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34.神明也看得见?
    日本史记载关于结婚最早的记载,是在平安时代,男性去女性住处三晚,如果女方接受的话,就会举办结婚仪式。

    不过要论传说的话,应该是在神话故事里。

    传说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竖起天之玉柱,互相约定朝柱子相反方向走,两人相遇之时,就成婚。

    近藤的婚礼也参照了这一传说,壁龛上挂着伊邪纳岐与伊邪那美的画像,用来祭拜。

    当然,也没有忘掉作为武家信仰的香取大明神,香取大名神的壁画就在两名创世神之下。

    臃肿的新郎近藤勇小步走到大堂正中,新娘跟在身边。

    “这就是白无垢啊....”

    穿上白无垢的新娘智子,美艳不可方物,让土方岁三不由得想起昨天遇到的那名武家小姐。

    “白无垢是什么?”冲田总司已经十八岁了,但还像个孩子一样,除了剑道什么都不懂。

    秦明捏了捏冲田的包子脸,道:“白无垢就是武家女子所用的婚礼礼服,象征着女性的纯洁,其本来是“死”的装束,放在婚礼中,就代表着一旦嫁入对方家里,就不会再活着回来的觉悟。”

    他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好,来到江户后,他也在不断吸收着相关知识,只有知道的比别人多,才更容易忽悠人。

    “原来如此!”

    冲田总司以后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大概也是受了今天的影响,为表明自己时刻抱着死的觉悟而战斗吧。

    秦明倒是挺心疼新娘的,不止白无垢,下面还穿着单衣,盖着多重打掛和唐衣,加上裙裤,目测20公斤左右,得持续整场婚礼。

    果然是武家小姐才负担得起的婚礼,寻常女子估计婚礼还没到一半就倒下了。

    参加者席列分为新郎侧和新娘侧,首先是父母,然后依据亲疏,七大姑八大姨分列而坐,最后才是友人。

    秦明在友人列的第一位,身边是桂小五郎和武市半平太,如果和近藤有点血缘关系,他估计直接排在父母之下了,除了亲疏,地位、名声也是重要因素。

    不过秦明没有入座,他还要主持婚礼的修祓。

    也就是祈求神灵,免除罪过和污点的仪式,祛除在日常生活中不知道犯过的错误,心身共同清净后,才能举办结婚仪式。

    秦明只觉得好笑,连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就要祈求免除罪过,洁净身体,还真是遇事先说抱歉的躬匠精神。

    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入乡随俗嘛,反正也是新郎新娘鞠躬,随后他奏上祓词、拿着祓串麻草,左晃晃,右挥挥,算是祛除罪恶成功。

    接下来是祝词,新郎新娘向神明报告,希望永远幸福的祈祷词,所有人都要怀有感谢的心情,听取祝词。

    近藤和智子念着祝词,秦明表面上认真聆听,实际上是在看新娘、新郎后方的神明画像。

    随着宾客越来越投入,渐渐有光点在壁龛上的伊邪那美、伊邪纳岐画像上汇聚。

    秦明面色变了变,这个世界存在妖怪,那么存在神明,也很正常吧?

    日本神明和妖怪的界限比较模糊,比如妖怪中最著名的天狗,八大天狗都居住在山里,守护着大山,又被誉为山神。

    还有些神明,一开始本来就是妖怪。

    简单点来说,神明里也有受人畏惧的作祟神,妖怪中也有得到信仰或是与神社结下契约,受到供奉而成神的存在。

    “这样的话,越来越复杂了啊....”

    秦明继续观察壁画的动静,新娘、新郎已经开始誓盃仪式,也就是交杯换盏,证明夫妇永结契约,一般是“三三九度之盃”或是“三献之仪”。

    壁画上汇聚的光点,一部分散落到了近藤与智子身上。

    秦明眼前一亮。

    神明管用?

    那能不能用神明来驱鬼除妖呢?

    寺庙、神社里的护身符,佛像什么的,多少应该起点作用吧?

    下一阶段,就是“玉串拜礼”仪式。

    近藤勇从怀中拿出誓词,在壁龛前跟新娘一起朗读,内容就是“夫妇永结同心、互相鼓励共筑一个美好的家庭”之流。

    在秦明的视角中,随着近藤念唱誓词,壁画上剩下的光点,化作宛如锁链一样的东西,将新娘、新郎链接到了一起。

    而这时候,却闯进来了一堆人,打断了婚礼。

    “土方岁三在哪里?!”

    “调戏了我们家小姐还敢跑?”

    人群中的土方低下头,披下头发,昨天和那位俏丽的武家小姐约着今天相见,睡一觉就忘记了。

    平日里总是一脸和蔼的近藤老师傅,冷着脸上前:“这里是试卫馆道场,无论如何,还请回。”

    那几个家仆不依:“我们知道土方那家伙在这里,事关小姐名节,再隐瞒,对谁都没好处。”

    新娘的父母也有所不满:“难道没有看出来吗,现在在进行婚礼,在这个可喜的日子突然闯进来,不觉得不妥吗?”

    家仆还要据理力争,静坐一旁的桂小五郎忽然开口:“到此为止吧,再争论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只会破坏好日子。”

    家仆望着这个面相高冷的男子,只觉得心生敬畏,试探着问道:“阁下是谁?”

    桂小五郎姿势不变,淡淡开口:“练兵馆塾头,长洲藩大检使,桂小五郎。”

    练兵馆塾头相当于剑道教头,代表民间地位,长洲藩大检使,主要掌管江户的长州藩所银两出入,代表官家地位。

    练兵馆是三大道场之一,长洲藩是西南雄藩,桂小五郎可不是普通人。

    家仆们见此,也只得先退去。

    婚礼继续,可玉串拜礼还没进行到一半,又进来了这一批人。

    众人不由得看向土方,土方连忙低头,他也记不得还惹着哪家小姐了。

    这批人没之前的家仆那么简单,腰间佩刀,清一色的武士:“接到情报,这里有尊王攘夷的贼人踪迹,还请配合我们调查。”

    尊王攘夷?近藤老师傅一脸诧异,却还是冷着脸上前:“这里是试卫馆道场,今天婚礼,无论如何,还请回。”

    武士可没家仆那么好欺负:“有贼人在此,必须要调查清楚!”

    噌一声拔刀出鞘,刀鞘上还有着安藤家家纹。

    所有人心中一凉,他们都知道幕府最近在搜查尊王攘夷的贼人,如果前来的是奉行所或是火盗改,都能周旋一二。

    可纪州藩安藤家,属于纪州派,是幕府将军的人。

    桂..桂小五郎!

    宾客不禁在人群中寻找起桂小五郎。

    小五郎不仅地位高,还得长洲藩主毛利氏看重,差点被收养赐姓,这样的身份,不仅能让武士家仆悻悻离去,面对安藤家的武士,也能阻挡一二。

    可是...

    小五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