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14.证据?我可以现场编啊!
    “佛陀不在吉原打更。”

    一句话,就让小童的证词成空。

    在场的各路老司机,也都明白过来。

    今天花魁道中,满街都是游人,佛陀不打更。

    小童不可能准确判断时间。

    清次又成了重大嫌疑人。

    本来就是嘛~!

    难道要相信清次的话,他只是倒了油?

    那就得相信死者凭空被打断了肋骨,然后又在没有助燃物的情况下自燃。

    这不是更离谱?!

    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屏风后的大人物,不想有鬼怪参与其中扩大影响。

    松平容保不希望有鬼怪作祟,增加奉行所工作难度。

    樱华屋的老板、花魁、游女们,不想自己的生意受影响。

    客人们更不想自己寻欢作乐的地方,有妖怪出没。

    就连坂本龙马也出人意料的没有多言,整个吉原只有樱华屋一处地方给他白嫖。

    秦明也不是在污蔑好人,英耀篇有言“破落户穷极不离鞋袜”,说那些破落户的特征,是白嫩肉,精神憔悴,衣饰寒酸,却仍然穿鞋套袜不打赤脚注意礼节。

    清次就是这样的人,衣着毕挺,行为做作,故意一幅豪迈武家的模样,可身上的和服是旧的,裤子也满是皱褶。

    破落武士,已经沦落到面子工程都做不好的地步,哪还有钱财来吉原这种销金窟?

    秦明问向松平容保:“松平大人,近来可还有什么涉及大量金钱的悬案?”

    松平容保听罢,面色大变,将秦明引至一边,悄声说道:“三日前,下町的三菱屋遭抢劫,丢失大量财物,四人被杀,到现在都没找到凶手。”

    “一、二、三、四....正好。”秦明用眼角余光在清次身上数着,忽然一顿:“四个人里,是不是还有一个约莫三岁的孩子?”

    “没错,是店老板的小儿子,一个月前刚满三岁。”

    “那就没错了。”他用一个极其复杂的眼光,轻声道:“抓了清次之后,好好审审吧,除了今天的案子,三菱屋的案子与他脱不了关系。”

    “这....好..好的。”

    松平容保愣住了,这件事影响很恶劣,又正值江户整治的风口,他甚至捂着消息没敢放出去,屏风后面的大人若是知道了,必然震怒。

    可秦明怎么会知道?

    还直接指出了凶手?

    随即他心里一喜,管他呢,能抓着人,就是好事啊!

    秦明微微叹气,果然是这样。

    破落武家天天来吉原,巨额嫖资不用说也知道是用手段得来的,未曾想竟还有杀人。

    清次的背后浮着四张淡淡的脸,证明了一切。

    他再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正是个杀人狂魔,多背一口锅又不吃亏。

    “清次之前无意间看到了日暮所制作的草人,明白了日暮对宗次郎的怨恨,同时他自己也嫉恨宗次郎得日暮欢心,又对得了梅毒的日暮不管不顾,之后便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种子在今夜终于发芽,他与宗次郎约好,在里屋相见,宗次郎喝了酒,不太清醒,于是心生歹意,想起了草人身上的伤势,痛下杀手,打断宗次郎的肋骨,又去仓库取了灯油,将其尸体焚烧,想着即使最后泄露了,也能推给丑时之女作祟。”

    “奉行所向来难以处理妖怪作祟的案子,如此一来,也就成了悬案,你不会有一点事。”

    这个故事前因后果很完善,人们听了纷纷点头,如此便合理的多了,什么丑时之女,压根不存在,阴阳师都说没有了,人家是专业的。

    只有松平容保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这不是在说咱奉行所业务能力不行吗?

    “我没有!你有什么证据吗!”

    清次一脸无辜,我他妈真的只是火上浇油而已!

    证据?我还真没有。

    但问题不大,我可以现场伪造啊!

    “哪怕你只是火上浇油,也是在杀人,因为那时候宗次郎被火烧的时候,依然活着,肋骨断裂,并不足以致死。”

    “怎么可能!”

    清次大喊大叫着。

    抢劫还杀人的家伙可没什么无辜的,火上浇油之举,就算放在现代也要落一个破坏尸体罪。

    秦明面不改色,开始乱编:“大家都知道,灯油燃烧后,会有粉尘、碳灰之类的残留物形成。”

    “人死之后,不会呼吸,自然不会吸入粉尘,喉管内不会有碳灰残留,那么宗次郎呢?”

    “龙马,刀。”

    龙马精神一震,匆匆跑到樱华屋大门口取了自己的佩刀,又匆匆跑回。

    秦明一把拿过刀,在尸体面前坐下,背对众人,先是入乡随俗的鞠了个躬,然后抽刀轻轻一切。

    “很明显了。”

    秦明站起身,将尸体展现出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好几个好事者凑近前去,一看之下,果然就和阴阳师大人所说得一样,尸体的喉管内,确实有灯油燃烧后的粉尘残留物。

    “动手!”

    松平容保下令道,外面几个奉行所的同心已经赶到了。

    不管清次到底是杀了人还是泼了油,秦明最后给出的结果,是所有人都乐意见到的,根本不用再去怀疑自找麻烦。

    更何况清次身上极有可能还背着三菱屋的四条人命。

    “不可能!”

    清次双目血红,猛地闯入人群,夺路而逃。

    他不能被抓,即使后面能证明自己只是泼了油,三菱屋的惨案也会暴露,到时候还是逃不了制裁。

    “不好!”

    守在门口跃跃欲试的同心们大惊失色,他们个个都是剑道好手,少说也是四段以上,本来等着清次自投罗网,可没想到清次的夺路而逃,只是个幌子。

    清次知道自己逃不出同心们的包围,刚才的冲撞只是掩饰,真正的目的是屏风后的大人物!

    只要将这个大人物抓住了,就能以人质威胁,逃出生天!

    而屏风旁边,没有任何猛男,只有一个长得好看手无缚鸡之力的阴阳师,哪怕手上拿着刀,也肯定不会用,说不定在他冲过去的时候,就被吓得尿裤子了。

    巧的是,这位只是长得好看的阴阳师,扔下了刀,双手握住刀鞘,双腿微曲,脚步迸发,与地面摩擦发出嗤的一声。

    手向上一挑,刀鞘准确击中清次的喉部。

    清次根本没想到秦明能够做出攻击,本能依靠着吉原常客们擅长的腰力,做出滑步,避免了被击中喉咙的结局,可刀鞘还是猛地击在了腹部,重击使他立时栽倒在地。

    “你可不是什么善人....”

    秦明走到清次面前,他对自己的剑道实力有数,原身就修习过,几段不清楚,肯定水平不低,这阵子又在道场学了几招。

    阴阳师会点剑道,很正常吧?

    “日暮....”

    倒在地上的清次双目无神的喊着花魁日暮的名字,一切都完了。

    “日暮?你要是真的出于爱慕她,而做出这种事,怎么会将尸体焚烧的如此彻底。”

    “日暮的草人只是烧焦,你可是直接将人烧得没正形了啊!这不过是你对宗次郎的报复,不要妄想用这些事情来安慰自己,你对宗次郎的嫉恨,远远超过了日暮对宗次郎的怨恨。”

    “传说丑时之女是因女人的怨恨而产生的妖怪,但你清次本人,已经变作了怨恨所化的恶魔。”

    众人一片唏嘘,日本人很吃这一套。

    大大咧咧的坂本龙马听着听着,忽然面色一肃,喃喃自语道:“难道以后会出现新的妖怪丑时之男?”

    “对了,我想见一见那位日暮小姐。”

    烧焦的草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秦明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