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16.不欢而散
    月儿明,春草开出不知名的花儿。

    这时候,以一杯温酒来驱除初春的寒意,最好不过。

    江户人常说“酒酒鬼家无粮仓,滴酒不沾也家无粮仓”,喝酒虽然浪费钱,但大家都是死不悔改的酒友,漫漫长夜,不谈正事,先喝上一杯。

    “早也好,晚午也好,晚也好,咕噜咕噜酒不断”,近藤周助老师傅就是个典型的酒鬼。

    早上起来,先喝小半碗,他说这是消灾解难的好兆头,早上一口酒,还可以注入生气,焕发活力,下午,剑道教学告一段落,吃点小菜当午饭,再来一杯,晚上泡个澡,泡完继续喝,睡前也来上一杯,一天能喝五合。

    近藤勇酒量不好,但是能吃,秦明倒是想陪着老师傅喝点,再学几招天然理心流的秘传,可惜道场里的酒实在没什么味道。

    市面上有好酒,就是贵。

    虽说樱华屋的老板送来了二十两感谢费,还承诺秦明去吉原玩能白嫖,但实在杯水车薪,还不够敞开肚皮吃喝一顿的。

    不过很快,就有冤大头来请客。

    清次的事情尘埃落定,不仅杀了宗次郎,还杀了三菱屋四口人。

    三菱屋的老板为表感激,请秦明和松平容保去八佰善吃饭。

    秦明带上了休假中的近藤勇辟邪,好不容易出趟门,万一再整点案子出来,容易破坏心情。

    “在下岩崎弥太郎,是三菱屋的老板,这次多谢安倍大人了!”

    早就等候在包间的弥太郎恭敬拜下,秦明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过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桌上的饭菜。

    色香味俱全,不愧是一顿饭能吃掉武士一年钱奉的高级料理店。

    松平容保很快也到了,他身边还有一个瘦小老头,手里拿着一杆紫烟管。

    江户时期,烟管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这杆紫烟管差不多相当于一辆兰博基尼,可见来人身份不俗。

    “新门辰五郎?”本就坐立不安的近藤勇惊呼一声,惹来小老头一阵皱眉。

    秦明满不在乎,轻声问着近藤:“这老头是谁?”

    近藤悄声作答,生怕惹怒了来人:“火付盗贼改方的头目,不过与负责案件的奉行所不同,更偏重于火灾,三菱屋的惨案应该就是他们负责,论身份辰五郎与松平大人差不多,但他手下有3000人。”

    “最关键的是,他与一桥刑部卿交好,松平大人也同属一桥派,这么论起来,辰五郎的地位甚至更高一些。”

    “哦。”

    秦明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江户三天一小火,五年一大火,火盗改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奉行所更为重要,尤其是辰五郎手底下三千个小弟,这可是一支生力军,再加上和总管幕府刑事的刑部卿交好,确实是个大人物。

    可惜秦明对幕府的派系斗争不感兴趣,也犯不着跪舔,再有六年,幕府就死啦死啦滴!

    近藤吃着吃着,就彻底放开了,一通猛吃,吃得弥太郎心疼。

    辰五郎平静的喝着酒,似乎不想与秦明有什么交集,此番来八佰善,也只是应付了事。

    倒是松平容保频频敬酒:

    “这次可真是多谢安倍大人了!”

    “要不是安倍大人正好在场,我们估计就被凶手给糊弄过去了,又要多一桩悬案!”

    “一桥大人肯定也会不满!”

    哦,原来屏风后的大人物不是将军,是那个一桥刑部卿。

    “哼...”一旁的新门辰五郎冷哼一声,在他看来,只是因为奉行所能力太差,换做火盗改,轻松就能解决,三菱屋惨案他都已经找到线索了,只不过被抢先一步,犯不着对一个装神弄鬼的阴阳师如此恭敬。

    秦明并不在乎辰五郎的小动作:

    “无妨,只是随手而为。”

    松平容保真诚说道:

    “安倍大人,其实早在犬神案之后,奉行所就打听过你的消息。”

    “原来你是京都土御门家的始祖,泰亲大人亲弟安倍秦信的后人......怪不得会如此神通广大!”

    说这话时,松平容保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尊敬的意思。

    哪怕秦明没能解决那些悬案,只凭这一个身份,就足以让他以礼相待了。

    “额...原来我身份这么复杂啊......”

    安倍家历史上有三大阴阳师,最后一位便是有着“指神子”之称的安倍泰亲,也正是他开创了最为辉煌的土御门一脉,又称土御门泰亲。

    而自己是泰亲弟弟秦信的直系后人....

    一个泰一个秦,该不会是抄错字了吧?

    就在秦明因此陷入沉思的时候,松平容保却是趁热打铁地说道:

    “安倍大人,你的阴阳术和学识,连一桥大人都赞不绝口。”

    “所以,我以町奉行的身份真诚邀请大人,能否以顾问的方式,协助奉行所维护江户和平?”

    松平容保小小秀了一番自己的学识,“顾问”一词是兰学中特有,只有真正有学识的贵族,才知晓其意,同时也不失为一种试探。

    其实奉行所能打听到秦明的消息也不多,而且事关京都的土御门家,也没人敢深查。

    当务之急还是拉拢秦明,这么一个有能力的阴阳师不多见,近来杀人、抢劫频频发生,弄得将军震怒,甚至将大老召入江户城整顿治安,奉行所必须干出政绩扭转形象。

    而秦明毫无疑问,就是最佳的帮手。

    因为他是阴阳师,这几次的事件都证明了,阴阳师面前,不存在悬案。

    松平容保一鞠躬,再次郑重邀请。

    秦明正要开口拒绝,他还准备改行呢,在道场一直教导大家小学知识,名声该打出去了,很快会有人上门。

    却不想一直默默喝酒的辰五郎,将酒杯重重往桌上一磕:

    “只会装神弄鬼的阴阳师有什么用?”

    “有去过火灾现场吗?”

    “挑着金库抱着招摇撞骗的钱财,踩着平民逃走的阴阳师,却多的数不胜数!”

    “不是都逃窜去京都了吗!又回来做什么!”

    “能够保护江户的,是什么狗屁阴阳师吗?这种只会空谈的家伙,在火灾的时候有什么用?!”

    辰五郎一通怼,让秦明很是莫名其妙。

    看来这位同志,对阴阳师有很深的成见啊?

    阴阳师跟火灾有个锤子关系,还得负责救火吗?

    不过他也不恼怒,依旧保持气度:

    “松平大人,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秦明一脸笑容地起身,拉着嘴里塞满豆腐的近藤就走,不愧是嘴里能塞拳头的人物,带去吃自助餐铁定回本,不,是血赚。

    “安倍大人!”松平容保看了看辰五郎,又看了看秦明远去的背影,不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辰五郎似乎很不喜欢阴阳师。

    “告辞。”

    秦明笑容满面,就在拉开门的时候,突然蹦出一句话:

    “新门大人应该不知道,烟管这种东西,最容易引起火灾吧?”

    辰五郎老脸一皱,瞥向手边的紫烟管,只见管口处的烟灰掉落,落在榻榻米上,生出一点火星。

    一直到出了八佰善的大门,近藤才消化完嘴巴里的食物。

    “嗝——”他一边回味着,一边说道:“辰五郎会讨厌阴阳师,应该是因为几百年前的明历大火。”

    “回去再说。”

    满街都是妖魔鬼怪,当面就是一个血口獠牙,快点走路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