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40.唢呐一响
    距离夜探吉原,已经过了三天。

    不过还没找着野风花魁所说的画店,吉原太大了,不是一两天就能找完的。

    这也有了多去几趟吉原的理由。

    涉及到盗版春画,还能拉上近藤,不用再被齿黑女吓着。

    都是为了公务啊!

    今天秦明另有一事。

    要为那些被抛弃、死去的孩子们,做一场法事。

    听了山冈铁舟的百物语,明历大火越发透着一股古怪劲儿,秦明觉得自己已经很接近事实了,唯一欠缺的,就是“阴阳师”在明历大火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最后又为何会提桶跑路。

    正好法事的地点是他选择的,就在本妙寺,能再深入调查一番。

    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

    上一场某个武家的法事刚结束,接着就是孩子们的法事。

    本妙寺的公墓里,已摆满了奉行所迁过来的小石塔,盖着小块白布,边上的荷花灯、鲜花,摆放得错落有致,看得出很用心。

    秦明心有感触,这和最开始的犬神案时,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没有九十九根蜡烛。

    又是蜡烛?

    秦明愣了愣,既然传统的葬礼里没有蜡烛这一项,那么蜡烛是谁放的?

    原主自己?

    不等他深入思考,已有稀稀疏疏的参礼者到场。

    奉行所的同心都来了,松平容保特意给他们放了一天假,尽管他们的办事能力很差,但他们脸上并没有往日摸鱼划水的嬉笑,多是严肃中带着几丝痛苦。

    兴许也是在为自己之前,在失踪案中的失职愧疚,如果他们再多深入查一点,就能早点发现这种事了。

    还不算没得救。

    秦明望着这些连正式名字都没有,大多只有乳名的小佛塔,一声叹息。

    这也怪不了奉行所不作为,涉及到妖怪,自己的想法,不也是逃避吗?

    未知,危险,麻烦,在没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前,人们的第一选择,往往是逃避。

    “安倍大人。”

    山冈铁舟打了个佛号,走到秦明面前。

    他被本妙寺推出来作为东道主,本来和尚的寺庙,让阴阳师主持法事,就已经很离谱了,要是再不让僧人参与其中,只怕幕府都得生气。

    自德川家康开始,幕府就甚是推崇佛道,一度传言,幕府是为了削弱阴阳师的地位,特意而为。

    秦明微微点头:“又见面了,今天得多多叨扰了....”

    这时,秦明忽然听到一个声音:“绪方大夫!”

    绪方洪庵?

    只见绪方大夫和福泽谕吉、手冢良庵来到了寺里。

    “这是....”

    绪方大夫的老脸依旧皱着,仿佛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高兴:“之前听福泽说,您对风箱风箱呼吸机诟病颇多,我听了后,就和田中先生一同翻阅了许多兰学书籍,改进了一番。”

    “这场法事之后,还请您能移步医学所,指点一二。”

    老大夫姿态放得很低,医术这个东西,达者为先。

    秦明也发觉自己最近很少去医学馆,这以后还怎么转业?

    反正看个呼吸机嘛!

    气压,初二物理知识,当今日本肯定没人比他更懂。

    很快,人就站满了。

    这些孩子不仅被传成了姑获鸟作祟,还引出了尊王攘夷的贼人,让江户人心惶惶。

    许多好事者,特意前来祭拜,同时打听打听消息,也好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能来祭拜,总归是好的。

    法事开始,先得奏乐。

    要有仪式感,尤其是寺庙里,最是注重这些。

    山冈铁舟从乐器架上取了一柄尺八。

    尺八,是华夏的传统乐器,后传入日本,因长度一尺八寸而得名。

    因为其音色特殊,极具禅意,所以吹尺八,又叫吹禅。

    有一音成佛,一声一世的说法,僧人们做法事前,很喜欢吹奏尺八。

    一休就是尺八大师,山冈铁舟同样有所修习。

    尺八的乐声响起,秦明同时布置起法事所需。

    他按照上辈子的法事布置了一下,又从四处搜罗来的传说里,寻了些阴阳师做法事超度的仪式,依葫芦画瓢混搭在一起。

    反正看起来足够唬人。

    然而...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被抛弃的孩子们,本就已经成了冤魂,飘荡于世间,久久不散。

    又经历了多年,无人祭拜,无人在意,怨气更甚。

    姑获鸟不怕,因为她本来就是妖怪。

    其他人不怕,因为他们本来就觉得没什么,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超度法事,反正他们也看不见怨灵。

    但秦明怕啊!

    他全都看见了!

    之前这些孩童怨灵,都还好,秦明也一直认为,有近藤、土方、冲田以及千叶佐奈子几个绝灵体质在场,不会出什么意外。

    大多数怨灵也是绕开了这几位飘,在秦明眼前晃荡的,根本没几个,很快就会过去。

    可现在不一样,大概是发现自己要被超度了,个个激动了起来,管他什么绝灵体质,纷纷做出最后的挣扎。

    场面一度控制不住,不计其数的婴灵,神出鬼没,遮天蔽日。

    我特么是忽悠人的,超度仪式全是假的,现在倒好,连鬼都忽悠住了。

    秦明尝试做出悲伤的模样,感怀那些怨灵,让他们知道有人理解他们的难过。

    那些怨灵,也纷纷做出悲伤的模样,一阵鬼哭狼嚎。

    秦明又尝试面露职业假笑,以此掩饰内心的恐惧。

    可那些怨灵,也纷纷裂开嘴巴,大笑起来,即便有的根本没有五官,甚至也发出了笑声。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提议迁到本妙寺,不迁到本妙寺就不用另做法事.....

    随着尺八演奏渐入高潮,以津真天也有不稳定的迹象,加上处处可见的婴灵,秦明真的要哭出来了。

    “闭上眼睛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会暴露啊....”

    秦明目光留在乐器架上,上面有一个熟悉的家伙。

    唢呐。

    他立即拿下,直接吹响。

    错了,这个是柯南的主题曲。

    又错了,太久没吹,吹成猪八戒背媳妇了。

    第三次,总算对了。

    《百鸟朝凤》,上辈子秦明可是正儿八经的江湖术士,丧事的活儿也接,做了法事,再吹两台送人走,很正常吧?

    唢呐声压住了尺八声,一音成佛也顶不住唢呐一响。

    吹奏时能很自然的闭眼睛,同时唢呐声压住尺八声,也能让听见尺八声而躁动不安的以津真天,安定下来。

    可就在这时,窜起了一阵火光。

    消防塔的钟声大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