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21.产女
    “无妨,多谢安倍大人了。”

    一声轻咦过后,一桥庆喜郑重的向秦明展现了躬匠精神。

    虽说名声在外的绪方洪庵才是主刀,但身份差距太大了,绪方既不是武士又不是贵族,再有名也只是个医生,地位摆在那里,值得他道谢的只有秦明。

    至于美贺子以后不能生育,那又不是什么难事。

    换一个妻子不就好了?

    我爱你,但你生不了孩子,对不起。

    以前是顾忌美贺子背后的宗族,这么些年生不出孩子,他早想休妻了,也不至于日月在吉原贪欢,弄得步履虚浮,现在确定美贺子不能生育,就能更光明正大的休妻,去吉原晃悠。

    “一桥大人听说过产女吗?”

    秦明突然开口问道。

    “产女?”一桥庆喜一愣:“似乎...产女是姑获鸟的别称?据说最初还是从华夏流入的传说,水户的藩学时常有讲这些。”

    秦明感觉到周围一道道视线,就连以津真天也再度盯上了他。

    我编个鬼故事都不行吗?

    不过故事,还得讲完。

    他一脸平静,声音不急不缓:“并非如此,姑获鸟是姑获鸟,产女则是另一个传说了。”

    “传言孕妇在生下孩子后死去,未能得到供奉祭祀,灵魂无法超度,身为母亲的执念,就会使其化作妖怪,常常会以下身染血的模样,出没于宅中。”

    “哦,对了,传说源赖光手下四天王之一的卜部季武,就曾遇到过产女,哪怕他武艺高强,身份高贵,依然陷入危机。”

    感觉到背后一阵阵凉意,以及几个飘到面前的扭曲嘴脸,仿佛能闻到扑鼻的血腥味,秦明只是稍微顿了顿,继续道:

    “不过一桥大人不必担心,众所周知,妖怪是不存在的。”

    “产女的传说,大概源自于古时候产妇地位低下,生了孩子延续血脉后,容易被夫家抛弃,才有不忍于此的有心人,编出这种鬼话,骗骗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让那些艰苦的母亲们,能稍稍过得好一些。”

    秦明轻轻一笑,凉意锐减,一边的一桥庆喜,反而心中一颤。

    我特么原来不知道产女的事啊!

    现在你告诉我了,我还能当做不知道吗?

    他不喜欢妖怪之说,是因为妖怪作祟的说法,会妨碍到他的政务,实际上心底,还是有些相信的。

    尤其是出自阴阳师之口的传说。

    这时候可没几个能完全脱离封建迷信的人。

    休妻的事...看来只能推后了。

    一桥庆喜考虑着,如果被休,美贺子即使回了娘家,也不会有什么好待遇,多半置之不理,到时候死了,变成产女了怎么办?

    儿子才刚出生,他的光荣之路才刚开始!

    倒不如勉强养着,至少博一个不离不弃的名声,反正美贺子无法怀孕,以后能光明正大去吉原延续血脉了。

    一桥庆喜再度拜谢后,便让家臣抬着美贺子与妻儿一同离去了。

    一桥藩的藩所,距离医学所不远,更好的条件,更优秀的藩医,都更方便护理产妇、胎儿。

    就这样吧。

    秦明默默看了眼身上的血迹,剩下的,也只能靠美贺子自己了。

    比较麻烦的,反而是自己。

    在说了产女的故事之后,以津真天就又盯上他了。

    怪了,我也没做什么触线的事啊!

    就编了个故事,最后还明说妖怪不存在,更解释了传说的来由,其他鬼怪都散去了,你个鸟人怎么追着我不放?

    “安倍大人,石田散药,真的有用吗?”

    有人不解问道,他刚才看见产妇快不行了,阴阳师大人一把药下去,顿时就稳定下来了,也太神奇了吧?

    “刚才的手术里,你和福泽都表现得不错,叫什么名字?”

    秦明暂时不去想以津真天,故作高深的点了点头,整个手术只有福泽谕吉和这个矮小男子表现正常。

    “在下手冢良庵,还请大人多多指教。”

    手冢?比起小泽、天海什么的,还真是个少见的姓氏。

    “手冢治虫是你什么人?”

    二十岁上下的手冢良庵顿时沉默了,阴阳师大人竟然能猜到他做梦时给孙子取的姓名,恐怖如斯。

    秦明笑笑,想来这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他解释起石田散药的事:“这是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效应?”

    绪方洪庵走上前来,也不顾高强度手术后的疲倦,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要知道,医学所采购石田散药,就是怀疑其根本没有效果,准备做药理分析,将事实公之于众。

    秦明心中一动,来了,转行的机会来了!

    “安慰剂效应,实际上是一种心理作用,绪方大夫行医多年,应该见过不少例子。”

    “某些患者来到医学所后,可能就会说一来医学所就感觉病痛好多了,其实他们并未说假话,他们觉得马上会有人来处理他们的病症,从而情绪便放松了下来,疼痛便会缓解。”

    一边兴致勃勃听着,本以为能学到什么新东西的弟子们,失望起来,只能说阴阳师不愧是阴阳师,喜欢这种玩弄人心的虚假手段。

    “有...”绪方洪庵却一反常态:“霍乱....以前我在治疗霍乱的时候,知道有些患者已经撑不下去,便给他们服用一些明知无用的粉末,让患者抱有希望,大多数人...还是死了,不过最后,依旧有一些病人,奇迹般的康复了,我原以为是神佛保佑....”

    “神佛和妖怪一样,不过是人们心中的假想物,压根不存在,绪方大夫,你可是先进医学的代表人物,怎么能相信这些东西?这些全都可以归为安慰剂效应。”

    秦明趁热打铁:“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安慰剂效应都只是一种心理作用,未必能起到真正的疗效,我也只是初步有一个想法,绪方大夫如果有兴趣,可以一同深入研究。”

    “这...那就拜托安倍大人了。”绪方洪庵一礼。

    秦明心中暗笑,成了!

    和医学所扯上关系,再不济以后也能当医生。

    至于安慰剂效应....其本质就是忽悠人,这世界没人比我更懂忽悠!

    “近藤,走了!”

    近藤也一直老老实实守在外面,寸步不离。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