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26.秦氏计量法
    “犬神案发生之后,佐田入狱的第三天。”

    “佐田家里还有他人吗?”

    “没有,佐田的妻子在生下孩子后就死了。”

    果然。

    听到确切的时间,以及佐田的家庭背景,秦明愈发觉得不对劲。

    早在犬神案中,他就怀疑过佐田有问题,佐田承认的太快了,只是当时秦明想着尽快摆脱犬神对自己的威胁,没有过多在意,没想到兜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现在问题更大,家里只有一个孩子,佐田明知自己被捕后,孩子会无依无靠,难道不会为了孩子,再挣扎一番吗?

    “查到什么了吗?”秦明又问。

    “没有....只在佐田宅中找到了一片羽毛。”

    姑获鸟!

    鸟类飞过庭院也可能留下羽毛,但在连番孩子失踪,以及亲眼见到姑获鸟后,秦明心底只有这一个答案。

    佐奈子没有打断秦明的思路,龙马平日里一直跟她说过这位阴阳师如何的神通广大,今天她倒要见识见识。

    秦明思索片刻,问向松平容保:“这些卷宗,最久甚至可以追溯到六百年前,平安朝时期就有幼童失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古以来,一旦出现幼童失踪,就会归为姑获鸟作祟,平安朝时土御门泰亲还活着都没办法,当今幕府,更没办法,只能置之不理,封尘起来。”

    土御门泰亲?这不就是那位土御门家的始祖?

    这么强大的阴阳师坐镇,还会有姑获鸟作祟?

    秦明微微有些在意。

    “姑获鸟偷窃孩子的传说,不过是为了让人们看好自己的孩子,或是吓唬那些不听话的孩子,让他们乖一些,也有一些人,因为孩子走失不想被家人追责,编出妖怪作祟的鬼话,松平大人,妖怪可是不存在的。”

    佐奈子一直关注着秦明,可惜秦明这番话让她失望了,不过是废话,阐述了一遍姑获鸟传言的来由,一点帮助案情的建设性意见都没有。

    不过松平容保却是相反,听到秦明这么说,安心了许多:“这么说,是人为?”

    人为,至少能查,妖怪作祟,真的无从查起。

    秦明没有回答,玩味道:“往日的失踪案子,都置之不理了,松平大人现在为何又急起来了?”

    主次分明,秦明得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落个恩情,指明方向,不管最后找没找着孩子,松平容保都欠他一次。

    松平容保沉默了一下,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一桥庆喜,井伊直马,丢孩子的都是大人物!

    他只得拜下,恳请道:“奉行所办事不利,而今失踪案频繁,在下已经铁了心要整治一番,还请安倍大人助在下一臂之力,还江户一个清平!”

    漂亮话倒是挺会说,佐奈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秦明敲了敲桌案,问道:“有江户和附近村子的地图吗?”

    “有。”松平容保正要去取。

    “不必了。”

    千叶佐奈子取出一卷图册。

    准备挺充分。

    秦明眼中不禁又多了几分赞许,铺开地图,徐徐展开。

    他在心里回想着当日见到姑获鸟的位置,以及姑获鸟的去向,最后确定了一个方向。

    秦明盯上了一个村子,大致就是这个地方了。

    不过不能直接把位置点明,不然也太不合理了。

    虽说他们会自动脑补阴阳师能占卜,可秦明向来标榜世间不存在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看来得想个办法。

    他装模作样看了片刻,道:“松平大人,千叶小姐,可听说过数学?”

    松平容保不确定道:“是...洋算?”

    洋算,也就是西洋算数,和日本传统数学“和算”相对。

    “不错。”秦明点头。

    佐奈子眼睛微微一亮,端正坐姿,懂得兰学、西洋知识的人,都很厉害:“请讲。”

    秦明道:“掳走孩子的幕后之人,行为是有规律的,因为他有很强的目的性。”

    佐奈子皱了皱精致的眉毛:“此话怎讲?”

    “所谓的规律,即有节奏的,有一定套路,就像剑术,一个人的出招,必然有迹可循,经验老到的人,可以在交战中,判断对方的出招规律,而数学可以通过计算,达到“经验老到”的效果,甚至更精准。”

    秦明一番忽悠,两人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和算在这时候很流行,甚至还有专门的“关流”学派,幕府也时常会聘请这方面的大师授课,但日本真正步入现代数学,还是在明治维新“废除和算,独专洋算”之后。

    也就是说,现在哪怕再精于计算的人,也只是半瓶水晃荡,而这种半瓶水,最容易忽悠。

    “我将江户及周边村落的地图化为一个坐标系,然后赋予各个地点横纵坐标值。”

    秦明拿着笔,在地图上画了个坐标轴,同时一份一份卷宗翻阅着,然后在白纸上记下坐标,并在地图上画个圈。

    一连将近五年的坐标全部记下后,他再道:

    “然后我构筑一个数学模型,将这些坐标值套入到公式之中。”

    “这个P,就是犯人所处在格网点的概率值,是每一个孩童失踪地点,计算得到的概率的累加概率,概率计算公式,实际上是一个分段函数,我用一个新的权重系数来表明.....”

    “k是一个常数....”

    “在模型计算过程中,地图范围也不可忽视....”

    说道最后,秦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松平容保与千叶佐奈子,就更不明白了。

    但这不碍事,越难懂越唬人。

    只要没人能看懂,就没人能找到破绽。

    一边说一边写,秦明手边已经洋洋洒洒写了三大张纸。

    他将三张纸摊在桌面上,吹干墨迹。

    然后在地图上标记起来:“两位且看,这一处,这一处,以及这一处,都是幕后之人可能所在地方,根据概率排序,依次是....”

    几个标记,正好将秦明之前看到姑获鸟的大致方向,给涵盖进去了。

    “这....这....”

    松平容保说不出话来,看着地图如获至宝,奉行所缺少人手,还有不少同心是买来的,自由度很高,若真想将江户搜个遍,只怕要个三年五载,而秦明一通写写画画下来,直接将区域缩小到了奉行所能力范围之内。

    千叶佐奈子看着公式、数字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反过来看向地图,瞳孔微缩:“是这里?”

    她动的比谁都快,直接起身离开了。

    “近藤,醒醒,天妇罗在天上飞。”

    “啊?呃?”

    秦明拍了拍近藤的脸,昂首离开奉行所。

    反正也没什么危险,指出个大概方向,让奉行所派人去找就好了,找不到,他也不背锅。

    奉行所办事不行,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