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23.我要结婚了
    “还是得从“我”的身世入手。”

    “宅邸近来得找时间去一趟了,就当邀请近藤去做客,如果加上土方,就再好不过。”

    “最容易查的还是绘卷。”

    秦明取出百鬼绘卷,在画轴的“葛饰”两个字上,看了看:“只要找到这个认识“我”的葛饰XX,身世就能清楚不少。”

    他又拿出一卷春画对比了一下:“也不是完全没有眉目,最近的画里多了些神怪元素,应该是自从丑时之女事件后,吉原的lsp们喜好加点鬼怪玩刺激的。”

    “这么与时俱进,嗯,说不定多去几次吉原能有所发现。”

    秦明在记载明历大火的资料上画了个圈:“除了身世,明历大火也很关键,得弄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内情很难调查,但表象应该能查个一二出来,至少,能多查出一些阴阳师的相关信息。”

    “这么说来,检非违使还得当一当,有个公职在身,查什么都方便一些。”

    理清一切后,秦明打算继续研究研究春画,等龙马回来后多加交流,好借口去吉原一较长短。

    顺便等一桥庆喜上门,自己救了他老婆儿子,说好的保举检非违使,可不兴鸽。

    一桥庆喜没等到,坂本龙马也没等到,又等来了近藤勇。

    “我要结婚了。”

    “哦?”

    看来近藤不想止于手上功夫,决定实践了,春画果然在维系人类族群数目上居功至伟。

    “恭喜恭喜,是谁家的女子?”秦明笑着恭贺道,只要结婚的不是龙马就行。

    “不知道。”近藤勇摇头,有些局促:“所以才来找你,能不能帮我算算,我未来的妻子,到底长什么模样,是不是良配....”

    平民人家的婚姻和后世没什么两样,都是找媒人简单相个亲,然后处朋友,也就是恋爱结婚。

    但武家仍旧很传统,他们认可的是父母之命或是主君之命。

    直到结婚那天,才会知道对方长什么样。

    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因为武家的孩子不论男女,从小就被教育外表只是臭皮囊,靠着外表来判断人,是对对方的侮辱。

    结婚对武士阶级来说,也只是传宗接代,是一种合作,跟恋爱好恶扯不上关系。

    不过近藤勇不同,他是近藤周助的养子,被近藤家收养之前,只是乡下老实巴交的农人家庭,虽说沿承了老实性格,但某些方面并没有武士的道德洁癖,比如娶嫁。

    近藤不安心,因而特意来问,可秦明也算不出个所以然,自然开口忽悠:“人是不可思议的生物,就算两个人互相有点讨厌,被父母强制捆绑在一起后,也会日久生情。”

    看对眼了,那就是说准了,没看对眼依旧讨厌,那就是日的不够久,说的也没错。

    反正我喜欢好看的皮囊。

    近藤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我去布店买些料子,准备新衣。”

    布店....

    “我与你同去。”

    正好,找家老字号的布店,查查明历大火。

    秦明给明历大火提取了几个关键词,分别是“阴阳师”、“少女”、“和服”、本妙寺”。

    人们肯定不会忽略大火的引燃物“和服”,如果当年少女真的是自己缝制的和服,必然会上街购买布料,从布店能问出些消息。

    以津真天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秦明在路上买了份天妇罗,这玩意最开始就是在街边叫卖的不入流小吃,而后才渐登大堂。

    不多时,抵达了一家布店:和屋。

    两人踏入店铺,入眼便是眼花缭乱的服饰。

    栉、笄、丸帯、团扇、小袖、半合羽...

    便是公家的冠袍袴裾,也有售卖。

    布料自不必多说,全是上品。

    秦明望向近藤,言下之意,是问他钱带够没。

    近藤勇表情不自然,他身上就带了三两,买点寻常布料,绰绰有余,但要是高级点,恐怕半寸都拿不下来。

    得,还得我来,老实人买东西铁定吃亏。

    秦明敲了敲柜台:“老板,这位是奉行所的同心。”

    即使和屋不在近藤勇的巡逻片区里,一般町人商贩,听到同心的身份,也会敬上几分。

    蓄着八字胡的老板出乎意料的没有搭理近藤,而是与秦明攀谈起来:“您就是那位阴阳师大人吧?”

    “我听三菱屋的岩崎提起过,樱华屋的老板也与我说起.....”

    秦明一怔,我这才来江户没多久,名声就这么大了?

    随后,他看到老板的脸色不太对。

    英耀篇有言,“叠叠问此事,定然此事缺;频频问原因,其中定有因”。

    老板反复提及阴阳师,说明对阴阳师有所诉求,那么,显而易见。

    “看来老板近来生意不太好。”

    老板一愣,自己还没开口呢!见阴阳师大人一副早已知晓的模样,也不再说些有的没的,便打开了话匣子:

    “不瞒大人,自上月店里重新装潢后,生意就变差了,营收不如往年半数,我怀疑是不是....”

    “怀疑有不干净的东西?”

    秦明四下绕了一圈,指着正面的一堵墙,道:“店铺选址不错,不过这扇门挡了财运。”

    老板心里咯噔一下,这扇门就是上月新装的。

    秦明拉开门,门后是一套被褥,又道:“你上月将屋子隔开,商住不分,易出霉运,桌案、柜台,都要换新的,以白色为主,白与黑相对,若有鬼怪,则能挡煞。”

    “那该怎么办?”

    老板急了,就和秦明说的一样,上月店里太忙,他索性分出了一个小房间居住,桌案、柜台都也是请人新打后更换的,果然出问题了!

    秦明笑着道:“难道我要转几圈六壬式盘,再画几张符咒吗?”

    “还请大人出手!”

    老板一咬牙,从柜台下拿出了用纸包好的一摞小判。

    秦明不禁咂舌,这高度,少说也有三十两,不愧是商人,出手阔绰,江户时期的富商,甚至比许多武士还有钱。

    但这钱,不能赚。

    凑过来的小鬼们又不是摆设。

    秦明故作镇定,哈哈大笑:“如果有人跟你这么说,肯定是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