧张起来,约翰如果不是死于意外,可就惹了大麻烦。

    秦明道:“哈里斯领事既然在医学上有所造诣的话,应该听说过颅内出血。”

    “颅内出血?”哈里斯点头。

    “秦明解释道:“因脑部受伤,颅内出血,短时间内不会发作,但等到脑内逐渐血肿,患者就会意识模糊,最后死亡。”

    “血肿?是血块吧?”

    哈里斯皱起眉头,这个他熟,治疗方法他更熟,放血就行。

    松平容保完全不明白:“那约翰公使脑部为什么会受伤?”

    秦明道:“这就要牵扯到阿富了。”

    哈里斯嘴角扯了扯:“那个与约翰相好的寡妇?”

    公使馆里都知道,约翰近来和一个日本寡妇相好,可寡妇即使在欧洲,也不吉利,尤其是这低贱的日本女人。

    “言语并不足以证实这一切,不如去现场看看,可以叫上近藤勇等人,他们可以作为人证。”

    秦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以为他就不会做两手准备嘛?

    可怜村头那老瞎子,要是早点明白,也不至于被人废了一双招子。

    一行人来到山间。

    “应该是这里。”秦明指着一处地方。

    近藤勇觉得这里有点熟悉。

    “请看看地上的马蹄印。”

    松平容保为了在外国人面前展示奉行所的工作能力,立即蹲下身观察起来:“马蹄印很浅,但是能看出来,很杂乱,似乎是在这里停留过。”

    “在这里停留?”哈里斯四下望望,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停留?

    秦明道:“约翰之所以在这里停留,是因为在这里遇到了别人。”

    近藤勇几人立即反应过来,不就是遇见了他们嘛!

    昨天他们就是在这里,将约翰拦了下来,提示他有刺客埋伏。

    不过近藤等人没有急着开口,看秦明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这么说。

    “别人?约翰应该不认识其他人...”哈里斯完全想不出约翰为什么会在山间停留,近来他也听过尊王攘夷贼人作乱的消息,昨天去见将军,就是为了让幕府加派对公使馆的守护力量。

    外国人随意外出都有危险,约翰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突然停留?

    秦明又指着一处地方:“再看看这边,这是约翰的脚印。”

    洋人的脚印很好分辨,只有他们穿靴子。

    近藤点头,嗯,这是昨天约翰下马,走向他们时留下的脚印。

    “再是这边,有四对杂乱的脚印。”

    土方点头,嗯,这是他们的脚印。

    “难道....”哈里斯想到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约翰遭到了尊王攘夷的贼人埋伏,他意识到这点,所以下马对敌,这些脚印,就是双方对峙时所留下的。”

    龙马点头,嗯,尊王攘夷的贼人竟是我自己。

    “该死的老鼠....”

    松平容保狠狠骂了声,果然事情和尊王攘夷的贼人有关,那些家伙越来越过分了,不仅顶着尊王攘夷“天诛”大义的名号犯下大量案子,公然反对幕府,甚至开始对洋大人出手了!

    同时,他也对秦明投以感激的眼神。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秦明欺骗英国人有所不满的话,现在就只剩下感谢了。

    所谓的意外身亡,都是在帮助掩饰真相,毕竟尊王攘夷的贼人对外国人动手,就是奉行所办事不利,幕府保护不到位,到时候会引发外交难题。

    现在有了一层谎言保护,公使馆的公使、海员不知道真相,以为是意外身亡,没人会迁怒到幕府,仅有看穿真相的哈里斯一人,就好办的多。

    幕府堵不住几十人的嘴巴,但堵住一个人的嘴巴,还是有办法的。

    哈里斯问道:“所以,约翰是在与贼人的搏斗中,受了伤,脑部淤血?”

    这时候,他已经有些相信了。

    “是的。”秦明点头:“约翰在搏斗中,胫骨受伤。”

    众人同时点头,胫骨受伤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龙马神神叨叨的念着:“飞缘魔啊....取走男人胫骨的飞缘魔,那个寡妇可正好是丙午年生的,哪有这么巧的事?”

    秦明打心底对龙马翻了个白眼,继续道:“胫骨受伤会影响行动,约翰在驱赶了贼人之后,行动受阻,可能在路上摔倒,又或是坠马,总之磕着了脑袋....”

    哈里斯忍不住打断道:“那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遇到埋伏的事情也没有说,受伤也没告诉医生....”

    秦明略有深意的看了山间的木屋一眼,道:“这就要问那名寡妇了,我们去屋子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