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6.逢魔之时
    送小男孩回家,约莫花费了一个时辰。

    随后秦明与近藤勇一同去到了奉行所本所。

    近藤向町奉行松平容保汇报谏山之死的真相,秦明在一边昂着头扮高冷相。

    松平容保二十出头,却已经是会津藩藩主,兼任町奉行不过是为了累积执政经验,负责江户治安的町奉行可不是谁都能做,只有德川家的支脉才拥有这等信赖。

    面对谏山匪夷所思的自杀行为,松平容保同样选择了相信,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难道要说是妖怪作祟,犬神杀人?

    武士横死案就这样“圆满”告破。

    “安倍大人!”

    临别前,即便以松平容保的身份,也亲自将秦明送至奉行所门口,还用上了敬词。

    “这次多亏了有大人出面,才能迅速查清谏山之死,将军那边才能安下心来。”

    “若是再有类似之事,希望大人还能出手相助啊!”

    奉行所累积了许多冤案疑案,大多是因为传说是妖怪作祟,没人敢深入查案,草草探查又查不出头绪,只能搁置。

    松平容保老早就想着请阴阳师出手,处理这些鬼怪之事,但阴阳师们都以土御门家为中心,在京都活动,鲜少来到江户。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不能放跑了。

    “嗯....”

    秦明勉强应付着,奉行所内的鬼怪一点都不比墓地少,大门口蹲着俩,甚至松平背后就有一个长舌头、凸眼睛不见人形的鬼怪。

    鬼知道他们办了多少冤假错案,惹来这么多冤魂。

    好在也就是这一阵子的事情吧,等他把原主的身份弄明白,就改行。

    前途一片光明,化学物理之类如果搞不定,还能当汉方医,日本的汉方医可是很吃香的,江湖术士对岐黄之术,同样有所涉猎,治不治得好人不一定,肯定能忽悠到人。

    “那以后就麻烦安倍大人了!”

    松平容保裹了裹衣服,背后有股寒意,外面的风可真大啊。

    他听出了秦明话语间的敷衍,这很正常,高高在上的阴阳师不会出手解决寻常案件。

    不过也没办法,谏山之死让将军紧张万分,而今又是牵出了尊王攘夷党派,可以预见的是,日后将军会更加重视江户城的治安,奉行所就成了重中之重。

    想要万无一失,必须找一个阴阳师托底,起码真有鬼怪作祟的时候,还能有个依靠。

    “告辞。”

    离开奉行所后,秦明无奈和近藤勇分别。

    他一直跟着近藤勇,是发现了近藤勇的特别之处。

    近藤老哥是绝灵体质,无论是在墓地还是在奉行所,妖怪鬼魂再怎么游荡,都不会靠近他,他身边自然形成了一个真空区,让秦明特别安心。

    可惜现在也没什么理由继续跟着他了,还是先处理好身份的事情,再想想以后的发展。

    江户繁华和平,车如流水马如龙,街道商铺连绵,不时传来商贩的叫卖声,或是三五个醉酒武士的纵情歌唱。

    这就是江户人所谓的浮世,生活不过及时享乐,尽情欢唱与尽兴喝酒足矣。

    “酉时正刻,新日换旧月,积雪未化,注意添衣——”

    打更的佛陀高喊着,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以日出日落为标准,日出即是卯时正刻、日落即是酉时正刻。

    酉时正刻正好是黄昏之时,既不是白天,也不是晚上,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传说会看到非人之物,又名...逢魔之时。

    “看一看,瞧一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在长洲活捉的河童!在江户浅草、京都四条河源、大阪天满天神宫都引起大轰动了!”

    喊话的男子身边,一个用黑炭涂黑脸的男人蹲下身,扑扑跳了几下,扯着舌头,怪叫着:

    “咔啦啦啦啦——”

    路过的行人纷纷大笑,扔去一两文小钱,得了钱,两人更加卖力,今晚的酒钱有了。

    如此卖艺的人,不在少数,桥边也有一个男人,用红色素将手脚涂得通红,身穿纸糊衣服,头上戴着个纳豆盒子,手持棒槌,眉毛用墨画了个怒飞入鬓。

    见着街边玩耍的孩子,他就上去哇一声,吓得孩子哭着跑回家,见着衣着富贵的,就挥舞起棒槌,念叨着“阎魔化缘,只为糊口”。

    见着秦明来了,诧异江户竟还有阴阳师的同时,倒也反应激灵,伏倒再低,大声认错:“阴阳师大人来了,小的知错了!”

    说着,就跑去另一边,继续玩闹。

    人们对逢魔之时的概念大多如此,下午五点人们都下工了,有空余时间,有闲心思的人就用纸糊衣服,废品做道具。

    街上叫喊几声引人发笑,还能挣些嫌钱,扮出滑稽像也不觉得丢脸,挣钱嘛,不磕碜。

    不过在秦明眼中,就不是这幅场景了,他走着走着,步子变得沉重起来。

    倒不是因为不适应这种热闹又滑稽的氛围,而是他看见了。

    自打更佛陀喊出酉时正刻起,街上的鬼怪就多了起来。

    一大堆一大群,就跟旅人一样,游荡在街上,一个个面目狰狞血盆大口奇形怪状,分外不友好。

    依稀还能听清他们的对话。

    “扮成妖怪的人类真是好可怕!”

    “竟然装成阎魔大人,好坏啊!太吓鬼了!”

    如果不是他们胸口五张脸,脑袋长在屁股上,被吓到的时候还会一惊一乍突然脖子伸长脑袋变大,或是直接没有头,兴许还有几分可怜相。

    秦明神色如常,穿过一个横栏在桥上身宽体胖的恶鬼,从恶鬼身体中穿过的那一刹那的黑暗,简直让人生理上的不适。

    不过他还是保持常态,微笑着和叫卖毛豆的小孩子打了个招呼,哪怕那个小孩的身边就有一个眼角渗血的长发女鬼。

    要是露出点破绽,人就没了吧?

    谁知道这段路还有多长。

    许久之后,街上已经洒满了月光。

    秦明终于按着脑子里不甚清楚的记忆,找到了自己的家。

    “不愧是贵族啊!”

    站在宅邸门口,秦明不由得发出感叹,一般的町人住在几平米的长屋,有钱的商人好一些,但因为身份缘故不敢将院子建的太大,武家倒是有独立的武家屋敷,可惜逼格不足。

    有这种成规模院落的,只能是贵族。

    “就是位置偏了点,要不要卖掉换成江户中心的小宅子,人多也安心些。”

    秦明自言自语着,给自己壮胆,慢慢推开了大门。