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48.水太深,把握不住
    “与明历大火有关的妖怪,现在就变成了三个。”

    “玉藻前、姑获鸟、以津真天。”

    “以津真天是无名和服少女,火灾的起因,同时又疑似是玉藻前的子女,这两个妖怪有一定联系。”

    “那么姑获鸟在事件当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秦明在纸上整理着分析所得,他打算就像从妖怪传说中,推测以津真天及玉藻前的身份一样,再次从“传说”入手,确定姑获鸟的身份。

    他看了看百鬼绘卷的记载,“无子,喜取人子养之,以为子”。

    没有孩子,所以喜欢偷走他人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

    记载没有错误,姑获鸟即使化作人身,也有继续偷孩子,并且将孩子视如己出,用心抚养,在成立收容所的时候,也没有拒绝,因为这都是为了孩子。

    但有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姑获鸟做了一件多余的事。

    她还偷走了已经死掉的孩子,甚至大费周章的埋葬起来。

    明历大火之后,姑获鸟才开始偷孩子,那么也是自那之后,开始了埋葬孩子。

    那么,大火中可能有孩子死去,刺激到了姑获鸟。

    以津真天。

    少女,自然是孩子。

    “那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姑获鸟帮助玉藻前抚养“爱衣”呢?”

    “大概在平安末年,也就是安倍晴明、安倍泰亲所处的时代,玉藻前被封印了。”

    “留下了一个名叫爱衣的女儿。”

    “姑获鸟帮助玉藻前抚养爱衣.....”秦明小心拿出烧焦的面具:“姑获鸟的传说流传不算特别广,最多和犬神一个档次,比丑时之女高级一点,绝对到不了“具备实体”,人尽皆知的大妖程度。”

    “这个面具,恐怕就是玉藻前给予姑获鸟的,以便赋予姑获鸟实体,照顾爱衣,因为姑获鸟是极其擅长照顾孩子的妖怪。”

    不过说到底,这只是秦明的猜测,妖怪到底有没有实体,谁也不知道,但至少就目前看来,他遇到的妖怪统统没有实体,唯一的姑获鸟,是借助面具化形。

    “后来爱衣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死了,姑获鸟觉得自己没有尽到照顾孩子的责任,内疚,精神就有些混乱,开始恢复本性掠走孩子,同时多了一项“埋葬死去的孩子”,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报复式的补偿行为很常见,比如白天为了减肥少吃一顿,晚上饿的要死疯狂吃回来胖三斤,放在有着“看护孩子”执念的姑获鸟身上,更有可能发生。

    秦明记得,那天在火里救姑获鸟的时候,不止是发生了大火,还有昏迷的阿银。

    就是三菱屋岩崎弥太郎的女儿。

    阿银的年纪大概和以津真天差不多,少女加火灾,也正是这样类似明历大火的事件,才让姑获鸟又一阵精神错乱。

    这么容易精神错乱,会不会和面具有关?

    秦明摇摇头,还是先将推理所得整理一下。

    玉藻前被封印前,将爱衣交给姑获鸟抚养,明历三年,爱衣受伤又因见死不救而死亡,化作以津真天,玉藻前愤而放火焚烧整个江户,此后姑获鸟开始自我补偿,掠夺孩子。

    秦明大致明白了来龙去脉,但是....还是有几个问题。

    第一个,是爱衣的状态。

    “如果爱衣是完全的妖怪,理当也没有实体,可她能够穿和服,能够在街上行走,甚至和常人交流,说明是有实体的。”

    “她没有戴面具。”

    “那么....半人半妖。”

    玉藻前在传说中,大多以美女的形象出现,通过美色惑人,如果真的和人类进展到最后一步,留下的子嗣,肯定是半人半妖。

    第二个,是爱衣为何受伤。

    “玉藻前被封印距离明历大火,足足五百年,五百年间都没发生什么意外,偏偏爱衣一受伤,就受了个重伤,姑获鸟也正好有什么事,没来得及照看。”

    “....”

    “阴阳师?”

    秦明忽然想到出现在传说里,但并未在他推理的“真相”中出现的阴阳师。

    传说是无名少女爱慕阴阳师,才做了件与阴阳师所穿相似的和服。

    “阴阳师...伤了爱衣?”

    “依照原主的能力,这个世界的阴阳师,的确有点真东西。”

    “整场明历大火,阴阳师都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最后更是直接提桶跑路,再不踏入江户,显然是畏惧玉藻前的报复。”

    “办事不考虑后果吗?真有这么蠢的人,完全不在意招惹的是不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淦,这么说来,玉藻前这次是因为我这个阴阳师踏入江户,才放了火?”

    “后面大火熄灭,应该是玉藻前改变了想法....”

    “是因为我在大火里救了孩子?救了阿银?没有重蹈覆辙?”

    “这么明辨是非的妖怪....”

    秦明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冲入火区救了人,狐火该不会要追着自己烧吧?

    而且,还有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可怕的问题。

    “玉藻前为什么刚好在以津真天死后,脱离了封印?”

    “虽说第二次封印的1157年到明历大火的1657年刚好五百年,但人家又不是猴子,狐妖猴妖普通话不标准可能差点意思,日语可是有区别的。”

    “有人解开了封印....”

    “能解开阴阳师的封印,应该也是阴阳师....”

    秦明决定暂时不管这些,越想越觉得水太深把握不住。

    重伤以津真天,解封玉藻前,这什么人啊!

    不过在接近明历大火的真相后,虽然依旧没能弄明白原主为什么会来江户,但至少有了一个安全的可去之处。

    京都。

    阴阳师们得罪了玉藻前,跑去京都安身,大概会在京都布下结界之类的东西,肯定很安全,以后见着事态不妙,跑路就完事了。

    “看来明历大火和原主的身份、目的没太大关系,还是得从“葛饰”入手,也有必要找时间回安倍家一趟,与姑获鸟摆放面具一样的主室陈设,以及主室内的青行灯,都很可疑。”

    临睡前,秦明看了看龙马的私藏,觉得安心了许多,这才睡着。

    第二天,起床。

    秦明打算摊个韭菜蛋饼,配上生蚝汤做早饭,进补进补。

    “近藤,道场的鸡蛋被你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