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35.我就是想去吉原了
    在长洲藩与练兵馆中举足轻重,轻描淡写喝退武士家仆的桂小五郎,不见了。

    他跑路了。

    一直观察着的秦明,可以肯定小五郎不会再回来。

    而一边另一个三大道场的弟子,士学馆的武市半平太,也有点不对劲。

    这个看起来粗豪的大汉,虽说没有坐立不安或是满脸冷汗,但他在抖腿,根据肢体语言来看,抖腿是内心不安的表现。

    好家伙,小小的试卫馆里,竟出现了两个尊王攘夷的贼人。

    秦明打算帮他们一把。

    今天尊王攘夷的,还是人们眼中的“贼人”,等到过上几年,就变成了志士,再等到明治维新,就成了维新志士,在新政府中有极大话语权。

    幕府迟早要倒,找机会和尊王攘夷的同志们打好关系,才是正道。

    安藤家的武士与近藤家的亲朋对峙着,场面一度僵持。

    直到坂本龙马捏着嗓子,装成女声,喊道:“滚出去!”

    三个字无异于直接宣战,僵持变成了混乱。

    其实这也是有所考虑的,一直僵持不知道会僵持到什么时候去,混乱起来,反而能动手。

    试卫馆里不少好手,动起手来安藤家的武士只能退去,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毕竟武士们在婚礼时强闯道场,即便是要搜查贼人,也不占理。

    就在即将动手之际,秦明开口道:“在下安倍秦明,检非违使,现在是试卫馆的塾头,想来几位也听说过我。”

    “交给我来办吧。”他向近藤周助等人投以放心的眼神,转而望向安藤家的武士:“你们要找的人,试卫馆里没有。”

    “一定要怀疑的话,也可以由我来调查,检非违使有治安维护、缉拿审判的职责。”

    “你.....”

    一部分安藤家的武士认出了秦明,这不就是当日拔了少家主管的阴阳师吗?

    不仅拔了管,间接导致少家主死亡,还大大咧咧的走出了安藤家,家主都耐何他不了。

    难怪刚才就觉得上首的新郎有些面熟,原来是那日跟在阴阳师身边的木讷男人。

    这...羊入虎口啊!

    “请回吧!”

    秦明面带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

    领队的安藤武士不多做犹豫,于情,他们打扰了人家的婚礼,于理,检非违使是正儿八经管理治安的官职,他们只是收到可以情报的武士。

    “那么,继续喝酒吧!”

    秦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同时微微看了眼武市半平太,后者果然不抖腿了。

    宾客三三两两入座,各有各的想法。

    刚刚秦明可是说了“试卫馆的塾头”,试卫馆已经壮大到这种地步了吗?连纪州藩的中坚,安藤家都不敢多招惹?

    “给大家添麻烦了!”

    近藤周助再次一礼后落座,和秦明干了一杯,如果不是秦明,即使安藤家的武士最后能退去,也会打扰婚礼的兴致。

    婚礼结束,新郎新娘就洞房去了。

    见此,秦明不打算把龙马的个人礼物交给近藤勇,都有老婆了,要那些干嘛?

    秦明带着龙马,找到一处空房间。

    “龙马,你先等等,尊王攘夷的事情不小,我先告诉松平大人一声。”

    秦明拿了笔研墨,写起信来。

    混江湖的,多少都练过字,能糊弄人。

    虽说他暗地里帮了桂小五郎和武市半平太一把,也决心和尊攘党派结个善缘,但幕府终结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这期间他仍是幕府的检非违使。

    从今天这事就可以看出,在幕府余威尚在的时候,一个官职在身,还是有用的。

    因而秦明在信里说了安藤家武士的事,也暗指尊攘浪人可能藏在某些道场里,毕竟道场相当于私塾,有各地慕名来此学习的藩士,鱼龙混杂,极容易藏匿。

    吃两头,不丢人,这叫留有余地。

    吹干墨迹,秦明让道场的弟子送去奉行所,便和龙马谈起了正事:“春画的盗版,你怎么看?”

    龙马沉吟道:“根据你之前的分析,仿造者是有意识根据吉原游客的喜好,来绘制春画,而经过我这一阵子的亲身体验....绝对不是巧合。”

    亲身体验?

    难怪千叶佐奈子都回来了,今天才看见你人。

    “绝非巧合?怎么说?”

    龙马组织了一下语言,他的推理能力没秦明那么强,能够看出端倪已经很为难他了:“除了你之前所说,丑时之女事件过后,春画里多了些诡异元素外,现在又多了些孩童元素。”

    孩童元素?

    秦明一脸骇然,这东西联系起春画来,可是大忌。

    龙马倒是没觉得不妥,继续道:“春画里变得有故事了,类似吉原游女产子,客人弃养孩子的故事。”

    “哦...”秦明点了点头:“那应该是姑获鸟事件结束之后吧,这个画师在蹭热度。”

    龙马摇头:“并不是蹭热度那么简单,其实最近我有感觉,他画的春画,娱乐性小了很多,变得更有深度了。”

    “而且背景也多设在吉原,女性也一般是花魁或者游女。”

    “就好像他对这些事情特别了解一样。”

    龙马还在思考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明,却愕然的发现,秦明已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吉原,关键就在吉原。”

    秦明也不解释,他也解释不清,他就是想去吉原了。

    不过听了龙马这么多分析,他也有了一个新想法,如此关心弃婴,甚至在春画这种东西上,本末倒置,特意加深了深度。

    看着玩意谁看剧情啊!

    要么,这是个有思想有追求的人,要么,就是这种事情让他特别在意。

    可为了生活画春画、画盗版赚钱,这一点已经可以确定幕后画师没啥思想追求。

    那么,就说明弃婴很让幕后画师在意。

    能对这种事情上心的,要么是经历过这种事,要么是颇具同情心。

    而这两点,如果放在女性身上,就容易解释的多。

    女性一般比男性更具同情心,又因为其家贫,很可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具有共情。

    “有一定年龄的女性,并且住的离吉原很近。”

    秦明锁定这条线索,果然当务之急,就是去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