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10.正人君子
    “近藤,你要的春画我带来了!”

    来人正是坂本龙马

    龙马是江户三大道场中,“技之千叶”玄武馆的弟子。

    不过他向来广交朋友,喜好到处串门,早上在玄武馆,下午可能就去了士学馆。

    现在他来到了试卫馆。

    “春画?!”

    春画就是一般人想的那种,不过江户人也有江户人的含蓄,通常将春画称为“笑绘”,意思是哪怕脸上阴云密布,看了这促使人类进步的神圣行为,也会不由得破颜一笑。

    像龙马这样大大咧咧喊出“春画”之名的人,属于少数。

    听到外面的喊声,商议着道场未来的几人,面色为之一肃。

    “见...见笑了。”

    近藤勇涨红了脸,近藤周助与近藤花子,也是黑着脸。

    这种东西,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看,也就罢了,怎么还光明正大的寻人去找?

    尤其是,在阴阳师大人面前,这些东西恐怕算是“污秽之物”,肯定会引人不高兴吧?!

    当然,秦明并没有这种想法。

    不仅不抵触,反而十分好奇。

    江户四十八手相当有名,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早就想见识一番这方面的文化了。

    学习嘛,永无止境。

    不过不能在近藤一家子面前拉低了自己的逼格。

    当下,他便想好了措辞。

    “几位莫非认为,春画是低俗之物?”

    近藤勇面色越来越红,难道不是吗?不然大家为什么要偷偷看?画师为什么要匿名画?这种事可上不了台面。

    “错!”

    秦明将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纸扇一合,指着近藤勇,义正言辞道:

    “春画所绘之物,是繁荣的象征,很久以前,更是有人用这种方式祈求五谷丰登。”

    “这是一种传统,是生产性、有活力的好事,不是阴而是阳,不是负而是正。”

    “同时也是充沛强壮力量的象征,战国时期,春画也被称为“胜绘”,不少武士将至塞进盔甲带到战场上。”

    “这可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甭管别人信不信,秦明是信了。

    看着近藤周助与近藤花子几近懵逼的眼神,秦明愈发满意,最后,他看向近藤勇:

    “近藤,你让坂本给你找来春画,也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吧?!”

    他需要一个更加光明正大的理由,同时也得防止近藤勇私藏,趁着晚上自己偷偷看。

    秦明相信,这种窘迫的情况下,近藤勇一定能自己给自己找一个不错的理由。

    果不其然,近藤勇只是愣了一会儿,就想出了说辞。

    “我....我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找一户门当户对的女子......”

    结婚之前看看这些,学习一下,很正常吧?

    再说了,他今年都二十六了,还没有娶妻,这在早婚的江户时代,相当不正常。

    “说的也是....”

    近藤周助不由得点头赞许,为了道场的事,近藤勇一直没有娶妻,现在确实应该考虑考虑了,而且有阴阳师大人在道场里,一定能寻找到般配的女子。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去研究吧!”

    秦明大方的拉起近藤勇,循着声音找向道场外的龙马。

    这等大事,比道场未来重要多了。

    很快。

    “让姑娘看了害怕,让武士看了大怒的,是下品。”

    “让姑娘、武士看了后,会心一笑的,是上品。”

    “而这几幅画,堪称上上品!”

    见着眼前铺开的一幅幅画,秦明眼前一亮。

    虽说他很想研究研究江户的春画文化,但更多是好奇,见惯了后世的写真,他对此并不报以多少希望。

    十九世纪依旧是古典艺术占据主流,往后才会慢慢往写实主义发展。

    也就是说,这时候的画不够真实,自然性趣也会少很多,大部分春画看起来,还会让人觉得的不舒服。

    可眼前的这几幅不一样,单从姿势上,就能看出画工极佳,不仅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有种清洁感,很大方,真是不可思议。

    “安倍大人果然厉害!”

    坂本龙马一惊一乍,表情极为夸张,他专门找来这些春画,是为了向近藤勇好好讲解一番,展现一番自己的渊博知识,没想到还有一个比自己懂得更多的安倍秦明,不愧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阴阳师大人。

    “我们继续研究。”

    秦明一派正人君子气象,面色严肃,不苟言笑。

    只要我落落大方,就没人看得出我是lsp。

    三人一阵研究,忽然,近藤勇的目光落在了署名处。

    有名的画师绘制春画,一般会另取化名,溪斋英泉叫“X乱斋”,歌川国芳叫“国盛X水亭开好”,而这几幅嘛....

    “铁棒滑滑?这不是葛饰北斋吗?!”

    “啊?近藤很懂嘛!”

    坂本龙马露出一个老司机的笑容,拍了拍近藤的肩膀。

    “不...不是...只是早就仰慕许久....去年我还买了副《神奈川冲浪里》,可惜是赝品。”

    原来作者是葛饰北斋啊,秦明轻轻点头,那么画出这种上品来,就不足为奇了。

    后世评出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里,唯一一名日本人,就是葛饰北斋。

    北斋是浮世绘画家,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大师都临摹过他的作品,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西方印象画派。

    诶......

    葛饰,画家?

    秦明不由得将手伸进胸口内衬。

    从安倍宅邸带出来的那副百鬼绘卷,所用的画轴上就写有“葛饰”二字,会是葛饰北斋吗?

    等等....

    秦明忽然又意识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他问向龙马:

    “坂本,你之前说过,这是最新的春画是吧?”

    “是啊!”坂本龙马神经大条,显然没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自顾自的吹嘘着:“虽然是市面上没见过的新品,量也不多,但我一眼就看出是上品,全都买下来了。”

    近藤勇则是明白过来,一字一句说道:

    “葛饰北斋,已经死了十一年。”

    碰——

    龙马被这句话给吓得连连后退,最后撞到了墙上,双腿呈大字张开,神情呆滞。

    “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