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44.《死不瞑目》
    “到底是什么啊?”

    “狐火是天守阁上的身影招来的?”

    “也是妖怪?明历大火,和他有关吗?”

    秦明心里出现无数问题,但他表情冷静,事情以后慢慢理,当务之急,是离开火区。

    观察周围!

    其实他视野中,并不只有狐火,还有许多火灾死者生出的狰狞灵魂,以及不受火灾影响,依旧在大火中欢颜笑语的鬼怪们。

    换做平时,他肯定不会这么直视,画面太可怕,而且容易暴露自己。

    但现在不行。

    左前方,也就是刚刚进来的路,房屋已经被火烧塌。

    右前方,火势不大,但拆除的房屋拦住了路。

    正前方,火势最为凶险,但没有狐火藏身的火源。

    “安倍大人!”

    就在这时,远处升起了一面旗帜。

    即使有秦明指路,拆除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但登上房顶,依旧很危险。

    “这边的火势不大,火消队员正在拆除!”

    “这条路,可以走!”

    新门辰五郎的声音?

    一马当先登上屋顶的新门辰五郎,心情复杂,用旗帜引导着方向的同时,低声呢喃:“活着出来...阴阳师可不是会死在火灾里的人物.....”

    指引方向,加快拆除速度,已经是他们能做的极限了。

    根本没有人能像秦明那样,在屋顶上来去自如,仿佛能预判火势方向一样。

    所有人,只能期望秦明能够像刚才轻松闯入一样,再带着收容所的孩子,轻松返回。

    秦明试着往新门辰五郎指出来的方向前进。

    这条路确实火势不大,烟雾不浓,没有狐火火源,火消们也刻意拆除这边的房屋,算是比较安全。

    但是...

    周围全是碎石和坍塌的木板,基本拦住了路。

    “这能走?”

    秦明看见地上的一柄刀。

    估计是哪个没跑出去的倒霉武士所留。

    他想了想,龙马、近藤等人,很轻松就能切开碎石、木板。

    自己呢?

    他觉得原主是有一定剑道基础的,丑时之女事件中,就曾展露一二。

    试试吧....

    秦明深呼一口气,握紧还带着热度的武士刀。

    一刀....

    还真行。

    看来原主身上的问题,越来越多了。

    片刻后,一直看着火区急的团团转的龙马,忍不住喊出声:“有劈砍声!”

    “啊?”几个火消一脸懵逼。

    冲田总司的包子脸上写满严肃:“我也听到了。”

    “是,在那个方向。”土方也指着一边,点头道。

    “路被堵住了吗?”龙马眯眼望向火区:“要用刀砍出路来?”

    火消们不明所以,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有声音,最起码表明人还活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除了火焰的燃烧声外,只剩下刀子的劈砍声。

    龙马在砍,冲田在砍。

    然后是千叶佐那子,桂小五郎,武市半平太等来自各个道场的武士。

    从刚才开始,火势就已经控制住了,收容所所处的街道,是最后的火区,支援几乎全来了。

    火消们也想试试,可压根做不到,剑道修为不到五段真传,还真砍不动。

    哗啦——

    一处残垣断壁被砍断,众人突然抬起头。

    这声音是从火区里面传来的!

    一个人影出现了。

    火焰与浓烟之中,一个人挥舞着刀,刀身已经变得漆黑,甚至弯曲。

    但拦路的无论是碎石还是木板,全都被一一斩断。

    无数人瞪大了眼睛,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噌——

    刀子磕飞了,尽了它的使命。

    人已来到了火区之外。

    “成...成功了....”

    火消们最清楚火势到底如何恐怖,要闯入火区再带着人出来,又是如何艰难。

    见到这一幕,他们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头皮发麻。

    那杆代表荣誉的旗帜,兴许只有这位阴阳师才配得上....

    “我...到底看见了什么??”

    “难以置信...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能自如穿越火区?”

    新门辰五郎第一个反应过来,小老头跃下屋顶,旗帜摔在地上,大吼道:

    “快!”

    “龙吐水!!玄番桶!!”

    “人已经出来了,灭火!”

    屋子拆的差不多,人也安然无恙,火消们提着龙吐水、玄番桶,接力灭火。

    秦明停下脚步,松了口气。

    “还好...”

    “都没事...”

    忽然,他瞪大了眼睛。

    不对....

    姑获鸟没了!

    也不能这么说,人身姑获鸟“阿姑”,是没了,但妖怪姑获鸟,还在。

    此时在秦明的视野中,就能看到姑获鸟妖身的全貌,旁人却全然不知,可见姑获鸟现在就和其他妖怪一样,没有了形体。

    “阿姑女士...”

    龙马也意识到姑获鸟不见了,见着秦明发愣,还以为是他在内疚没能救出阿姑。

    他拍着秦明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你,这些孩子就....”

    秦明哑然失笑,还担心一个妖怪的生死?

    不过...姑获鸟为什么会突然失去人形?

    不等秦明深入思考,新门辰五郎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得不错,你这阴阳师,真是相当了不起。”

    小老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前太过紧张,劳累,这时候都忍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这样一场灭火,实在让他心力憔悴。

    眼睁睁看着一个阴阳师,拿着火消的旗帜,登上房顶,穿越火海,发号施令,他们却没有什么办法,这种无力感,让将灭火背在身上作为荣誉的火消们,格外心生感叹。

    秦明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有很多无力回天的生命,可是如果眼睁睁看着能够救活的生命不救,我会死不瞑目。”

    这是实话,见死不救,以津真天肯定会痛下毒手,到时候真就死不瞑目了。

    不过话说回来,以津真天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暴躁?见到姑获鸟时,也很是反常。

    会和这场大火,以及那个喜欢登高望远的妖怪有关吗?

    坐在地上的辰五郎摇摇头,对着秦明拜下:“纵火者是罪犯,救火者乃英雄,自古皆然,你是真正的阴阳师,也是真正的英雄。”

    大概是吧。

    秦明安然受下一礼,他也是冒着危险救人的好不好?

    只是救完人之后,心中的疑惑不仅没变少,反而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