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20.我、赢、了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秦明只能对自己不断施加心理暗示,才稍稍好过一点。

    房间内的鬼怪,比墓地和奉行所还多。

    而且,他们还在互相吞噬着。

    一个鬼怪,更是直接飘在美贺子的头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而美贺子的状态,也不太好,灵魂随时都要离体而出。

    新鲜的灵魂最是可口,这间屋子的鬼怪,恐怕都是为了美贺子而来。

    哦,以津真天除外。

    这只人面鸟妖一直盯着秦明。

    在救了在救了,别催啊!

    秦明给绪方大夫不断递换着工具,防止老大夫因上了年纪体力不支,时不时还擦擦汗,避免汗水影响视野。

    在百鬼夜行之中锻炼的强大心理素质,让他的辅助工作做的得心应手。

    除了主刀与辅助的二人,其他医学所弟子,基本都成了摆设,只能在一边静静看着,或是发出嘶的惊叹声,或是闭上眼不敢看。

    少有一两个能保持平常心的弟子,诸如福泽谕吉等人,却又因为没什么经验,帮不上忙。

    忽然,绪方洪庵手中的动作一顿。

    剖口已经打开,可以看见其间的胎儿。

    绪方大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微微愣了愣,直接取出来,还是....

    即使走在医学前线,也受时代束缚,日本社会这时候仍较为传统,绪方洪庵身为男子,对女子生产以及胎儿出声的了解,并不多。

    秦明没有任何迟疑,双手深入剖口,将胎儿取了出来。

    刚到肚皮处,可能有些卡住了,秦明不做犹豫,狠狠一拽,胎儿随着羊水和鲜血离开了母体。

    呲——

    献血溅了秦明一身。

    “嘶——”

    几个沉不住气的弟子惊呼起来,自古以来分娩的出血被称为秽物,要避免流血溅到身上,要真的溅上血,还得找阴阳师或是和尚,做法祛除污秽,而现在....

    阴阳师大人几乎跟半个血人一样。

    哦,他是阴阳师啊,可以自己给自己做法的,问题不大。

    秦明面不改色,秽物?呵呵,这血恐怕比任何时候都要神圣。

    他快速剪断脐带,绪方大夫也缓过神来,做着收尾工作。

    缝合清创之类,属于西洋医学的入门,他还是做的不错的。

    而此时,秦明的目光在美贺子身上。

    胎儿已经顺利取出,啼哭声引来了门外一连串脚步,可美贺子快撑不住了。

    那张血盆大口已经贴在了美贺子身上,只等美贺子灵魂完全离体,就能饱餐一顿。

    秦明快速走到屋子的一角,那里放置着刚才送来的石田散药。

    他抓了一把,直接撒到美贺子嘴里,他能感受到美贺子身上的凉意。

    “美贺子夫人,这是赫赫有名的石田散药,药效堪比任何灵草仙枝,有病祛病,无病强身,从东边的甲府到西边的伊势再到北边的川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的语气变得温和:“夫人不想看看孩子吗?”

    不管药物有没有用,只要有权威人士说它有用,它就可能有用,安慰剂效应也是医疗手段,这是江湖骗子和巫医术士赖以生存的一种,秦明自然精通。

    外面的一桥庆喜可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孩子怎么样?”

    “安好。”秦明微微不悦。

    一桥庆喜再问:“是男是女?”

    “男。”

    外面的一桥庆喜激动起来,似乎想要闯进来看孩子。

    “近藤,把一桥大人拦住,手术还要继续。”

    秦明指了指福泽谕吉等人:“你们把门守住。”

    他转向正在取胎盘的绪方洪庵:“绪方大夫,切除子宫。”

    秦明记得,切除子宫能加大产妇存活率,十几年后,就会有医生在取出胎儿后,为防止孕妇大出血和感染,索性将子宫切除,结果发现产妇存活率大大提高。

    绪方洪庵顿时明白,阴阳师大人大概也急了吧,将子处、胞宫连在一起,叫成了子宫。

    不碍事,这三个都是一个东西。

    绪方大夫立即动手,他清楚切除子宫的女子,以后会失去怀孕的可能,尤其是在一桥庆喜这种贵族家中,说不定还会被休掉。

    但当务之急,是救人,他是救人的大夫,是医生。

    在秦明的视角中,美贺子的灵魂稍稍离体,又在努力重新回到身体里,不断起起伏伏。

    游荡过来等着美餐的小鬼们,兴许是被美贺子的坚持不懈所感动,上上下下到处飘荡着,挥着残破不堪的手脚,嘴巴一开一合,跟啦啦队似的,鼓励美贺子坚持下去。

    大概吧...

    群魔乱舞可不是什么良善的场景,秦明只能这么脑补一下,让自己坚持的更久一点,真要想着这些鬼怪是在考虑怎么分食美贺子,他恐怕撑不下去。

    经过一阵子收尾处理后,美贺子的状况渐渐好转了下来。

    绪方洪庵开始处理胎儿,老头儿不太会弄,但胎儿一身血污,没几个弟子敢触碰,只有福泽谕吉和另一个矮小的弟子从旁协助。

    秦明从以津真天身上感受的压力渐渐小了。

    不过事情还没完。

    他先去摸了摸美贺子的额头,体温正常,又测了测呼吸,还算均匀。

    腹部在绪方大夫粗糙的缝制之后,虽偶有血珠往外冒,可失血的情况并不严重。

    最关键的是,血盆大口张了半天,悻悻闭合了,屋子里的其他鬼怪,也在三三两两的离去。

    这时候,秦明才轻舒一口气。

    他眼角余光撇着那血盆大口,同时咧着嘴露出得意的笑容(??√ ??),做了几个口型。

    “我、赢、了?这是什么意思?”无意间看到秦明的绪方洪庵有所不解。

    秦明一个激灵,好家伙,差点忘了,这里还有懂行的。

    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减小,大门终于开了。

    一桥庆喜急不可耐的进到房间,促声道:“孩子呢?”

    秦明本能的皱眉。

    一桥庆喜看到秦明,以及秦明身上所谓“污秽”的血水,同样本能的皱了皱眉,不留痕迹的后退一步,感激道:“多谢安倍大人出手相助。”

    秦明不咸不淡的应了声,平缓说道:

    “一桥大人,美贺子夫人已经切除了子宫,身体情况暂时还好,但后续还需要多进补调养,而且以后不会再怀孕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