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22.明历大火
    “怪了,这都几天了,以津真天怎么还盯着我不放?”

    和丑时之女不同,即使秦明当时直接和丑时之女接触,在他逃到试卫馆道场后,丑时之女就没有再跟着他。

    再见到丑时之女的时候,丑时之女也没有认出他。

    以津真天就很反常。

    虽然不敢跟着秦明一同进入道场,但就守在道场门口。

    只要秦明出门,必然会跟随。

    也不是不好,街上的其他小鬼会特意避让以津真天。

    这反倒让秦明受益,鸟身翅膀是怪异了点,但比起那些血肉模糊分不清五官的脸,女孩子精致的小脸看起来更舒服,不是吗?

    “兴许是阳气太重了,看来要适当去吉原逛逛泄泄阳气。”

    放下画卷,灭了灯,秦明便沉沉睡去。

    此后的几天里,秦明一直在等待龙马上门,堂堂正正的阴阳师,自然是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友人的要请,才不得不去吉原。

    可惜苦等许久,没有龙马的消息。

    “坏了,土方说过,龙马和他们道场的师傅们一同出去交流了。”

    “对了,土方怎么也没把火盗改和明历大火的记载送来,这小子不会又被打了吧?”

    秦明思绪纷飞,打发着无聊时间。

    “秦明!你要的东西来了!”

    近藤拿着一大堆书籍。

    “土方呢?没过来?”

    他还想见见近藤、土方两个绝灵体质左右合并,能不能赶走以津真天呢。

    “土方...”近藤脸上浮现一抹极不自然的笑:“他在养伤。”

    “卖假药被发现了?”

    “没有,这次是和哪家的妹子互生好感,被争风吃醋的武家带着家仆.....”

    “真惨啊,那估计卖假药被打是下一次。”

    “所以他准备这次伤好之后,来试卫馆认真学习剑道。”

    秦明精神一震,好事啊!两个绝灵体质,睡觉睡得更安稳了。

    闲聊一阵后,近藤继续上工,秦明研究起书籍来。

    火盗改倒是没什么,平平无奇的幕府机构。

    新门辰五郎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

    辰五郎不过是一介平民,十岁那年,他那当烟枪工匠的父亲外出时,家中突然失火,并波及邻居,飞奔回家的父亲目睹自家的灾祸给其他人带来麻烦,就冲进火场自杀了,只留了下辰五郎一个人。

    从那时候起,辰五郎和火灾不共戴天,立志要进入火盗改。

    虽然辰五郎在灭火方面可说是身经百战,但他亦曾经在指挥一次联合灭火行动中,导致对方多名消防员受伤,当时辰五郎无视幕府对此下达的惩罚,依然每晚都到妻妾家中留宿,结果他被送到了佃岛牢狱。

    后来一场大火蔓延至佃岛,所有囚犯都被暂时释放,而辰五郎就因为指挥其他囚犯,扑灭牢狱的大火有功,获得减刑,出狱以后更是步步高升,直至今日。

    “那天说他的烟管会引起火灾,倒是落了下乘,应该是他父亲的遗物吧。”

    秦明自言自语了一句,后面有关明历大火的记载,更让他重视。

    大概二百年前,江户出现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女。

    少女偶然看见一位俊秀的阴阳师,一见钟情,心仪不已。

    然而,不知这名阴阳师叫什么,来自何方,少女想上前询问时,他已消失在人群当中,不见踪影。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阴阳师的身影,甚至他衣袖上的小点花纹,都还清晰地留在女孩的脑中。

    所谓睹物思人,少女决定做一件与阴阳师所穿,质地、颜色、纹路完全相同的衣服。

    在此之后,无名少女总爱穿着这件和服出门,希望能引起那位阴阳师的注意。

    可惜自从那日惊鸿一瞥之后,就再也不见那阴阳师的俊美容颜了,相思之苦难耐,女孩为情所困,茶不思饭不想,日益消瘦,卧病在床,本妙寺的和尚也回天乏术,少女最后香消玉殒。

    少女虽死,但她那身和服并未陪葬,两三周转,来到了一名与死去少女年纪相仿的少女手中。

    然而令人诧异的事发生了,二号少女才穿了这件和服一天,竟莫名地发起怪病来,时而手舞足蹈,时而呆呆痴痴,像是思春少女般,想着俊少年,本妙寺的和尚虽然镇压了三日邪魔,但在第四日,还是断了气。

    但那时候,还没人意识到和服的问题所在,和服又到了三号少女手中,这名少女穿了一次,竟也患了同样的怪病,又是叫又是闹,一副思春的模样,最终也和先前两位少女一样,走上了黄泉路。

    这时候,本妙寺的住持发现了和服的不对劲,但无法祛除和服上的妖邪,便嘱咐小和尚,在寺院庭中升起一把火,烧掉这件和服。

    小和尚们照住持的吩咐升起一堆火,将和服投入其中。

    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那件和服逐渐延烧,一片接一片的衣服,如大团火花一般,飞上寺院屋檐,整座寺院跟着烧了起来。

    寺院瞬间陷入一片火海,火苗飞到附近的住家屋顶,整个街道跟着延烧开来,最后一条又一条街,肆虐而去。

    大火燃烧十七天,江户三分之二化为灰烬,十一万人死亡。

    “难怪辰五郎会不喜欢阴阳师,症结在这里....”

    入眼的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记录,按照传说,如此惨烈的一场大火,是因为一名女孩喜欢上了阴阳师而起。

    而后的火事,也疑似是妖怪作祟。

    但在大火燃烧的十七天里,没有一个阴阳师出手,哪怕是糊弄人,出来露个面,安定人心,都没做到。

    反而就和辰五郎所说的一样,“挑着金库抱着招摇撞骗的钱财,踩着平民逃走”。

    当然,可能有一些夸大其词,不过没有露面,没有参与救灾,是肯定的,而在明历大火之后,所有的阴阳师都在京都,再不踏入江户半步。

    “不过还是能看出来一些问题。”

    “一,明历大火可能真的是妖怪作祟,而且是阴阳师对付不了的大妖,所以他们选择提桶跑路。”

    “二,阴阳师可能和女孩有什么关系,这才导致阴阳师们心里有鬼。”

    “三,明历大火后,江户被阴阳师视为禁地。”

    “那我怎么会来江户,成为江户两百年来,唯一一个阴阳师?”

    秦明手脚一阵冰凉,明历大火的传说,阴阳师们的跑路,以及原身踏入“禁地”江户,一切都透着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