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36.黑齿
    吉原花街,离人阁旧址。

    昏暗的屋内,仅有一盏油灯照明。

    一个人走到了油灯前,双手伸入其中,灯亮了。

    灯火妖异的舞动着,影子映在墙壁上,仿佛是跳舞的歌姬。

    壁龛和违棚之间的多宝格架,空无一物。

    灯光照亮了来人的脸,戴着天狗面具,不知什么缘故破碎了,只有上半部分,长鼻也是断的。

    “安倍晴明的后裔....”

    “竟然进到了江户。”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但天狗面具男,却不像是在自言自语。

    “土御门家,到底知道多少.....”

    “他们的立场...”

    “藻女已经来到江户。”

    “希望不会干涉我们。”

    “不用在意阴阳师,他会处理掉。”

    最后一缕灯火,照亮了天狗面具男没有被面具遮盖的下半张脸,惨白的双唇中,依稀能看见黑色的牙齿。

    油灯熄灭了,人影消失。

    密闭的屋子里一点回声都没有,就像从未有过人。

    ...........

    吉原花街。

    与他人迫不及待的急促车轮声相比,秦明与龙马的脚步显得格外安静悠闲。

    不悠闲不行啊!

    腿软。

    “早知道直接蒙着黑布让龙马拉我去樱华屋了.....”

    秦明缓步走着,身后不仅跟着重新回归的以津真天,身边还有各种鬼怪。

    上次是在吉原中心,尚能接受,现在却是在吉原门口。

    吉原之所以被称为吉原游廓,是因为四四方方,好像是被包围的城廓一样。

    而包围吉原的,就是“お歯黒どぶ”,也就是黑水沟,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游女逃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管理这里的危险人物。

    黑水沟在吉原几百年的历史里,一直发挥着作用,里面不知道埋藏了多少游女、花魁、危险人物或是白嫖的游客,那些被抛弃的孩子,大多也是沉于黑水沟中。

    于是,就能见到.....

    一张张粉白的人脸,飘在黑水沟之上,嘴唇开合,似在诉说冤屈。

    更诡异的是,她们的牙齿都是黑色的。

    这是传说里批量生产的妖怪——黑齿女。

    好在,传说里的黑齿女不仅有着浓密的黑牙,甚至没有眼睛和鼻子。

    “没事没事,黑齿不过是特色妆容罢了,抛开对鬼怪的成见,其实黑水沟上的小女子,都挺漂亮的,毕竟不好看也不能出来卖啊!”

    秦明在心底安慰着自己,这么想心里好受多了,至少不看牙齿,黑水沟里的女子脸面都算得上略有姿色。

    “反正放在几百年前,大家都是黑齿,也没什么嘛!”

    秦明不断施加自我暗示,脚步渐渐轻快起来。

    就和他想的一样,除了艺伎和低级游女,这些出于表演需求,而特意涂黑牙齿之外,平安时期开始,皇室贵族就有牙齿美黑,彰显贵族身份的习惯。

    黑水沟畔,吉原的三层楼上灯火通明,歌舞升平,楼上有艺妓妩媚的酸曲,楼道里也是女子清脆的木屐走动声。

    数不清的人力车不分昼夜地穿梭,彰显了这里的繁华。

    秦明与龙马径直走到了樱华屋,无他,唯白嫖尔。

    游女屋分为大见世、中建世、小建世三种规模,樱华屋属于大见世,整个吉原也只有六七家。

    大间世中,哪怕不点花魁,只是普通与游女玩乐,价格都在金二分以上,也就是半两,两千文。

    一碗荞麦面也就十六文,金二分能吃一百二十五碗,差不多是近藤勇放开吃吃一天的量,所以能白嫖,还是尽量白嫖。

    由于秦明与龙马,是带着任务来的,便没有找老板直接引见花魁,而是进入到了引手茶屋。

    普通客人是不能直接到店里玩乐,必须通过引手茶屋的介绍指名,先去茶屋饮酒游玩,之后才能再回游女屋行乐。

    所以引手茶屋是客人最多的地方,大家围着燃烧的炭火,客人们与游女玩乐,喝茶聊天。

    这时候也最容易套出消息,想要在吉原打听什么,自然得选这种老嫖客。

    几名游女翩翩起舞,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灯火摇曳中,显得分外勾人。

    秦明扫了一圈,一般货色。

    一名年轻的富商起身,臃肿的身子晃悠着,朝屋外望去,随即悻悻坐下,失望道:“今天野风花魁不会指名了。”

    他注意到秦明,调笑道:“阴阳师大人,竟也来这种风月场所。”

    忽然,他想到之前的妖怪杀人,惊到:“前阵子丑时之女作祟,应当就是这位阴阳师大人解决的吧?”

    可他又是不怀好意的问着:“前次是为除妖而来,这次又是为何?难道樱华屋的花魁,也是妖怪吗?”

    秦明低头喝茶,暗暗将茶壶嘴对向一边的一名僧人。

    和尚来得,阴阳师来不得?

    却见那僧人双手合十,念诵佛号:“樱华屋的抹茶别具特色,小僧是本妙寺的僧人,为品茶而来,想来这位阴阳师大人,也是如此。”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让人找不出破绽。

    龙马也理所应当的应和着:“本妙寺的茶水能祛病除邪,每年春秋都举行“大茶盛式”,年年人满为患,寺院的僧人四处寻找好茶,再正常不过,在吉原寻茶,反而能为寻来的茶水,更添几分传奇色彩!”

    他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本妙寺蹭几杯茶,最近江户的怪异事情,是不是太多了点?

    富商哼哼唧唧几声,从随身的行囊中,拿出了一套精美的镀金茶具,倒起茶水。

    管他什么僧人什么阴阳师,爷有钱。

    在引手茶屋中展示财力,也是得到花魁指名的办法。

    和尚端庄坐好,用竹勺在茶罐里舀出三勺茶粉,放入茶碗中,然后用柄杓从烧水的壶中舀水倒入,接着用竹筅优雅地搅拌抹茶粉和热水。

    最后轻轻拿在手中:“茶道所代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茶会的过程,是人们心灵净化的过程,而不是展示权利和财富的工具。”

    和尚小饮一口,将茶碗传递给身边的客人。

    那客人在接到茶碗以后,愣了愣,随即会心一笑。

    能来樱华屋这种大见世的人,不仅有钱,更有身份地位,大多都懂得一些茶道。

    他稍稍转动茶碗,使得嘴巴不会贴着茶碗的正面,这表达了尊敬之心。

    啜饮一小口后,便用布擦拭喝过的碗口,接着传递给下一位茶客。

    每位自恃身份高贵的客人,都重复着这样的步骤,不言不语,只是传递,品茶,做好每一个细节。

    这些礼节和形式,充分体现了客人的以及个人的修养,以及彼此之间相互的关心、尊敬,整个传递的进行过程中,平等友爱谦卑贯穿始终。

    这就是所谓的日式茶道,平时大大咧咧不注重细节的龙马,也是少有的精致起来。

    不知不觉中,那富商已是羞红了脸,收起茶具,照着其他客人的模样,传递茶碗。

    真正有身份的人,压根不屑于精美贵气的茶具,茶道在人不在器。

    茶碗传递到秦明身边。

    艹,拿布擦擦就干净了?

    嘴巴都接触到茶水了!

    尤其是在吉原,鬼知道你们这些lsp身上有没有奇奇怪怪的病症啊!

    因而,秦明没有接。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