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19.帝王切开
    帝王切开....·

    日本对剖腹产的错误翻译,听起来还挺带感的。

    绪方洪庵这种不计较个人得失救治病患的行为,秦明很佩服,只是他并不看好。

    这个时代的难产,可以确定为必死无疑,再加上藩医、御医的束手无策,基本就能说没救了。

    即使他们说西洋医有剖开肚子生产的办法,也不过是为了不被一桥庆喜迁怒的托词而已。

    “这是什么妖怪?”

    一大团东西飘到了医学所里,人脸、蛇身、弯曲的喙和参差不齐的牙齿、宛如刀剑的锐利勾爪,甚至还有翅膀。

    秦明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实际上慌到了极点,因为妖怪似乎是在盯着自己。

    可他也没办法确认,总不能对视回去吧?

    而且这妖怪还挺高级,能发出声音,毛骨悚然的鸣声,就像那些含恨而终的人一样。

    要不先避避?

    大部分妖怪,只要不产生交集,就不会有危险,但也有少数具有攻击性的妖怪,只要戳到了它的痛脚,它就可能不管不顾的伤害人。

    自己哪儿惹着它了?

    眼角余光瞥见盯住自己的无名鬼怪,秦明觉得有些不妙。

    “雪隐在哪儿?”

    众人正准备着帝王切开,乍听到“雪隐”一词,很是不解。

    几个大夫也是一愣,反倒是一桥庆喜说道:“往东面走便是。”

    秦明往东走一会儿,便来到了雪隐,即厕所。

    雪隐出自宋代名僧雪窦明觉,他在灵隐寺扫厕所,扫着扫着大悟了,就有人用雪隐一词代称厕所。

    华夏少用,日本倒是泛用得多。

    秦明本意是在绪方洪庵面前装个逼,老大夫不仅擅长医学,还精通汉学、兰学,没想到是一桥庆喜出言。

    不过倒也正常,如果问起汉学在哪里最流行,必然是一桥庆喜出身的水户藩。

    明末大儒朱之瑜东渡日本后,喊出了非中华恢复,不归也的口号,受当时的水户藩藩主德川光国也就是水户黄门倚重,借由其思想诞生了赫赫有名的水户学,此后汉学在水户藩中相当流行。

    “水户学好像就是尊王攘夷的基础啊....”

    秦明自言自语了一句,从怀里掏出画卷。

    这个姿势...很新奇啊!

    拿错了。

    他拿出了另一卷绘卷,在上面翻找着。

    “有了!”

    一个与刚才所见差不多模样的怪物,跃然纸上。

    “以津真天,因他人见死不救而丧命,心生怨恨而诞生的妖怪...”

    “盯上我,是在说我见死不救?”

    “那个孕妇确实是要死了,但我没办法救啊!”

    “淦,妖怪不懂这些。”

    知道妖怪的来龙去脉后,秦明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

    出了厕所,又不平静了。

    虽然以津真天很懂礼貌,没有贸然出入厕所,但就守在厕所门口。

    “真盯上我了....”

    秦明面无表情的走回医学所,此时孕妇美贺子已经被送来了,一声声的呻吟着,很是痛苦。

    他看到绪方洪庵粗大的好像都弯不过来的手指,又看到手足无措压根毫无手术的经验的其他弟子。

    最后他感觉到背后一阵阵凉意,说不定是以津真天的大翅膀在扇风。

    “福泽,把门关上,准备手术,无关人等都离开吧。”

    老实说,绪方洪庵也没多大把握,他做过手术,但帝王切开还是头一次。

    原来是门外的风啊,不过问题更严肃了。

    因为以津真天来到了秦明面前,少女一样精致的脸几乎贴在他的鼻子上,看似挺美好,实际上那长而弯的喙已经穿过了秦明的脑子。

    “绪方大夫,不如让在下从旁协助。”

    “在下略懂西洋医学。”

    秦明确实懂那么一丢丢医学常识。

    “当真?”绪方洪庵不解,那你刚才摇头干嘛?

    “How are you。”

    秦明字正腔圆的回了一句。

    绪方洪庵怔了怔,随后点头:“拜托阴阳师大人了。”

    秦明忽然发现自己确实是很好的手术人选,绪方洪庵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敏,其他弟子又没经验,反倒是自己,稍有经验,手脚灵活。

    更关键的是,心理素质过硬。

    行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要不就是见死不救,鬼知道以津真天会把他怎么样。

    见到秦明出手,一桥庆喜欣喜不已,率先离开了房间。

    女子生产被视为污秽,即使是正常生产,都是在产前送去院落里的屋棚,而不是温暖的屋子里,更别说一桥庆喜这种大贵族,不喜鬼怪之说不代表不迷信,他可不会留在这里。

    “戴上酒精消毒过的手套,这样能...能防止...弄脏。”

    列文虎克已经死了一百多年,埃伦伯格早在三十年前就提出了细菌这个名词,再过两年,巴斯德都要发明“巴氏消毒法”了。

    作为走在日本医学最前方的男人,绪方洪庵自然知晓一些消毒知识,只是要和弟子们说明,就有些复杂了,他只能坑坑巴巴的解释着,试图让弟子们理解。

    而这时候秦明已经穿戴齐全,不仅有手套,还有涂抹过烧酒的罩衣,以及充当口罩的布条。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消毒还是懂的。

    “....”绪方洪庵愣了会:“学着阴阳师大人的做。”

    手术刀之类的,绪方洪庵有一套,虽然不太先进,但保养的很不错,也比较正规。

    令人惊奇的是,医学所里竟然还有一个相当稀有的长明灯。

    秦明一股脑将这些器具消了毒,又用一些医学所的器械做出了基本的防护隔离后,就将手术器具交给绪方洪庵。

    主刀人,自然还得是绪方大夫,开刀不是切菜,秦明不会,其实切菜他也不太会。

    绪方洪庵稳住手,七层肚皮,一层层切开,那场面又是怎样的血肉模糊?

    不少弟子都被吓得不敢看,秦明也佯装不敢看,在能够观察美贺子状况的同时,微眯起了眼睛。

    随着手术的进行,除了以津真天外,越来越多的不知名鬼怪聚集到房间里了,视野变窄,看见的鬼怪就少得多。

    绪方洪庵的老脸上,只有凝重,树皮一般的大手拿着手术刀,不算精细却格外稳当。

    分娩时的美贺子也格外配合,日本的习俗便是产妇生产发出声音,会被引以为耻,不能流血,不能有声音。

    绪方大夫肯冒着大不韪,甚至被世人谴责、被一桥庆喜追究的风险,为她动手术,已经很难得了,她不能再给人添麻烦。

    可随着时间推移,美贺子终于撑不住了。

    “啊——”

    一声力竭的惨叫,让秦明不由得睁开眼。

    一睁眼,他就被吓住了,这是怎样一个群魔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